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阅读:精神的加油站

  策划人语:

  即将到来的4月23日是第24个世界读书日。阅读是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部分,书店、图书馆一直是人们喜爱的文化场所。随着互联网与科技的飞速发展,电纸书、手机读书软件的出现,人们读书的载体和选择更加多样化了。电子书和付费阅读让读书变得更加高效和便捷,越来越受欢迎。而图书馆和实体书店仍具有重要意义。图书馆作为安静的公共空间,让阅读具有仪式感;实体书店不仅仅是购书的商店,更是精神的加油站和栖息地。无论选择哪种方式,只要去读书,就可以打开看世界的大门。

  1月9日,坐落在朝阳大悦城的公共阅读空间“晓岛”正式对外免费开放。晓岛拥有高晓松私人精选的14000多本书籍和100多张黑胶唱片,虽然地处繁华商业地段,却是一片纯粹的精神活动场所,成为喧嚣中一道别致的风景。一经开放,预约“登岛”的人络绎不绝。可见,在短视频、游戏等文娱活动丰富的当下,人们对读书的热情仍然没有消退。

晓岛图书馆

  第24个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在互联网时代,繁忙的现代生活中,大众的读书方式有怎样的变化?人们究竟有什么样的阅读需求?让我们在阅读的多种打开方式中,找找答案。

  公共读书空间:阅读的仪式感

  虽然当下的电子阅读愈加普及,但纸质书仍是一种重要选择。图书馆这样的公益阅读空间,一直受到大众青睐。在北京国家图书馆,每逢周末,满座的人群,安静的读书氛围,成为独特风景。为满足公民日益增长的阅读需求,公共图书馆的建设与投入一直受到重视。

  《2017~2018年度北京市全民阅读综合评估报告》显示,北京市民年人均阅读纸质书籍达11.74本,日均阅读时长119.46分钟。北京市公共图书馆数量达到6052个,同比增长4.34%;图书馆阅览座位数量133158个,同比增长8.34%;24小时自助图书馆数量达到194个,同比增长12.79%;年内外借图书数量为8126897本,同比增长26.26%。

  除了政府建设的公共图书馆,还有私立公益图书馆,如杂书馆和晓岛图书馆。和书店不同,晓岛是消费文化下较为纯粹的公益型文艺空间。“岛”字本身就给人一种远离喧嚣的静谧感,“登岛”则让人回归一片宁静的精神栖息地,给人一种读书的仪式感。

  在布局上,晓岛共有两层,一层用来阅读,二层可以视听。一层是高晓松专藏、精选的图书,涉及文学、历史、哲学、社会科学及艺术等多种学科和领域,为便于读者搜索,采用 “彩虹分类法”,将藏书依据标签颜色共分红、黄、蓝、棕、紫、灰6品14类。这样别致的空间,不仅仅能读书,还可以“看”书,了解书的种类、形式、样貌。“书”本身成为一种观赏物、艺术品。在此地,不仅是汲取知识,更是开阔眼界,获得审美和趣味的愉悦感。

  晓岛一层的上空悬挂着《盗梦空间》等经典电影海报,另设有一个小空间挂着一幅长卷轴,写有一些展讯、演出推荐。二层设有一面环形墙,按年份摆放着高晓松珍藏的经典黑胶唱片。晓岛不仅是读书的空间,还是音乐欣赏、电影放映、艺术沙龙的分享地,可以说是文艺青年的精神活动场所。

  实体书店:文化生活平台

  曾经,新华书店、三联书店等传统连锁书店是人们阅读的空间与购书的来源。一些有特色的独立书店也受到青睐。每逢周末假日,书店常常人流涌动,座位上、甚至地板上都坐着埋头读书的人。逛书店、泡书店是人们的一种精神生活方式。

  近年来,随着电商的迅速发展和图书的跨界经营,实体书店面临房租、人工成本上涨和消费市场萎缩的压力,经营出现困难,尤其是独立书店的盈利空间越来越小。另外,技术的进步和互联网的普及也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丰富了阅读选择。无论是Kindle带领下的电纸书的流行,还是微信读书、喜马拉雅听书等移动化读书的出现,都挤占了实体书店的生存空间,一些独立书店曾因无力经营而倒闭。

