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古希腊金银的兑换率

  编者按 

  汇率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它像水库的水位,丰水期的时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时候又会降下来,有涨有落,都是正常的……远在两千多年前的地中海一隅,在古希腊世界里,不同币种之间的汇率浮动现象就已经存在。而受诸多因素共同影响,汇率呈现自然浮动,折射出不同历史阶段的灿烂图景。这背后,各种文明形态共存,海上贸易繁荣,造就了灿烂的两希文明。而就在一千余年之后,在地中海的另一端,现代金融业发端,影响着人类历史发展脉络。流淌在古老地中海中的智慧,成为了古人留给当今珍贵的文明遗产。

  在当今货币体系里,各国货币之间若需兑换,都应依据一定的汇率进行。汇率也多受到复杂的政治、经济因素影响而上下浮动。根据现有资料显示,在古代社会,货币之间也依据一定比例兑换,在古希腊世界里,金、银、琥珀金等货币之间的兑换比亦呈现浮动。根据现存的古风时代小亚细亚琥珀金币可知,米立都币制的斯塔德琥珀金币(14.1克)可能等价于10.9克的金币,此系根据公元前6世纪初所发行的琥珀金币与克洛伊索斯重版金币推算而知。由此得出,在公元前6世纪时的吕底亚,黄金与琥珀金的兑换率是4∶3。而金、银的兑换率可能为1∶12,此时的琥珀金与白银的兑换率为1∶9。

  

  腓力二世金币

  在公元前6世纪末,由于冶炼技术的提高,小亚细亚与希腊本土地区的白银产量增加,致使白银价值有所下降。此现象也与吕底亚、波斯所铸造的金、银币相印证。在公元前6世纪中后叶,金、银币的兑换率为1∶13.3,而琥珀金币与银币的兑换率可能为1∶10。希罗多德在其书中曾记载过波斯帝国各省贡金。希罗多德指出,黄金的价值是白银的13倍,这与上文推算出的兑换率有不小误差。近年来,部分学者认为,希罗多德使用的兑换率并非公元前6世纪波斯使用的兑换率,而是希罗多德在捉刀成书时,希腊地区某地的金、银兑换率。在阿齐达马斯战争(Archidamian War)末期,雅典的金、银兑换率降至1∶13。由此可知,希罗多德在撰写该书时应是在阿齐达马斯战争末期。

  

  雅典银币

  富庶的雅典不仅坐拥拉里昂银矿,部分雅典贵族甚至还拥有马其顿白银矿山。因而,雅典自希波战争以来便成为希腊世界白银的主产城邦,同时,雅典也保存了大量史料,它们皆为考证不同时期的金、银汇率提供了重要的研究材料。根据公元前440年、439年的铭文可知,此时雅典的金、银兑换率是1∶14。根据另一通铭文显示,在公元前434年、433年时,雅典的金、银兑换比率变动较大,可能在1∶14至1∶17之间。由此推断,在公元前440年至公元前434年间,雅典的金、银比率应在1∶16.5左右。根据公元前409年、408年的铭文显示,此时的金、银比率可能已升至1∶11至1∶12左右。同时,铭文也显示,此时雅典的银与拉姆普萨库斯(Lampsakos)琥珀金的比率为6.75∶1或6.7∶1。据近代学者推算,此时的黄金与拉姆普萨库斯的琥珀金兑换率为1∶2。

  公元前4世纪初雅典著名的演讲家莱西阿斯(Lysias)的讲演录《有关阿里斯托法尼斯的财产》中揭示,在公元前380年左右,雅典的金、银兑换率为1∶12,这大体维持着伯罗奔尼撒战争末期的水平。据柏拉图的《西皮阿斯》文中记载,金与银的兑换率也在1∶12。

  

  小亚细亚琥珀金币(1)

  

  小亚细亚琥珀金币(2)

  在腓力二世统治马其顿王国时,其境内金矿发掘规模有所扩大,腓力二世也发行了足以与波斯大流克金币抗衡的“腓力大流克”金币。导致公元前4世纪末金价的下降。根据公元前305年的铭文显示,80塔兰特的亚历山大的银币与1800枚亚历山大金币,相当于140塔兰特白银的财产。据此可知,在公元前4世纪末,雅典金、银兑换率为1∶10。根据德尔菲(Delphi)的铭文显示,在公元前335年,1枚腓力斯塔德金币的价值相当于7枚厄吉纳币制的斯塔德。由此推算出,在公元前4世纪末,德尔菲的金、银兑换率为1∶10。这些证据说明,由于马其顿大规模开采金矿,导致希腊世界的金价下降。不仅如此,上述数据也说明,在希腊大陆范围内,各地的金、银兑换率很可能不存在价差。另外,据文献记载,在希腊世界的范围内,金、银与琥珀金的汇率可能存有汇差。据说,公元前5世纪大希腊、西西里地区的金、银比率为1∶15。据部分资料显示,琥珀金币与金币的兑换率在黑海地区与希腊本土可能也有所不同。

  但古希腊世界货币的兑换率也不尽是浮动制,部分地区也使用固定汇率。镌刻于公元前4世纪末的奥尔比亚(Olbia)铭文显示,在奥尔比亚城,所有货币都可以按照双方满意的汇率进行兑换,但凯吉库斯与奥尔比亚本土钱币的兑换率却是“固定汇率”。但铭文的“固定汇率”值已经损坏。据当代学者推测,凯吉库斯琥珀金斯塔德与奥尔比亚银斯塔德的“固定汇率”为1∶8.5。按此,则奥尔比亚的黄金、琥珀金与白银汇率为1∶6和3∶10,此汇率不仅低于邻近的潘提卡帕伊昂汇率,后者为1∶7和5∶10,甚至低于其他黑海地区,如上文所提到的博斯布鲁斯地区。奥尔比亚城此法,或旨在鼓励使用本邦所铸的钱币。由此可见,早在古希腊世界,货币的兑换率也并非完全是市场行为,其间亦可见政府行政干预的影子。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