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聚焦博鳌|谈开放 讲汇率 话改革
周小川在博鳌亚洲论坛接受媒体采访

  周小川坦言,与全球金融业及中国其他产业相比,国内金融业的开放程度还不是太高,有很大的空间。他认为,引入竞争、参与国际化竞争,可以让金融机构改进服务、更好支持实体经济,对国内机构是锻炼和成长。

  “会不会产生巨大的动荡或者使国内机构生存有困难?”周小川表示并不会。在他看来,中国市场足够大,中资金融机构在很多层面已“站稳脚”,也有不少在海外扩大运行。

  3月29日,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就金融开放、WTO改革、中美贸易摩擦、人民币汇率等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金融开放不会产生巨大动荡

  周小川坦言,与全球金融业及中国其他产业相比,国内金融业的开放程度还不是太高,有很大的空间。

  回溯金融业开放历程,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有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市场设立分支机构。但在发展过程中,世界经济两度遭遇危机。周小川认为,这也让外界担忧,“是否是开放造成了危机”?在此背景下,金融业开放尤其是金融机构准入的程度并不高。

  “金融本质上是一个竞争性的服务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作出这样的评论。周小川对此持赞同态度。他认为,引入竞争、参与国际化竞争,可以让金融机构改进服务、更好支持实体经济,对国内机构是锻炼和成长。

  “会不会产生巨大的动荡或者使国内机构生存有困难?”周小川表示并不会。在他看来,中国市场足够大,中资金融机构在很多层面已“站稳脚”,也有不少在海外扩大运行。在这种情况下,降低准入门槛及放宽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不会对市场、金融机构造成实质性损害。

  可通过区域自由贸易圈探路

  当下,WTO改革方案呼之欲出,但分歧犹存。在周小川看来,有一些共识容易达到,有一些距离却特别大。

  “因此大家觉得,如果有重要的WTO成员国不同意,就要有其他方案。”他提出,可以尝试先在某些区域设立自由贸易圈,让这些“圈子”运作起来,再逐渐达成共识。当然他也强调,即便如此,还是要抓紧研究后备方案,以防最理想预期没有实现。

  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会更加市场化

  此前,我国已提出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按照这样的目标,十几年来,中国一直在推动汇率改革,并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周小川强调,新兴市场面临的资本流动错综复杂,在此过程中,两轮金融危机也接踵而至。“这条道路不是平坦的,但总的还是朝着这个方向。”他评价,在此基础上,人民币汇率改革方向会更加市场化,浮动范围也会更大,从而更有效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与此同时,灵活性的浮动汇率有利于经济达到更好平衡,有利于市场资源配置以及得到国际的认同。“中国作为全球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和重要的投资国家,未来我们还要在‘一带一路’中发挥更好作用,这些都要求汇率机制在这个方向上不断前行。”

  中美贸易谈判正朝着积极方向推进

  在谈到中美贸易时,周小川表示,尽管谈判的细节还没有公布,但根据双方最近释放的一些信号来看,谈判正变得越来越积极。

  3月21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第八轮和第九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将分别于3月底和4月初在北京和华盛顿举行。市场预期,中美之间可能会在4月达成一个协议。

  “中美贸易谈判还在进行中,目前具体的谈判条款披露得不够完整,我们在等待谈判结果。”周小川说,“一方面,我真诚希望中美能够达成一个好的贸易谈判结果,双方都能从中获益;另一方面,我看各种经济分析报告指出,中美贸易摩擦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结果,会对中美双方及世界经济造成不良影响。”

  最后,周小川还提及,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上,不少机构人士都表示,由于担心中美贸易谈判引发的不确定性,使他们放慢了投资步伐。“尽管这些人没有直接受到双方贸易关系的冲击,但很多投资决策与中美贸易关系相关,或者与全球供应链有关。”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