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拜谒张衡墓

  我在美国客居期间,孩子陪我参观联合国大厦,在大厦工作的中国老乡听说我是南阳人,特别热情地接待我们,热情地称我为“南阳星”。一开始我想是我名字里有星字,开玩笑语,其实不是。他给我们解释:南阳有位世界公认的“科圣”张衡,汉朝时发明地动仪、浑天仪,国际有关组织将编号“1802”号小行星命名为“张衡星”,将编号“9092”的小行星命名为“南阳星”,将月球背面的环形山命名为“张衡山”。听他一说,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南阳作为一座地级城市,在浩瀚的宇宙星河中,已经拥有了命名“两星一山”的至高殊荣,焉能不自豪?这份光荣来自汉代的张衡,我不由得从心里对他生出无限崇敬!前天回老家消夏,特约老同学陪我去拜谒张衡墓和张衡博物馆,对已故伟人表示敬意,并作更全面了解。我们驱车50多里来到石桥镇,镇上的老幼皆知张衡,并以张衡为荣耀。张衡博物馆和张衡墓都建在小石桥村子里,村里的百姓们愿世世代代守护着这位伟人。有位老者一直引领我们到博物馆门口。并主动介绍说,张家汉朝时是石桥的大户,张衡的爷爷张堪,自小就聪明异常,是个神童。刘秀在位时,任命张堪为四川太守,四川是富庶地方,张堪是好官,不贪不占,还教当地百姓种植玉米和小麦,把石桥的种地技术都传给四川百姓。四川百姓编歌谣唱他:“张君为政,其乐无穷。”后升官调走时,一辆破牛车,一卷铺盖卷。廉洁为公,爱民如子。

  我说:“老先生,你光说张衡他爷爷,说点张衡吧。”他说:“中,中,张衡比他爷爷还能。”张衡小时候,学习特别用功,从小就会写文章。他16岁离开家乡,外出游学,自学五经、贯通六艺,还特别喜欢研究算学、天文、地理和机械制造,他当时制造的地动仪和浑天仪,外国都没有……

  说话间,我们来到博物馆。老先生自觉退场,说:“你们进去自己看吧,里面写的比我说的全。”我连声说:“谢谢你!”

  在博物馆里,我仔细看了张衡的地动仪和浑天仪模型,为张衡当时的精美设计赞叹。公元132年(阳嘉元年),张衡发明了地动仪,用精铜制作,圆径八尺,顶盖凸起,形如酒樽,用篆文山龟鸟兽的形象装饰,中有大柱,傍行八道,安关闭发动之机。它有8个方位,每个方位上均有一条口含铜珠的龙,每条龙的下方有一只蟾蜍与其相对应,任何一方有地震发生,该方向龙口铜珠就会落入蟾蜍之口。地动仪制成后,经过实验,符合如神。此外,张衡还制造了机械日历浑天仪,自动日历瑞轮荚,双轮独辕指南车,计里鼓车,独飞木雕,等等。张衡发明的地动仪比欧洲早1700多年,浑天仪是世界上的第一台。他是世界科学界公认的“科圣”。

  在博物馆参观中,我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张衡不愿做官,但朝廷知道了他的才学非让他做官。公元111年,汉安帝公车特征他进京,拜为郎中,再升任太史令。在此期间,他研究阴阳、天文历法、制作地动仪、浑天仪,等等。任此职前后达14年之久,他的许多重大的科学研究工作都在这一阶段完成。有的重大科研项目不是一己之力可以完成的,更需要朝廷大力协调支持才能完成。据此推断,当时汉安帝在支持张衡科技研究项目上是功不可没的。朝廷中的朝臣们也会有不少大力支持。史书记载,大将军邓骘就很欣赏张衡的才华,并大力支持张衡的科研事业。政治和科研只有和谐并存、社会才能够快速发展。

  张衡是个全才,他的文章写得好,他的绘画也出类拔萃。他是公元一、二世纪我国著名的文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地理学家。他的科学贡献被世界公认,他的诗文绘画作品在当时也是顶峰之作,对后世文章大家都有影响。他共著有科学、哲学、和文学著作32篇,其中天文学著作有《灵宪》和《灵宪图》等。他的文学作品《两京赋》站在皇朝危亡的高度大声疾呼,无论是文学性和思想性都超过班固的《两都赋》。如此全面发展,在世界文化史中也属罕见。

  任何伟人的成长和成就都离不开政治环境和人文环境。汉光武帝刘秀和汉安帝时代的政治清明造就了张衡,我认为这种说法没有错。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位资深名人批评现在有些名校价值导向错误的文章,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一是官本位导向,以培养多少官员为目标;二是崇富导向,宣传培养出多少会赚钱的富豪为荣。据说,有位大学教授对毕业学生公开说,工作五年后赚不到5000万元,就别回来见他。这还是大学教授吗?简直是铜臭味儿十足的商人。

  张衡有言:“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伙,而耻智之不博。”大学应当出大儒,出大科学家。这观点未必全面,但作为教育导向则完全正确。如果按“向官崇富”的导向培养学生,只能培养出大批的势利小人,这是毁坏我们国家未来的错误导向。在张衡的墓碑前,我点燃三炷高香,并向这位伟人三躹躬!我突然想起了法国思想家圣西门《寓言》中的一段话:“假若法国突然失去50个优秀的科学家、军事家、民用工程师和手工业劳动者,法国马上会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僵尸。因为他们是对社会最有用处的人。”科学是第一生产力,有了先进的科技,社会就会快速发展。愿我们的社会组织和学校,多多培养和造就千千万万个新的张衡!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