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乐队的夏天》:燃不尽的花火

  策划人语:

  提起乐队,人们会想到耀眼的舞台与灯光,躁动的鼓点与氛围,激烈的呐喊与摇摆……曾经,唐朝、黑豹、Beyond,是中国最闪亮的明星,承载着一代人对摇滚乐的美好记忆。近来,一档音乐节目《乐队的夏天》,将一群乐队聚集在舞台上,他们中,既有成立超过20年的老牌乐队,亦有“敢玩音乐”的年轻新锐。虽然年龄不同、风格各异,但每个乐队都自信而真诚,充满独特魅力。他们的音乐,传递了快乐、青春、热爱与理想,是这个夏天最绚丽的花火。

  面孔乐队、新裤子、海龟先生、九连真人……朋克、雷鬼、不插电……近日,一档原创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吸引了人们注意,它将一群不同年代、风格各异的乐队聚集在舞台上,以最认真的音乐现场表演,让观众沉浸其中。在精彩的节奏、旋律与歌词间,观众可以享受音乐的美好与乐趣,感受乐队的活力与热情,了解音乐的纯粹与多样性。

  

  不同风格的乐队将通过不同主题单元的内容设计及音乐表演,角逐中国HOT5乐队。图为参加《乐队的夏天》的选手。

  欣赏比评判更重要

  《乐队的夏天》节目模式比较简单,它集结了31支中国青年原创乐队,以“乐队音乐现场表演”为主要呈现形式。与一些选秀类音乐综艺节目相似,《乐队的夏天》也存在比赛与竞争,但它并不设置评判性的“导师”席位,而是把投票权交给嘉宾、专业乐迷和现场观众,唯一的评判标准就是“是否喜欢这个乐队的音乐”。嘉宾作为“超级乐迷”,既不是导师,也不带队比赛,而是和其他乐迷一样,观看表演、与乐队交流,一起了解乐队文化。这样的设置,营造出一种更纯粹的音乐氛围,让人能沉浸在音乐中,认真去感受音乐,显示出一种“欣赏比评判更重要”的态度。

  作为音乐节目,《乐队的夏天》包容性很强,它并不刻意对乐队进行归类或“贴标签”,也不会强调哪个更优秀,而是让乐队现场表演与乐迷反应直接“说话”。在这31支乐队中,不仅有成立超过20年的老牌乐队,也有风格各异的新锐乐队,他们涵盖了不同的音乐风格,包括摇滚、民谣、朋克、金属、雷鬼、电子,等等,在舞台上都被一一展示。

  作为中国摇滚元老,成立30年的面孔乐队坚持硬摇滚,不变的初心显示了传统风范;老牌乐队新裤子用超“燃”的感染力成为引爆现场的明星。而一些敢于尝试与突破的乐队,将“玩音乐”的精神发挥到极致。比如,Mr.WooHoo的一首歌有多种层次,他们在雷鬼、爵士、funk、disco等风格中自如切换,其音乐充满技术性和游戏精神。

  还有一些乐队,则将民族乐器或方言融入乐曲中,表演十分“接地气”。如九连真人的客家方言歌曲,结合传统乐器唢呐,年轻人锐不可当的乡土冲击力让舞台“炸裂”;再如斯斯与帆以常德丝弦改编的童谣,黑撒乐队带有陕西方言的hip-hop歌曲,让地域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在音乐中得到彰显。

  此外,许多个性鲜明的乐团相当受欢迎,刺猬乐队的张扬与呐喊,海龟先生的复古与呢喃,旺福的童趣与轻快,盘尼西林的英伦摇滚,旅行团的清新温暖……乐队的风格很难用几个词简单概括,而需要用心去感受。

  无论是传统的朋克摇滚,还是尝试新玩法的小众音乐,都是舞台的主人。每个乐队有不同的风格与色彩,而他们彼此惺惺相惜。节目让乐队文化得到重视,展示了音乐人的真性情,音乐的多样性与纯粹性得到了尊重和欣赏。

  尊重不同类型音乐,好音乐是有灵魂的

  无可避免的是,不同乐队得到的现场反应不尽相同。

  鹿先森的一首流行歌曲在节目中反响平平,这也引发了乐迷关于“音乐圈鄙视链”的讨论以及对音乐评判标准的一系列思考: 究竟什么样的音乐是好音乐?歌曲有没有雅俗之分?音乐有没有高低等级之分?乐队有没有评价的标准?

  诚然,在《乐队的夏天》中,较有感染力的摇滚风更能带动现场氛围,有个性的类型比稍显“套路”的流行乐似乎更受观众和乐评人欢迎,但这并不是关键。正如高晓松所说,“音乐没有真正的鄙视链,只有每一种音乐中的优秀与差劲”。实际上,音乐是可以有不同风格与类型的,而不同的音乐是需要被尊重的。

  好音乐的评价标准可以不止一种,然而,好音乐还是可以找到共性的。音乐人张亚东说,“优秀的音乐一定是有灵魂的”,他也一直欣赏“有态度的音乐”。不是花哨浮夸的外壳,不是敷衍的编曲或背景音乐,不是讨巧的旋律或歌词,而是一种专业、用心、敢于创造与突破的音乐态度,那就是有灵魂的音乐,那样的音乐是有生命力的、有辨识度的。

  有一些音乐,或许没有强烈的节奏感和打击感,不够“躁”和“燃”,也不够“与众不同”,但在最真诚的表达中,那些触动人心的歌词或旋律,会引起共鸣,温柔地敲打或抚摸人心。如盘尼西林改编演唱的《New Boy》唤醒了无数人少年时代的青春记忆。