  然而,实体书店并没有因为网络书店和电子图书的盛行而失去存在价值和意义。它不仅仅是一个购书的商店,还是文化生活的一个平台,是人们精神的加油站与休憩地。尤其在当下,如综艺节目、电子游戏、短视频等多种快节奏的娱乐方式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书店更是承载了大众文化生活的厚度与重量。一些独立书店更是城市的精神地标与人文气质的体现。如北京的单向空间书店,作为作家、艺术家和文艺爱好者出入的场所,不仅是书店,更是一处理想主义者乐土。

  面对网络冲击,国家对实体书店给予了重视和政策支持,以推动全民阅读和文化发展。政府设立过专项扶持资金,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也曾发文给予实体书店减免税收优惠。同时,一些独立书店自身也在寻求着新的经营模式,不再把卖书作为主要收入来源,而是探索多种盈利模式。如现在发展得较快的西西弗书店、方所书店、言几又等连锁书店,通常将图书与咖啡馆、餐厅、文创产品结合,依靠多种收入维持经营。苏州诚品书店的总建筑面积超过13万平方米,其中书店面积约占1/13,剩余面积由文具店、咖啡馆、服装店、家居店、展览馆等组成。

  根据书店的开设场所、定位、特色,不同的独立书店所具备的气质、风格各异,商业与人文气息的浓厚程度也不同。比如,开在奢侈品卖场的SKP-RENDEZ-VOUS书店,就采取了书籍、西餐、品酒、生活好物、艺术展演和文化沙龙等多个模块,而在选书上,也结合了书店所处位置的目标消费人群的品味和需求,重视生活美学、外文设计类书籍的选用。

  随着人们消费需求增强,当下实体书店也开始向多功能发展。人们不仅可以在其中阅读,社交、观看展览、享用美食等多种休闲方式都能在书店实现。读书不只是阅读行为,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也是生活品味的体现。

  电子与付费阅读:高效与便捷

  随着电纸书和手机读书软件的出现,人们的阅读载体和渠道更加多样,地铁和公交中拿着Kindle电纸书和手机阅读的人随处可见。身处知识爆炸的信息时代,电子阅读使人们的碎片化时间得以充分利用,是都市忙碌生活中更便捷的选择。

  根据亚马逊和新华网联合发起的“2018全民阅读大调查”显示,在阅读量上,近五成受访者年阅读总量超过10本,平均每天阅读半小时及以上的受访者占比达80%。而在阅读方式选择上,55%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一年同时阅读纸质书和电子书;19%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一年主要阅读电子书,超过以阅读纸质书为主的受访者12%的占比,越来越多读者以电子阅读为主要选择。其中,七成受访者表示在开始阅读电子书后,有效增加了其阅读总量。

  另外,有声书也日益成为纸质书和电子书之外的补充。如喜马拉雅、懒人听书等手机app,作为一种内容传播新载体,将读书变为听书,解放了人们的双眼,只要一副耳机,读书可以随时随地进行,有效利用了零碎时间,提高了阅读效率。

  在电子阅读中,另一个趋势是付费阅读的流行。随着大众版权意识的提高和人们自身的需要,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接受知识付费。知识付费平台,通过原创内容的生产,为用户快速获取所需要信息资源提供渠道。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需求进行消费,阅读更具目的性和自由度,从一定程度上享受“私人定制”的读书服务。

  在人民网舆论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2018年发布的《互联网付费阅读助力内容原创》研究报告中,知乎Live、得到、在行、樊登读书等知识付费平台上榜,报告以樊登读书的发展为例,指出知识付费产品近年来为提升公众阅读品质贡献重要力量。类似较为优质的知识付费平台,还有《三联生活周刊》出品的三联中读app,除了杂志本身变为“听周刊”,还提供了一些较有品质的原创内容。

  然而,目前的知识付费阅读中,相当一部分将“求快”作为内在驱动力,内容的质量良莠不齐,品味和取向也趋向于功利化。喜马拉雅FM相关负责人曾表示,2017年,30岁以下年轻用户贡献约六成的交易额,他们更偏爱购买个人成长类、商业财经类、教育培训类的课程。知识付费阅读追求了速度和效率,符合时代潮流,但在深度上可能有所欠缺。

  其实,无论是去图书馆静静地沉浸于书香,还是在书店边悠闲地喝着咖啡、翻阅图书,或是坐在嘈杂的地铁中读着电子书,阅读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它为人提供了一处可以随身携带的精神居所。只要愿意读书,哪一种阅读方式都能打开看世界的大门。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