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砥砺奋进的五年】打出“组合拳”有效降低企业成本

  自从2015年年底中央提出“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以来,作为五大任务之一的“降成本”,迄今取得了怎样的成效?

  数据是最好的答案。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的调研显示,在约1.5万家被调研的样本企业中,2016年,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营业成本额为76.33元,比2015年下降了9分钱,比2014年降低约4角3分钱,样本企业成本下降。

  这一调研结果与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基本一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52元,比上年下降了1角钱,这是工业企业成本近些年来首次下降。

  或许有人会说,成本降低1角钱,效果并不算显著,其实不然。在用地租房、人工等成本持续上升的背景下,企业的综合成本未升反降,充分显示了降成本“组合拳”的效果相当明显。在减税降费、降低融资成本等举措已经发挥重要作用的同时,通过放管服、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等举措来降成本的效果,在未来一段时间也将逐步显现。

  近些年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不少企业收入下降、成本上升,利润空间收窄,经营困难加剧。为了化解实体经济企业困难,2015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降成本位列其中。会议要求,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打出“组合拳”,帮助企业降低成本。

  此后,从中央到各部门、各地区陆续公布了一系列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具体措施。比如国务院印发了《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提出了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六大举措,强调3年左右使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盈利能力较为明显增强,产业竞争力进一步提升。此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等联合印发的《关于做好2017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提出,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部际联席会议2017年将组织做好8个方面、25项重点工作。

  具体来看,过去一段时间,在各方共同努力下,降成本工作在企业税费负担、融资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等方面都取得了积极成果,有力地促进了实体经济企业效益提升。

  “要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进一步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在降成本的“组合拳”中,减税降费颇受关注。随着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以及营改增等改革举措的落地,2017年以来,仅税费成本一项就将为企业年内减负超万亿元。据财政部测算,减税降费的系列举措每年合计减轻企业负担约10010亿元,可实现全年减税降费1万亿元以上的目标。

  能否从融资成本上降低企业的负担同样是一项重头戏。一方面,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根据形势变化,加强预调微调和预期管理,取得了较好效果,银行体系流动性保持中性,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利率水平总体适度;另一方面,银行业不断降低贷款中间环节成本,通过清理不必要的资金通道和“过桥”环节,提升了银行信贷审批效率,有效降低了间接融资成本。监管部门前不久提出,银行业要坚决治理“干活不弯腰”“坐地收钱”现象,引导银行业主动减费,确保全年向客户让利不少于440亿元。

  制度性交易成本被认为是影响企业运行成本和效率的重要内容。能否更加有效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决定着降成本重要任务能否顺利完成,影响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随着本届政府“放管服”改革向纵深发展,改革红利不断释放,市场主体明显能感受到“放管服”带来的便利和效率,有效降低了制度性交易成本。

  此外,随着各项降成本举措的落地,“五险一金”等人工成本以及企业用能、物流等成本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近期发布的2017年7月份工业企业利润数据显示,今年1至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1.2%,尽管增速比前6个月略有回落,但依然维持高位,显示出企业效益持续改善,经济潜在增长能力得到增强。

  降成本是一项长期系统工程,未来还需要进一步将政策“组合拳”打好。比如,要继续执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在更大范围减税降费;要推动金融体制机制改革,优化融资结构,大力发展金融市场,提升直接融资比重,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效率;要更好地推动“放管服”改革政策落地,真正畅通降成本的“梗阻”,破除影响制度性交易成本的“最后一公里”的瓶颈。

  当然,降成本只是从外围给实体经济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从根本上看,要真正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关键还是靠企业大力进行创新。不仅要注重产品创新,还需要企业管理模式、运营机制等全方位创新,如此才能真正推动企业降成本、增效益,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

责任编辑:y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