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高端访谈CURRENT AFFAIRS
高端访谈 / 正文

银行间市场在创新发展中服务金融发展战略大局

访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副总裁汪洪波

  银行间市场的诞生与发展,是在党的领导下,顺应改革开放大潮、助力国家金融战略的壮丽征程。作为银行间外汇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以及汇率和利率衍生品市场的具体组织者和运行者,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以下简称“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见证并推动了人民币汇率和利率市场化改革、金融产品和机制创新、金融市场多层次全方位对外开放,为我国金融市场改革开放的画卷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近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副总裁汪洪波就银行间市场发展经验与思路、对外开放等问题接受《金融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银行间市场是我国金融市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将金融改革的顶层设计全面贯彻落实到位,是银行间市场不断发展壮大的根本原因。

  《金融时报》记者: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银行间市场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承担了哪些职责与使命,取得了怎样的成绩?

  汪洪波:改革开放是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实践,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40年来,我国金融业发生了根本性变革,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等金融机构种类齐全,规模日益壮大,并逐步走向世界舞台。正如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所言,“基本建成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具有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现代金融市场体系”。

  在金融业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作为重要金融基础设施,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承担的职责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服务货币政策传导与宏观审慎监管,助力形成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金融市场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另一方面,不断丰富利率、汇率等银行间基准体系,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利率市场化改革等金融改革方面发挥基础性作用。

  在此过程中,银行间市场自身建设取得了重大进展:

  一是市场规模迅速增长。银行间市场交易量以年均30%以上的速度增长,2018年1至11月累计成交已突破1100万亿元,在包括股票、期货和黄金市场在内的我国金融要素市场总交易规模中占比超过70%。中国债券市场已成为仅次于美国、日本的全球第三大市场。截至2018年11月末,银行间债券市场托管量已达73.7万亿元,占我国债券市场存量的87%。

  二是投资者队伍快速壮大,机构类型不断丰富。银行间市场参与主体从以银行为主扩展到证券、保险、基金等所有类型金融机构,从法人机构扩展到各类非法人集合性资金和企业,从国内机构扩展到全球投资者。截至2018年11月末,银行间本币市场成员达到24586家,和1996年相比增长了300多倍;银行间外汇市场会员达到675家,相比1994年增长了122%。

  三是产品和市场服务序列日臻完善。产品体系从初期的外汇即期逐步扩展至利率、汇率、信用三大类别,包括现货、远期、掉期、期权等20多个产品系列;服务序列从交易组织向发行、交易后处理、市场监测与自律等上下游延伸;交易机制从集中竞价模式拓展至场外交易(OTC)模式,后又引入分类和尝试做市机制,不断完善做市商体系,陆续在本币市场和外汇市场上开发了标准化交易机制,引入撮合模式,提高市场效率。

  四是基准体系逐渐丰富,目前已形成包括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回购定盘利率、债券实时/收盘收益率曲线、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境内美元同业拆放参考利率等在内的基准指标体系,涵盖基准指标、曲线类指标、产品估值、指数类指标四大类细分指标。

  五是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参与银行间市场的境外机构类型增加,从起初的境外央行、人民币业务清算行与境外参加行三类机构扩展至境外依法注册成立的各类金融机构及其发行的投资产品,管理流程简化,业务范围扩大,投资额度限制取消,宏观审慎管理加强。截至2018年11月末,参与外汇和本币市场的境外机构分别占外汇和本币市场会员总数的14%和5%。

  《金融时报》记者:银行间市场在服务国家金融战略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那么,作为银行间市场的组织者,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具体如何贯彻落实中央对金融发展的战略要求?

