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多元化 娱乐化 大众化
观中国电视综艺节目40年

  综艺节目是万花筒,它上演着社会生活百态,从《综艺大观》中的小品剧创作,到《正大综艺》的“世界真奇妙”,从《幸运52》中李咏的金光闪耀,到《非诚勿扰》中孟非的诙谐幽默,40年间,国人向往多样生活,需要多样娱乐;综艺节目更是反光镜,它反映着不同时代、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的文化需求和心理诉求,从明星表演到知识普及,从大众选秀到明星养成,从文化传播推广到传统知识比拼。不同时期的综艺节目,都是社会再现,也记录着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电视综艺之春

  改革开放五年后的1983年除夕,《春节联欢晚会》首次在央视播出,电视综艺节目宣告诞生。在电视机尚未普及的时代,国人拥有了通过荧光屏满足文化消费的途径。

  1990年3月,《综艺大观》诞生,在一个时期,它几乎是唯一的综艺节目。节目不仅综合了各艺术门类,还定位于各层次、各年龄段电视观众。每周,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旁观看《综艺大观》,一时成为风尚。

  《综艺大观》给观众留下诸多美好回忆:片尾曲《今宵情》家喻户晓,郭达、潘长江等小品演员在节目中崭露头角,倪萍、周涛、曹颖等主持人出自其中。有人说,《综艺大观》像是春节晚会的试验田。倪萍正是从节目走向春节晚会;周涛也是从其手中接过接力棒,许多春晚爆款节目都从此诞生。

  无独有偶, 1990年4月,另一档综艺节目也宣告诞生。《正大综艺》从诞生之日,就与《综艺大观》有着不同的定位和取向,立足于介绍各地风土人情。“世界真奇妙”、“五花八门”、“名歌金曲”三个栏目,以世界各地的旅游文化开始,用猜谜形式向观众介绍世界各地的风光、习俗、名胜、趣事。“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的口号,《爱的奉献》主题曲,姜昆、杨澜、赵忠祥、程前、王雪纯等名嘴名脸……构成了一代人的集体回忆。改革开放十年后,人们对知识的渴求与传媒渠道的稀少形成了强烈矛盾。这一时期,科普图书畅销,科普杂志盛行,就连很多日报、晚报都开辟了知识普及类版面和专栏。刚刚普及的电视节目,自然肩负起知识普及传播功能。

  有高潮就会有低谷,随着时代流转,这两档综艺节目难免走向衰落,以致淡出人们视野。年轻人不再为老气横秋的《综艺大观》买单,不再关注曾经的小品创作;走出国门的国人,也不再需要《正大综艺》来传授知识。

  评论指出:小品创作的衰落,使《综艺大观》不可逆转地走向了被淘汰的结局;《正大综艺》虽历经探索,但也难以挽回不再被时代需要的现状。

  上世纪末,综艺节目创作,对人力、物力、财力等成本要求很高,除央视外,几乎很少有省市级电视台具备足够的实力制作大型综艺节目,这个阶段的综艺节目以明星表演为主, “我演你看”。然而,时代在变,创作需求与表现能力在迅速变化,综艺节目即将迎来又一次变革。

  从明星表演到大众娱乐

  单一的综艺节目模式,呼唤着新变革。

  1998年11月,一档全新益智性综艺互动性节目出现,开启了综艺节目新时代的序幕,李咏登上舞台,成为一个时代综艺节目和大众娱乐的代表。

  不同于以往综艺节目,《幸运52》以场内外互动方式开设,打破娱乐类、知识竞赛类节目界限,融合游戏与知识普及,调动观众参与热情。观众可以和主持人、参赛选手“亲密接触”,场上场下互动不仅可能,而且更加方便。《幸运52》邀请观众担当选手,以智力竞猜和趣味竞赛的方式进行智力比拼,场外观众也可以及时参与其中,并获得奖励。

  2007年,经历开播8周年之际改版后,《幸运52》打造成为升级版的情景互动益智节目,从立意到形式、内容都发生变化。主持人李咏一改金光闪闪的一贯造型,以简约干练的麻辣教师形象登场。坚持益智节目的基本定位,使《幸运52》获得观众认可。知识问答等寓教于乐的形式,普及经济知识,唤起群众对身边的经济现象关注。同时,节目结合娱乐节目与公益事业,以中央电视台的社会影响推动社会公益事业发展,更成为综艺节目负担公益使命寻求发展的一次探索。

  但是,即便自身寻求变革,时代却不能等待,哪怕是稍显缓慢的脚步。2008年10月,央视经济频道改版,《幸运52》停播,《幸运52》彻底成为记忆。

  庆幸的是,随《幸运52》而来的,不仅有综艺节目的全国性普及,更有着从明星娱乐到大众娱乐的改变。

  上世纪末,多个省级卫视频道结构重组,频道资源的丰富为综艺节目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诞生于地方电视台的《快乐大本营》《欢乐总动员》《超级大赢家》《快乐大转盘》《开心辞典》等新生综艺节目的出现,代表综艺节目进入了崭新阶段。同时期起步的娱乐产业,为明星游戏节目、观众互动乃至新生的综艺模式提供了大量演艺资源。这些节目也不再单一地呈现明星的表演内容,而开始更多地寻求互动。

