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含德之厚”与企业家的德性修炼

  企业家应养俭德。

  俭有节俭、节省、节制、简约等义。“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左传·庄公二十四年》)。唐人李商隐《咏史》中有言:“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老子十分推崇俭德,对于如何和怎样节制欲望、节约用度、节省精力等问题,有过深入的探讨和详尽的论述。俭是老子“三宝”中的第二宝,“俭故能广……舍俭且广……死矣”(67章)。俭不仅仅意味着能够使布施广泛,而且意味着能支撑事业和生命达至久远,欲“广”而不“俭”,必然死路一条。“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谓早服。早服谓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59章;“啬”亦即“俭”)不仅治理国家需要勤俭节约、简约从事,而且养护生命亦应当注重简单、节约和朴素(“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50章;本该长寿却因过度奉养而走入死地)。企业家经营企业同样需要俭约、节约和节制。奉行俭,就是在重视积德,而德累积到一定程度则会带来一种无往而不胜、无事而不顺的神奇力量!

   

  朱燕祥 画

  企业家贯彻俭之原则,一方面表现为生产和销售领域的成本节约、能耗降低、费用减少,另一方面则表现为生活领域中的“为腹不为目”(12章),自觉抵制奢靡、铺张、浪费之风,进而追求一种简单、清新、朴素、恬淡的生活格调。纸醉金迷,纵情享乐,“服文彩,带利剑,厌饮食”(53章),这种生活方式,不仅不会令人幸福,而且极易令人堕落。“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12章)盲、聋、爽、狂、妨,皆为满足膨胀的欲望而带来的“病症”,应引起当代企业家们的警惕!许多企业家在创业时期大多能做到艰苦朴素,而在功成名就后依然保持这种作风,则需要有一种高度的克制和深厚的德性,对此,老子提出了“去甚、去奢、去泰”(29章)的忠告。在老子看来,生活中“虽有荣观”,但一定要“燕处超然”(26章),力戒那些过火的、过度的、过头的欲望满足行为,因为这类行为不仅让人生出“病”来,而且贻误健康与事业。

  中国民营企业家任正非,吃饭不浪费,穿衣不讲究,至今没有专车和司机,自己开的是一辆10万元的二手汽车,出差总是拎一个旧皮箱,自己挤公交打出租,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要长期坚持艰苦奋斗,正是他的自省、自律、简单、朴实、艰苦奋斗等精神品格,成就了今天的华为。李嘉诚在生活上对自己十分“吝啬”,至今仍然坚持身着并不高档的蓝色传统西服,经常佩带一块26美元左右的廉价手表,并自豪地说:“如今花在自己身上的钱比年轻时少多了”。苹果公司联合创办人史蒂夫·乔布斯,崇尚简单就是快乐,把每天都当作末日来活,因而没有闲暇追求享乐,不仅黑色T恤衫、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是其几十年来的形象标配,而且其主导研发的苹果应用方案亦同样简单、明快、清新。洛克菲勒曾对那些追求及时行乐的企业家说过这样的话:“他们喜欢过光鲜亮丽的日子,像苍蝇叮臭肉那样,对奢侈品极为推崇,他们挥霍无度,竭尽所能想要拥有精美的华服、昂贵的汽车、豪华的住宅以及价格不菲的艺术品。这种生活的确很吸引人,但是它缺乏理性,及时行乐则缺乏这样的警惕:他们是在给自己找增加负债的途径,他们会成为可怜的车奴、房奴,一旦遭遇破产,他们就完了!……我从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是生活本身的目的,因为我认为这是猪的理想。”