  汪洪波:银行间市场持续发展壮大的最重要经验就是,把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顶层设计全面贯彻落实到位——坚持同中央的金融发展战略和人民银行的履职要求保持一致,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坚持防控风险,坚持深化改革。

  1993年,我国外汇管理体制和利率体系发生重大变革。1994年,为服务于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应运而生,全国统一的银行间外汇市场初步建立。1996年,为解决当时银行同业拆借中出现的违规拆借、利用拆借资金投资股票房地产等问题,根据国务院统一部署,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基础上建立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1997年,为解决银行资金通过交易所债券市场违规流入股市问题,决定通过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进行回购和现券交易,由此形成了银行间债券市场。这一系列顶层设计为我国汇率和利率市场化改革奠定了基础。

  2005年以来,我国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进程加快,市场风险管理需求上升,银行间衍生品市场逐步壮大;2009年以后,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加快,交易中心根据人民银行的统一部署,稳步扩大市场开放,积极走出去。2013年以来,利率市场化取得关键性进展,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完善,交易中心分别于2013年、2016年承担起利率定价自律、外汇市场自律秘书处工作,以维护市场正当竞争秩序,促进市场规范健康发展。

  我们始终把维护金融稳定,防范系统性风险放在首位。二十多年来,银行间市场没有发生一起重大风险事件,在市场准入、交易达成、风险管理、场务监测、数据汇总等方面逐步探索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银行间市场发展模式。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金融市场改革中所倡导和要求的场外市场有组织交易形态、集中清算制度等,很大程度上在我国银行间市场业已实现。

  在银行间市场的建设过程中,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始终遵循我国金融改革发展的顶层设计,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关于金融市场改革发展的路线、方针、政策,服从和服务于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大局,时刻与金融改革的方向、节奏保持高度一致,始终以开拓创新、锐意进取的精神写好“命题作文”,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

  《金融时报》记者:银行间市场是如何在总结国内外发展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实际创新发展的?

  汪洪波:银行间市场始终遵循金融市场发展的顶层设计,牢牢抓住交易集中和信息集中这两个关键点,充分吸收各国金融市场发展的经验与教训,形成以集中统一的电子交易平台为载体、灵活的OTC场外交易模式与先进的信息技术相融合、交易前中后业务链条协同发展、市场监测与风险管理紧密结合、市场发展创新与服务货币政策传导同步推进的发展模式。

  一是利用电子交易平台,提高场外市场透明度。我国银行间市场从建立之初就紧随科技革命浪潮,坚持以电子交易平台为载体,形成集中统一、有组织的场外市场形态,既克服了传统OTC市场分散、低透明度等弊端,有效解决了当时各地交易场所林立、价格信号分散、风险事件频发等问题,又保持了OTC市场业务的灵活性,极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交易效率。目前,交易中心开发、运行着60多个电子平台系统,能够有效抵御各种风险的冲击。

  二是依托电子交易备案系统,建立交易报告库。我国银行间市场从建立之初就依托统一的电子交易平台和备案要求,建立了交易报告库制度和全新的数据仓库系统,建成了统一的数据源采集平台、数据管理平台、数据开发平台以及相应的基础制度,实现了本外币交易数据的大集中,形成了完整的银行间交易信息的收集、管理和发布功能,并通过数据加工和报告服务,为人民银行等监管机构、市场参与者等提供多类型、多层次的信息服务,推动了业务处理标准化,提高了交易数据存储质量和可用性,有助于提高市场透明度,保护投资者权益,为监管机构评估市场风险和系统性风险提供支持,对维护金融体系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三是不断提高技术水平,建设一流交易平台。银行间市场的系统建设始终与市场业务发展保持同步,紧跟国际技术发展潮流,在自主设计、自主开发、自主运维的基础上,结合实际需要引进新技术工具,建立了符合国际标准的金融领域IT服务管理体系和覆盖交易全生命周期的国际一流电子平台,技术标准化水平和标准制定话语权不断提高。目前,交易中心已制定并发布了《银行间市场业务数据交换协议(“IMIX协议”)》等三项国家金融行业标准,加入了ISO20022等国际金融标准组织,积极参与相关国际标准和技术标准的修订工作,在国际金融标准制定的话语权以及全球金融市场治理中的参与度不断提高。

  《金融时报》记者:近年来,银行间市场对外开放持续推进,“债券通”也已平稳运行一年有余,请问市场在对外开放方面取得了哪些创新和进展?

