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自强不息”与“马太效应”

  中国古代典籍浩如烟海,而《周易》却被推“为群经之首”。这样一部既具科学智慧又具超验玄学意味的奇书,在阐释其核心两卦“乾”与“坤”时,出现了两句现在看来颇为“心灵鸡汤”式的金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就是说人要效仿天地自然之道,积极进取,立德修身。

  从古到今对于“自强不息”的阐释,卷帙浩繁,但这一次我们试图从一个奇特的角度入手,先从“马太效应”讲起。

  “马太效应”之名,源于《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中的一句话: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多益善。

  1968年,罗伯特·莫顿提出“马太效应”这一术语时,曾有意针对当时科学研究领域的垄断怪象,其常见案例就是学术职称越高、担任学术职务、社会职务乃至行政职务越多的专家教授们,得到的社会声望越高、科研经费越多,即使他们的能力和那些尚不知名的学者相比其实相似甚至更低;尽管某些项目从立题到完成与某些专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无论立项书还是最终成果都必须将这些知名专家冠于首位,一般学者的劳动果实也便成了专家“成果”,各种名目的科研评奖及整套游戏程序也基本被少数人重复性地垄断了,从而使少数专家成为科研寡头。

  推而广之,任何个体、群体或地区,在某一个方面获得成功和进步后,就会产生一种积累优势,就会有更多机会取得更大成功和进步,也就是经济学界所说的“赢家通吃”。后来马太效应专指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并广泛应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

  在很长时间里,“马太效应”一直被大多数人口诛笔伐,人们批评的焦点在于它似乎是在歌颂弱肉强食的残酷法则,或者是为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的现象做了背书。更有人认为,“马太效应”的实质是对公平性、平等性的破坏,是社会强势群体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全面掠夺,从而加速社会财富与权力的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引发社会动荡。

  然而,这些或许是对“马太效应”做了情感色彩过重的误读。“马太效应”的陈述初看确实会刺眼乃至心理不适,但其实这一著名法则,不仅具有真实性与现实性,而且具有积极性与合理性。

  众所周知,趋利避害、趋吉避凶、趋强避弱,原本就是人对于安全性、利益性的考虑作出的正常选择。譬如手持两股资源,盈利者自然会追加多投,损利者便适当撤资少投。能力强、特长突出者自然应当给予更多重任、机会、平台,“双商”皆低、误事害人者不仅不能奖励,还要追责惩罚,及时止损。这些在现实生活中原本就是约定俗成的原则。

  “马太效应”可以用于成功学领域。一个人只要通过积极而执著的努力,让自己某些方面变强,就会在变强过程中不断受到鼓舞,获得物质或精神财富,同时收获更多能力与智慧、历练与积淀、资源与机会,进而越来越强;而此时的发展态势又会继续强化积极主动的努力奋斗,如此循环,把马太效应的正效果发挥到极致。这一点尤其可以适用于儿童教育方面,幼年时的性格塑造、能力培养、兴趣爱好可以贯穿一生,训练和培养得科学且优良的孩子,其势能会随着年龄增加迭代升级,得到更大的平台、认可和自信的气场。

  同样,对企业经营发展而言,要想在某一领域内保持优势,就必须尽可能发展为该领域的领头羊,同时注重积聚品牌资本,以助企业的持续发展提升。

  “马太效应”可以用于资源管理。资源一般分为三种,时间、人力、财物,管理者应当在极简思维运作下,集中力量,定位目标,在科学客观地评估后,强势资源可以继续加强发展,并且允许投入更多人力物力心力,弱势资源则可战略性地减少投入或淘汰放弃。

  “马太效应”可以用于统筹规划。商场如战场,商场如棋局,下棋时每着必争,每着必算计,但不是每着必赢,每着必吃子,而是从胜负的功利角度出发,该打的要打,该退的要退,该弃的要弃,局部利益的争夺必须要服从通盘规划。同理,对于企业的人、事、物,优势者应继续增优补强、推举奖赏;弱势者则应在评估分析后,适时适当地追责追罚、精简整改、转移发展重心。

  但以上这些,或许仍未触及“马太效应”的真正要义,“马太效应”的潜台词是对“自强不息”的召唤,或者说“自强不息”是对“马太效应”最具正能量的回应。

  我们再来追根溯源一下引出“马太效应”之名的那个《圣经》中的寓言:国王出门远行前,交给三个仆人每人一锭银子让他们去做生意,等国王回来时看他们的成果。第一个仆人用主人给的一锭银子赚回十锭,于是国王奖励他十座城邑;第二个仆人赚回五锭,于是国王奖励他五座城邑;第三个仆人报告说将主人给的一锭银子一直包在手帕里怕丢失,所以什么都没有赚到。这时国王命令将第三个仆人手中的一锭银子赏给第一个仆人,并说道: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多益善。

  当故事的完整背景呈现时,我们的关注点和理解角度也便不同了——更应当将这个故事看作一个有关成功规律的寓言——成功来自个人奋斗与机运巧合的糅合,当然这两者所占的比例可以有不同的组合方式。毕竟,仅按照故事所提供的线索来看,这三个人在起始时段的身份地位是完全平等的,他们都从国王手中拿到了一锭银子,都不知道国王的用意和最后的赏赐到底是什么,他们手中的财富、可用的时间、面对的机运等都是平等的。这岂不正是人们在涉足一个领域、开启一段事业、面对一次机遇与挑战时的共有情况?

  古往今来,无论个人或群体,都有无穷无尽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反败为胜、反客为主的案例,他们打破原本的强弱分布格局,挖掘潜能,改变命运,成功上演“逆袭”。所以,你并不知道手里的“一锭银子”和一番努力换来的是什么机运和什么收益,只管再去多提升一些、多强大一些、多努力一下、多坚持一下就是了。

  所谓自强不息,不仅是在面对已知的困境时全力以赴,而且更是在面对一片茫茫未知时的奋勇尝试;不仅是在希望微弱时的不懈努力,而且更是在几乎无望时的“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坚持到底。

  但也正是由于“自强不息”背靠的是对能力与毅力的考验、对天道酬勤的信念、对提升自我改变命运的憧憬,因此“马太效应”对管理者提出了两点警示。

  第一,全力建构公平、公正、公开的制度与环境。尤其警惕“逆淘汰”氛围的渐渐滋生,否则就会为“马太效应”向黑暗面的倾斜提供了温床。

  第二,应警惕与慎用“马太效应”。无论是在给予时还是削弱时,都要掌握度与量,做好前期铺垫和后续措施。人具有天然的权力向心性,即主动靠拢强势、轻视弱势,管理者重用的并有意无意给予更多特权的人,会成为员工们除管理者之外的新的向心对象,在自发“求生欲”驱动下,会紧密靠拢这个对象,并对弱势者落井下石。所以你给予某人越多,其享用权力感和实际利益就越多,还会不由自主地被旁人推动着继续增多,此消彼长,引发工作生态的失衡乃至恶性变化。

  我们可以用《道德经》中的一段话作结:“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归根结底,管理者手中的资源与权力,就像“马太效应”中国王手里的银子与城邑,给谁不给谁,何时何地何种方式给,给的度与量,等等,全在于管理者的统筹与权变。管理者应当效法天道、兼顾人道,制衡全局,而一旦出现赏罚不明、出现集权趋势、出现人心猜忌等,就是管理者功力不足的表现,就是管理上的失败。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