  企业家应养谦德。谦,就是谦虚、谦卑、处下、低调和包容。《易经》中有谦卦,是六十四卦中唯一六爻皆吉的一卦,此卦艮下坤上,为地下有山之象,喻人德性圆满、人格高大而能自觉地不加以显扬。《彖》曰:“谦亨,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天因为“下”才有光明伟大,地因为“卑”才有万物破土向上生长,天道、地道、神道、鬼道、人道,无不抑盈而扬谦,所以说:“满招损,谦受益”(《尚书·大禹谟》)。老子十分重视谦德的价值和作用,其“三宝”中的第三宝实质上就是谦:“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后且先;死矣!”(67章)“不敢为天下先”,所表达的就是一个谦虚、居后、低调,只有谦卑待人,礼贤下士才能担任官长。若企业为“器”,那么企业家则就是“长”,“长”若在员工面前不知谦虚,自以为是,什么都争先,则一定是“长”将不“长”,死路一条。

  “不敢为天下先”讲的是“长”的为人处世的态度问题,有了一个谦虚的态度,才能把“长”做好,“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 以其善下之, 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 必以身后之”(66章)。“百谷王”亦即“百谷长”,言语上谦恭、谦和,行为上处下、居后,这个“长”才能长久,因为“贵以贱为本, 高以下为基”(39章)。有人把老子的“不敢为天下先”理解为什么都不能争先,包括体育比赛、产品创新等,这是对老子的极大误解,老子不是反对你当冠军、不是反对你产品领先,而是反对你产品领先以后或当了冠军后的趾高气扬和不可一世,谦虚和低调才是“不敢为天下先”的本质。

  《老子》22章、24章从正反两个维度阐发了“不敢为天下先”的学理渊源: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22章)

  “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24章)

  “不自见”才能明通,“不自是”才能彰显,“不自伐”才能建立功勋,“不自矜”才能担任官长。反过来:“自见”就不能明通,“自是”就不能彰显,“自伐”就不能建立功勋,“自矜”就不能担任官长。而“自见”“自是”“自伐”“自矜”,就是一种盈满,亦即“敢为天下先”之表现。“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15章,王弼本“而”作“不”,应为误写),因为谦虚、不盈满,事物才能由“蔽”到“新”,事业才能开陈出新,若盈满,发展就会停滞,“蔽”永远为“蔽”而不可能“新成”。

  就一个企业而言, 生产、销售和服务都要靠员工来完成,员工是企业的主体, 是企业的根本。善待员工才能善用员工。“善用人者为之下”(68章)。“为之下”,就是要求企业家从心底、言语与行为上都做到关心员工的疾苦、倾听员工的呼声、尊重员工的人格、采纳员工的合理化建议,与员工共享企业发展的成果。依靠员工的智慧集体经营至今依然是松下电器的一个基本方针,松下幸之助认为,一个人的能力再大,也是有限的,智慧在员工之中,主意和力量也在员工之中,“只有自己而无他人,无疑于自掘坟墓”,谦虚乃是治愈自以为是的一剂良药。他不止一次地对部下说:“我觉得自己是公司里最差的人,无论年龄、记忆力、体力等方面都远不比年轻人,但最差的自己既然当了领导,为实现经营理念,只有恳请大家来指导工作, 舍此别无他法。”华为“精神教父”任正非,经营中注重发挥集体领导作用和下属员工的积极性、创造性,多次拒绝政府和社会给予他个人的褒奖,他多次表示,荣誉属于领导集体和全体华为员工,只给他一个人不符合企业的实际,他的谦逊,作为一种持久的精神力量,感染着每一个华为员工。

  管理大师吉姆·柯林斯在《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中将经理人的能力分为五个层级,第一级是个人能力;第二级是团队技巧;第三级是管理能力;第四级是传统观念上的领导力;第五级是除拥有前四个层级的所有技能外,额外具有的一种“超常能力”——一种谦逊的品质与坚定的职业意志。这些人大多不愿抛头露面,不接受阿谀奉承,愿意舍弃私欲、付出一切使公司变得更加杰出。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自我或没有个人私欲,而是说他们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公司和公司的伟大前途;他们从不谈论自己,他们常常乐于谈论公司和其他经理所做的贡献。第五级经理人所具有的正是老子倡导无私、谦卑、利他等理想人格必备的品质。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拥有这种品质的企业家,在未来中国和未来社会中将会越来越多!

  (下)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