  汪洪波:“债券通”的成功运行是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里程碑。从2010年开始,银行间市场对外开放步伐逐步加快,人民银行先后允许符合条件的境外央行、主权财富基金、国际金融组织、人民币境外清算行和参加行、RQFII和QFII等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2016年以来,境外投资主体范围进一步扩大至境外依法注册成立的各类中长期机构投资者,同时取消投资额度限制。

  2017年7月,“债券通”(北向通)为境外合格机构投资者在代理交易模式(CIBM)、QFII和RQFII等既有途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条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新渠道。至此,囊括多类型境外投资者、多模式并行、市场开放和风险控制兼顾的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框架已基本确立。

  在银行间市场对外开放过程中,创新亮点频出。一是交易机制上,代理交易模式和通过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以实现直接交易的“债券通”模式并行,充分满足了不同层次投资者的交易需求;二是托管制度上,代理交易模式采用一级托管制度、“债券通”模式下一级托管制度与多级托管体系实现有效连接,既满足了国际投资者依托原有的托管模式参与中国债券市场的需求,又符合了我国的穿透式监管要求;三是资金汇兑方面,与“债券通”配套推出的“资金通”汇兑模式下,境外投资人通过香港结算银行参与银行间外汇市场,实现人民币资金购售及外汇风险对冲,同时香港结算银行可以将受理资金汇兑、结算和外汇风险对冲业务产生的头寸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平盘,不承担额外的风险,既为境外投资人提供了便利,又保障了外汇市场的平稳运行。

  “债券通”上线一年多来运行平稳。截至2018年11月末,共有467家国际投资者借助“债券通”渠道进入我国债券市场,年内累计交易量8127亿元。2018年,“债券通”功能进一步完善,券款对付(DVP)结算全面实施,消除了结算风险;交易分仓功能上线,实现了批量订单处理业务流程的自动化;税收政策进一步明确,即自2018年11月7日至2021年11月6日,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取得的债券利息收入暂免征收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

  11月29日,人民银行批准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与彭博(Bloomberg)在代理模式和债券通模式下开展合作,支持境外投资者通过彭博终端与交易中心系统的连接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正式上线后,境外投资者参与银行间市场将更为便利。

  《金融时报》记者:银行间市场集利率、汇率、信用等金融基础要素交易于一体,每天的交易量接近5万亿元人民币,对于如此大体量的市场,下一步的发展有着怎样的考虑?重点在哪些方面发力?

  汪洪波: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战略目标是“全球人民币及相关产品交易主平台和定价中心”。下一步我们将根据人民银行的统一部署,重点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全面推进新一代交易系统的建设,建成面向全球提供“7×24×365”不间断服务的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提供高质量、高效率和安全可靠的金融服务。目前,新一代外汇交易系统已经上线,新一代本币系统的分阶段上线仍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在建设过程中,我们将着力发挥好金融科技实验室的功能,加强金融科技与基础设施的融合,进一步优化系统建设效能和运维水平,不断提升系统的适应性和竞争力。

  二是强化金融科技的应用,加快制定和推广金融科技标准。在金融科技深度渗透各大金融机构内部系统的同时,我们需要建立统一的金融科技业务及技术标准,以提高系统间数据传输的效率,消除由于标准缺失可能造成的技术发展瓶颈。

  三是加快国际化步伐,深化国际合作。我们将继续推进银行间市场双向开放和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不断提升服务国际投资者的能力和水平,积极服务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人民币国际化、“一带一路”倡议、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上海自贸区建设的国家战略。积极参与国际金融市场治理,推广相关金融标准,共同完善、推广有组织交易、交易与监管密切结合的业务模式,共同营造合作共赢的国际金融市场生态。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