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旧州

  我是从一座商铺林立的仿古新城进的旧州老街。

  老街赫然眼前时,我最先望见的是一只猫。对,灰白色的,它蜷在低矮屋顶的瓦上晒太阳,惬意到懒得睁眼望我。

  跟仿古新城比,这是一条保存完好的老街:石头垒成的四合院、三合院只能用“低矮”二字来形容,一些院落裹着木板外衣,显然不是贵州特色。石板路逼仄地通向远处,远处迷蒙未知。随意踏入一座院子,正屋门上簇拥着满梁苞谷,让人迅速迷离恍惚。

  古镇、老街,我见得多,若非被告知这儿叫旧州,有屯堡文化,我不一定肯来。安顺之外的贵州人,不一定都了解屯堡文化。我更是听公安同行介绍,方知安顺有大大小小的屯堡,旧州有,天龙有,云山屯有……

  次日中午,我的采访对象建华便拽着我,着急道,申姐,带你去个地方!

  一入贵州,我便患重感冒,日头晃得我睁不开眼睛,便不想动。

  他解释,下午我还有个会,只能带你去旧州,你是文化人,来安顺一定得去了解下屯堡文化。

  旧州?我承认是冲着这名字——一个“旧”字,似滴墨的毛笔,勾勒出古镇水墨般的前世。

  屯堡的“堡”字念成pu,上声。辞典里仅三种读音的“堡”,读pu时为去声,上声读法大概依了当地方言。他们叽叽喳喳地介绍:屯堡保留了六百年前的大明遗风,皆石头房子,不与周围的土著通婚,自成一个个小世界,说话有卷舌音,女人日常着大明汉服……《安顺府志·民风》确实白纸黑字写着:“屯军堡子,皆奉洪武调北征南。妇人以银索绾发髻,分三绺,长簪大环,皆凤阳汉装也。”

  刚踏入西街,便遇一位着绿色大襟宽袖、扎白头帕的妇女,她远远地走来。建华说,快看,这就是大明汉服!我想起了,早几天在安顺城里碰到过这样打扮的卖菜老妪、街头闲坐的妇女。我还以为是哪个苗族分支。建华说,这是屯堡女人的日常着装。正讶异,女人已走到我跟前,尖尖的绣花鞋格外抢眼。我迎上去,问,能跟你合个影吗?她笑意盈盈,道,好的。又问,你是汉族?她连声说,是啊!屯堡人都是汉族,六百年前从江浙那边过来的。

  她的口音里并无传说中的卷舌音。

  我对屯堡文化正一派混沌,她已飘远。

  还是在西街,一宅门口挂着“谷氏旧宅”的木排,走近一看,这座始建于清中期的老宅,是国民党中央委员谷正伦、谷正纲、谷正鼎三兄弟的祖屋。“谷门三中委”,曾名扬一时,跟宋氏三姐妹一样。

  相传明朝年间,湖南常德石灰巷有谷氏叔侄宦游云贵二省,叔居滇,侄居黔。几经辗转,居黔的侄子投奔其常德老乡、“调北征南”入黔的伍复一全家,始居旧州西部的甘棠堡牛蹄湾,与伍家为邻。明末清初,谷氏后人迁居旧州西街,再后又迁至安顺。

  安顺城的谷家,与无产阶级革命家王若飞家相距不远,我都去探访过。两家均曾为安顺大户。谷正伦年长王若飞七岁,若飞迁居贵阳前的七八年间,他们可有过交集?若飞五岁前尚懵懂,之后又陷入家庭变故,与谷家三兄弟不相熟也极有可能。两家儿子先后出国留学,走上的却是截然不同的道路。四人皆未见过解放后的安顺城,却都成了同时期的当地历史名人。

  许是走马观花,屯堡文化在旧州若明若暗,谷氏旧宅也大门紧闭,印象深刻的反倒是鲁氏会馆,即鲁大东老宅。

  这座中西合璧的建筑,白外墙,传统轿子顶,配木制外廊。鲁大东是湖北人,在贵阳求学时与旧州一富豪之女赵碧光相识相爱。追随爱人来到旧州的鲁大东,做了镇上的教书先生。洋楼建成时已是1943年,据说前后建了五年。解放后洋楼充了公,改成镇上的卫生院,鲁大光在洋楼工作到退休。其后人今在何方,无处探寻。赵碧光的家族是否屯堡人,祖上来自江浙或湖广,也成了谜。唯鲁赵的爱情,成了温馨的旧州传说。

  今时的鲁宅,被装修成西式餐厅,院里的圆形古井水源源不绝。井水顺屋门口的浅水沟流往巷子尽头。只需随流水朝前走,就仿佛随它走进了旧州的旧。流经每栋老屋门前的水,清澈、浅淡,几个孩童在水沟前嬉戏打闹,他们想必是屯堡人的后代。

  转弯的巷口写着三个字:水井巷。

  在鲁宅我曾问一位服务员,井水能喝吗?她笑说,可以的,您随意。我掬起一捧水,送入嘴里。嗯,真甜,仿若鲁赵的爱情。

  回安顺途中,公路右侧逶迤着一弯碧水,建华讲那是邢江。南方称“江”的,多为小河,比如湘西的沱江、万溶江,与高原海子有异曲同工之妙。邢江两侧的湿地似江南,让我想起光影中的泰州溱湖湿地。邢江湿地显然不如泰州湿地壮观,却同样温婉,与旧州及屯堡人的气质颇相配。邢江属长江的支流乌江水系,东流至红枫湖。咦,屯堡人在高原上顽固地保留大明遗风,归根结底是不敢忘乡吧。从长江中下游迁徙到中上游,原非自发迁徙,是历史逼着他们写就调北征南填南史,他们只能委托小江小河将思念捎往家乡。数百年的江水滔滔东流,承载着多少屯堡人的乡愁啊!

  旧州镇原为元明之际的安顺州治。元至正十一年(1351)置州,明成化年间治所迁往阿达卜(今安顺市区),这里后来易名旧州。贵州其实有两个旧州,另一处在黔东南的黄平,是春秋时期的且兰国。

  黄平旧州与安顺旧州相隔三百公里,是在高德地图上导出的高速公路里程。黄平旧州因何得名,它又是谁的旧州?我想,得闲也去访一访。毕竟,泱泱华夏,我所不了解的历史太多,需要去探寻的未知也更多。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