  实际上,审美是一件相当主观的事情,而差异与多样性应该得到包容。新裤子主唱彭磊在与3unshine的Cindy合作后表示,一些观众对一些乐团抱有“审丑”态度,这其实不太公平,希望这个节目能扭转人们对不同风格音乐的看法,独立音乐人都该得到尊重。

  对于乐队,正如音乐人贾敏恕所说,每支乐队都有自己的魂,那是一股“气”、一种信念,可能无法用语言形容。

  作为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以娱乐性和趣味性为主,同时也有对音乐常识的普及。嘉宾的点评与互动,偶尔穿插一些专业乐评人的点评与知识讲解,比如,节目中的“不插电”表演,就是指抛弃电子技术的渲染,用最原始、最纯粹的乐器与声音来表演的形式,保持音乐的纯朴性。这些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大众的音乐素养与审美能力,更重要的是,多种风格碰撞的音乐魅力,能增强人们对音乐多样性的理解与包容,尝试去欣赏和尊重不同的音乐。

  “燃烧”的精神力量

  对观众而言,《乐队的夏天》带来的是一场音乐狂欢与精神盛宴。无论是“60后”还是“00后”,都能在节目中找到自己喜欢的“宝藏乐团”,年轻人跟着“躁动”,中年人找回青春记忆。乐迷或是在流畅的旋律中享受快乐,或是被某首歌曲引发情绪与记忆共鸣而流泪,或者被火热氛围和强烈节奏感染,身体与心脏随着节拍跳跃。

  乐队的现场表演如夏日的火热,观众的激情被唤醒。乐队们带来的,是发光的自信,是年轻的心态,是对快乐的传递,是对生活的热情,是对“真”的坚持,是对理想主义的执著。

  《乐队的夏天》中,既能看到年轻新锐敢于尝试的热血与“闯劲儿”,也能看到传统乐队对音乐的坚持和“年轻的心”。这些乐队的精神是这个夏天最耀眼的火焰。

  面孔、反光镜、新裤子、痛仰,这些老牌乐队代表了传统经典摇滚,承载了一代人的记忆。尽管曾经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而年轻乐队锐气难当,“老炮儿”痛仰的自信与认真不输新人,毫不掩饰对舞台的渴望。面孔乐队成立30年,依然保持一贯的专业水平,与前辈罗琦合作的《欢乐颂》让老狼落泪不止,也震撼了观众。主唱希望给年轻人一种向上的力量,“拥抱和平,拥抱欢乐,拥抱灿烂的未来”。

  新裤子一曲《花火》点燃全场,彭磊在舞台上嘶吼、甩头、跳跃。20多年了,新裤子并没有褪色成“旧裤子”,仍有新尝试。在表演上,每一场都有独特设计。正如张亚东所说:“年轻人有这样的热血是应该的,但是他们还能这样,非常不容易。”虽然成员面临着中年人的各种压力与琐碎事务,但他们的音乐态度永远年轻,正如歌中所唱“那一团耀眼的火焰,在燃烧着你和我……那平淡如水的生活,因为你而火热”,这种保持纯真与热爱的心态,着实动人。而歌唱青春与理想的音乐,永远不过时。

  刺猬的歌词“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令人感叹,不论老乐队还是年轻乐队,都有一种不被击倒的自信,他们的身体、血液、毛孔里都流淌着音乐的理想主义。Click#15敢“嚣张玩音乐”,哪怕风格小众也不怕输。海龟先生的《where are you going》中,是对生命的思索。九连真人唱出年轻人的心声,依然选择回家乡认真生活。尽管知道“躁”的音乐在舞台上更受欢迎,斯斯与帆坚持选择展示她们真实状态的歌曲。

  乐队为什么让人感觉年轻和热血?除了摇滚乐强烈的节奏感和氛围,大概是一种对真实的宣扬、对音乐理想的追求、敢于创新的态度,无论年龄和外表,灵魂和骨子里刻着“年轻”。

  如何平衡理想与市场

  乐队是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一直是推动中国独立音乐工业发展的重要力量。上世纪80-90年代,唐朝、魔岩三杰、Beyond等有时代影响力的音乐人,曾创造了中国摇滚乐的短暂盛世。然而,这只是昙花一现,上世纪90年代后,乐队与独立音乐人虽然大量涌现,但市场仍低迷。进入新世纪,商业性音乐节与Livehouse为乐队带来了更多演出机会,乐队的发展空间有了一定改善。

  《乐队的夏天》鼓励了本土独立音乐的创作和表演,刺激了音乐市场,也带动了乐队的商业化与“流量化”。

  在现实面前,商业化对乐队并不是坏事。实际上,乐队自身的生存本就不容乐观,大多数人只靠做音乐是无法谋生的,他们都需要做一份其他工作维持生活。另外,“流量当道”也是当下发展的现状。

  张亚东直言:“因为资源的配置不公平,给乐队的机会就是太少了。而且每一个平台都是大明星、流量艺人,就非常俗,但这是现实,大家就是要流量……如曾经的唐朝、崔健那样的明星,未来还是需要有年轻人跟上去。”

  乐队的初衷是坚持自己的音乐理想、保持个性,却也要考虑现实环境。乐队的发展需要一定程度的市场化与商业化。《乐队的夏天》让老牌乐队重新受到重视,给不知名的年轻乐队以机遇。国内乐队拥有了舞台,得到进入市场的机会,获得了更大生存空间。乐评人丁太升表示:“要在不丢失自己艺术魅力的前提下,去赢得比赛。”对乐队来说,如何在理想与商业中取得平衡,这是值得思考的。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