  《欢乐总动员》中,“超级模仿秀”板块浮出水面,为观众提供了展示窗口,代表综艺节目新时代的构想成为现实,“平民秀”概念开始在电视屏幕上萌生。而在此时,真人秀节目在全球风靡,为国内综艺节目提供了范本。

  2004年,湖南卫视和上海东方卫视分别推出综艺选秀节目《超级女声》、《我型我SHOW》,宣告全国范围的选秀类综艺节目到来。湖南卫视2005年的《超级女声》、上海东方卫视2006年的《我型我SHOW》和《加油!好男儿》把这股潮流推向全国。

  紧接着,《梦想中国》《红楼梦中人》《绝对唱响》《舞林大会》《非常有戏》竞相出现。观众的参与热情高涨,从此,明星不再是综艺节目的唯一主角。综艺节目的变迁开始变得更为多元。

  流量之争与原创之争

  从明星娱乐,到大众娱乐,随着文化市场的繁荣,文化需求扩大,综艺节目的演变沿着多元化、娱乐化、大众化的清晰线索发展。

  2015年底,国内选秀综艺节目出现了一种新模式:偶像养成。TFBOYS、SNH48等团体迅速走红,偶像团体的市场价值被进一步放大。偶像团体的养成迅速成为资本竞相追捧的焦点,偶像养成类节目也炙手可热。

  但中国式偶像养成却面临困境:揠苗助长,偶像难“养成”。一些综艺节目被指缺乏原创精神、热衷于从国外引进版权,有些节目甚至干脆放弃创新,直接跟风,嫁接某类成功节目,变装出新节目。同时,国产综艺节目生命周期短,超过三季的寥寥无几。偶像养成类节目播出周期一般在三个月,如果收视不好即宣告截止。但偶像养成却是个长期过程,主创团队的短视,也让这一类节目先天不足。

  如果说选秀、偶像养成类节目火爆,让业内意识到模式的价值,《爸爸去哪儿》则提供另外一个思路。韩国节目《爸爸去哪儿》取得成功后证明:当把家庭现象、社会问题当作节目主题,会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上升为社会话题。所以《爸爸去哪儿》之后会出现许多关于亲子关系的节目,内容可以变革,而结构具有可复制性,《爸爸请回答》、《爸爸回来了》、《带上爸妈去旅行》、《妈妈听我说》等迅速出现,然而,入场混乱难免良莠不齐。

  岂止是偶像养成和亲子、相亲节目,诸多综艺节目之所以叫座之后,社会评价一般,并非内容与题材不合时宜。而大多因为定位与制作机制的缺陷。在大众娱乐时代,题材内容只要不逾矩,就无可厚非。现有的大量收视率和社会影响,就说明其拥有大量的市场,满足着大量观众的娱乐文化需求。中国文化市场同样拥有人口红利:我国人口众多,只要符合百分之一的胃口,就能够迎来超千万级别的流量,这是很多国家和地区无法相比的。试想,在人口只有数百万的国家,如果文化产品粗制滥造,是否还能够得到相应的市场成绩?

  因此,国内一些综艺节目,只要简单模仿,只要粗糙制作,无需精心策划,就能获得“成功”。于是,偶像养成类节目,只求3个月流量,而无需关注偶像是否在艺术上真正能“养成”。选秀类节目,只要能带来观众,无所谓技艺是否精湛。更严重之处在于,目前拥有超高收视和影响力的节目严重依赖“全明星阵容”,背后的资本力量已经成为节目内容的主导。电视台迫于“收视率”压力,不得不邀请明星加盟,明星价格水涨船高,又迫使电视台迫切地需求资本;资本涉足过多,控制创作平台,进而主导内容。由此,一些综艺节目内容取向难免产生偏颇,综艺节目成为大广告之时,格调、内容也就无从谈起。

  于是,流量之争与创作之争的背后,是综艺节目从“内容为王”到“制作为王”,以致“资本为王”的不同取向。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文化需求多元,文化类综艺节目逐渐浮出水面,《汉字大会》《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一本好书》进入视野,成为娱乐节目以外的新选择,它们凭借自带的文化光环,吸引着粉丝。文化类节目正在满足着一部分需求,逐渐占领阵地的同时,一定程度上引领着发展、变革的轨迹。

  综艺节目正面临的是新的全局变革还是多元化道路中的一极,有待时间的验证,但多样发展,必将衍生出破局之道。中国综艺节目历经数十年变迁,正又一次站在变革的起点上。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