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职场文化CURRENT AFFAIRS
职场文化 / 正文
一位95岁老党员的初心与本色

  编者按

  做一个决定往往只用几分钟,而履行这个决定,却用了半个多世纪的实践。老英雄张富清,在烽烟弥漫的年代不顾生死,冲锋在前;在和平建设时期,终其一生,扎根基层岗位,用毕生心血奉献给理想信念,其中的艰辛,唯有过来人才会懂得。信仰的力量,往往扎根在最深的心底,经历暴风骤雨成长,方见其赤诚与纯正。这位95岁的老党员,从来不向任何人炫耀过往的成绩,从来不向组织邀功,甚至对子女都三缄其口,只是默默地、勤勤恳恳地用他一生的实践,履行着对党的承诺。

  什么是初心本色,95岁的老党员张富清,用一生的战斗、工作与奋斗经历,为人们进行了具体阐释。

  

  张富清在家看书学习。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张富清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老英雄张富清60多年深藏功名,一辈子坚守初心、不改本色,事迹感人。在部队,他保家卫国;到地方,他为民造福。他用自己的朴实纯粹、淡泊名利书写了精彩人生,是广大部队官兵和退役军人学习的榜样。要积极弘扬奉献精神,凝聚起万众一心奋斗新时代的强大力量。

  在此前,这位在革命战争中功勋卓著、和平年代扎根基层的老党员,背后的动人事迹,甚至连子女都不甚知晓。

  “我入党时宣过誓,为党为人民我可以牺牲一切。”

  去年12月3日,张富清的儿子张健全了解到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的具体要求后,对父亲说,国家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需要如实上报个人信息,什么时间参的军、有没有立过功、立的什么功,都要讲清楚。

  沉吟片刻后,张富清说:“你去里屋,把我的那个皮箱拿来。”

  一段尘封超过半个世纪的往昔才被重新拾起。

  一本立功证书,记录着张富清在解放战争时立下的战功:军一等功一次,师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团一等功一次,两次获“战斗英雄”称号;一份由彭德怀、甘泗淇、张德生联名签署的报功书,讲述张富清“因在陕西永丰城战斗中勇敢杀敌”,荣获特等功;一枚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奖章,镌刻着“人民功臣”四个大字……这些荣誉,都被老人有意地尘封了数十年。

  多次出生入死,张富清参与了惨烈的永丰城战斗。他所在的连是突击连,他主动请缨,组成突击小组,背上炸药包和手榴弹,凌晨摸向敌军碉堡……那一夜,张富清接连炸掉两座碉堡,一块头皮被子弹掀起。

  很多人问:为什么要当突击队员?张富清说:“我入党时宣过誓,为党为人民我可以牺牲一切。” 有人问:你为什么不怕死?他回答“有了坚定的信念,就不怕死……我情愿牺牲,为全国的劳苦人民、为建立新中国牺牲,光荣,死也值得。”

  信仰的种子,深埋进了张富清的心中。

  沙场九死一生,张富清立下不朽功勋。然而,这些在这位95岁的老人看来,却根本不值得夸耀。“我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党给我那么多荣誉,这辈子已经很满足了。”

  “哪里最困难,我就去哪里。党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1985年在县支行副行长岗位离休,被县支行的同事们亲切地称作“老张行长”。

  日前,中国建设银行总行授予张富清“中国建设银行优秀共产党员”“中国建设银行功勋员工”称号并在全行开展学习宣传活动。5月21日,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国立到湖北省来凤县看望张富清,并亲手向老英雄颁发荣誉证书。

  几十年来,老英雄张富清没有躺在军功章上止步,而将共产党员的初心本色,挥洒在建设祖国的征程中,一干就是几十年。

  新中国成立之初,崭新的国家百废待兴。组织上对张富清说:湖北省恩施地区条件艰苦,急需干部支援。张富清有过一时犹豫:他心里惦记着部队,又想离家近些,可是,面对组织的召唤,他好像又回到军令如山的战场。

  “国家把我培养出来,我这样想着自己的事情,对得起党和人民吗?”“那么多战友牺牲了,要是他们活着,一定会好好建设我们的新中国。”张富清做了选择:“作为党锻炼培养的一名干部,我应该坚决听党的话,不能和党讲价钱,党叫我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哪里艰苦,我就应该到哪里去。”

  这一去,便是一辈子。

  为了解决三胡区粮食生产的严重短缺,他每个月都在社员家蹲20来天,“先把最贫困的人家生产搞起来,再把全队带起来”。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三胡区当年就转亏为盈。到卯洞公社任职,张富清一头扎进不通电、不通水、不通路的高洞。为了修进入高洞的路,张富清四处奔走、申请报批、借钱筹款、规划勘测……一年到头,连家人都很少能见到他的身影。张富清把老百姓对党和国家的期望,都化作默默洒下的汗水。

  “我已经离休了,不能再为国家贡献什么,能够节约一点是一点。”

  在张富清家中,一张磨损破皮的沙发、一个缺了角的茶几和几个不成套的柜子拼凑在一起。几只小碗盛着咸菜、米粥和馒头,就是一顿午饭。老旧的房子是上世纪80年代,张富清工作时单位分配的。他说:“吃的住的已经很好了,没得什么要求了。”

  “不能给组织添麻烦”,是张富清给全家立下的规矩。

  95岁高龄的张富清,仍对工作念念不忘。“我是工作期间在建行,也是在建行退休的。我是建行的人,我热爱建行,我有热爱建行的心。建行的工作做得很好、有功,我有荣;建行的工作做得不好、有过,我也有耻。”张富清拉着田国立的手,思维清晰地说:“现在建行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银行,很不容易。我们要在政治上继续加强对员工的教育,要发挥党支部和员工的作用,要让我们的员工从内心里自觉地爱行,要为行里办实事,在工作中做出应有的成绩和贡献!”

  2012年,张富清左腿突发感染,高位截肢。张富清担心的却是“子女来照顾自己,就不能安心为党和人民工作”。术后一周,他就开始扶床下地,术后不到一年,88岁的张富清装上假肢,重新站了起来。多少次他在练习中跌倒,又撑起身体,悄悄擦去残肢蹭在墙边的血迹……

  他去做白内障手术,医生建议:“既然能全额报销,那就用7000元的晶体,效果好一些。”可张富清听说同病房的群众用的晶体只有3000元,坚持换成了一样的。

  他还把自己的降压药锁在抽屉里,强调“专药专用”,不许同样患有高血压的家人碰这些“福利”。

  衣服袖口烂了,还在穿,实在穿不得了,就做成拖把;残肢萎缩,用旧了的假肢不匹配,他塞上皮子垫了又垫,生生把早已愈合的伤口磨出了血……

  考虑到张富清生活不便,单位想把他的房子改善一下,他说不用;单位想安排人帮忙照料,他依旧执拗:“我已经离休了,不能再为国家贡献什么,能够节约一点是一点。”很多不通常情的做法,在张富清看来,都有着理所应当的理由。

  当建设银行总行工会为张富清送上慰问金时,张富清说:“总行对我的关怀,我心领了,可这个钱我不能接收。目前我的生活虽然不算好,但还勉强过得去,也习惯了在山区的简单生活。行里现在还有一些职工条件不好,生活上有困难,这个钱要用在急需要的职工身上。”

  如今,张富清依旧住在老房子里、用着旧家具,吃着粗茶淡饭,过着清贫生活,乐观向上、坚持锻炼,95岁高龄仍然坚持每天读书看报、看电视新闻。他如同一股清流,给人们不断的精神滋养,依旧不忘初心、不改本色。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