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庆祝改革开放40年】守护文化根脉

  策划人语:文化遗产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根与魂。保护、传承文化遗产,就是守护民族和国家过去的辉煌、今天的资源、未来的希望。2014年3月2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重要演讲时说," 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在不断探索中,初步建设了符合国情的法律体系,建成了完善保护管理体制,文化遗产保护取得突破性进展。

西安兵马俑 寅明 东方IC

  改革指引着前进的方向,文化遗产标示着我们从哪里走来。

  改革开放40年来,国人对文化遗产的保护,经历了懵懂、求知,从不懈努力到制度建设。在不断探索下,初步建设了符合国情的法律体系,建成了完善保护管理体制,进而,一大批文化遗产得到妥善保护,继续讲述着往昔。

  “打游击”的工作状态

  1978年,改革春风吹遍神州之时,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正翻开新篇章,相关制度、保护工作逐步走上正轨。但当经济社会变革日新月异之时,人们对文化遗产的认知未曾普及。在大规模城乡建设中,一些遗迹、旧址,还没来得急调查研究与建档认证,甚至没留下清晰影像,就倒塌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而即便是众所周知的文化遗迹,也面临着缺技术、缺人才、缺资源的困境。

西安兵马俑 寅明 东方IC

  此时,中国的文物保护者们,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与事业,也坚守着自己的职责和梦想。

  在上世纪80年代的甘肃敦煌,没有科学系统的规范程序指导,也没有现成的研究经验和保护技术,针对敦煌壁画的保护工作还处在抢救性修复阶段。壁画褪色、脱落,而人们对壁画病害形成原因认识不足,保护工作进展缓慢。

  陕西西安,早在1975年,国务院就决定在兵马俑遗址上建博物馆,而到了1978年,遗址附近仍然一片荒凉,它更像是一个考古工地——黄土覆盖着淤泥,考古现场的供电时有时无。改革开放后,1979年10月1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开馆,一号坑对外开放,经过四年筹划,这些兵马俑才重见天日。兵马俑研究专家吴永琪回忆说,“很原始、很粗糙,还没有科学修复理念”。

  在河南偃师,从1959年二里头遗址开始发掘,工作队一直租住在当地村民的房子中,不仅充当工作队员生活场所,也是临时库房。发掘出土的文物整理工作一直在进行,“很长时间里一直处于‘打游击’的状态”,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二里头工作队队长许宏这样总结说,“考古队员们住的床下就放着发掘出土的人头骨”。不仅如此,有时房东退租,或者要去别的村发掘,搬家是常事。

  刚刚起步的经济社会改革大潮中,文化遗产保护在艰难中探索。

1984年洛阳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镶嵌绿松石铜牌饰(夏) 张庆民 东方IC

  理念和方法的进步

  很快,全国的文物保护工作引起了高度重视。

  1982年11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面世施行;1987年,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通知》。加强文物保护、促进科学研究有了基本的制度保障,人们的保护意识正在构建。

  1988年,二里头遗址被正式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现场建起了正式工作站。在此后几年里,考古专家在这里宣布了更多重大发现: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最早的宫城,最早的多进院落大型宫室建筑,最早的中轴线布局的宫殿建筑群,最早的封闭式官营手工业作坊区……由此,研究人员确认了二里头是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最早的具有明确城市规划的大型都邑,确立了二里头遗址作为中国文明史上最早的王朝都城遗存。文化遗产的重要价值得以彰显。

  此时,引入国际先进经验也成为趋势。1989年,敦煌研究院和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合作,通过对莫高窟周边风沙规律的研究,找到壁画保护治理方法,有效防止了风沙对洞窟壁画的危害。1997年,他们再次合作,探索出空鼓灌浆和壁画脱盐的修复技术,解决了长期困扰壁画保护的技术难题。这一进步,标志着我国文物保护在理念和方法上的发展。由此,文化遗产保护与科技创新密不可分。

1980年陕西省临潼秦始皇陵封土堆出土秦始皇陵铜马车铜铸像 王商林/东方IC

  上世纪80年代初,秦始皇陵封土西侧曾出土了两乘大型彩绘铜车马,一号铜车马残破1338片,断口1459个,破洞61处,所有部件几乎无一处完整。研究人员细致严谨的保护工作离不开科技力量介入,1988年5月1日,两辆铜车马修复完成并联合展出。“秦陵一号铜车马修复”和“秦兵马俑彩绘保护技术”分别获得了1997年和2004年的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而在此后几年内,一些“藏身江湖”的文化遗迹也浮出水面,受到科学、妥善的保护。上海新天地在上世纪末探索了保护新路,保留石库门原有风貌,同时赋予其商业功能,把深藏上海历史文化的老房子改造成时尚、休闲文化娱乐中心;同样,在上世纪90年代,河南新郑市人对黄帝故里进行多次整修、扩建和改造。2002年、2007年两次大扩建,形成现在的黄帝故里景区。我国的文化遗产保护探索出了新路。

二里头遗址位于河南省偃师市二里头村,为学术界公认的中国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王都遗址 Adrian Bradshaw/东方IC

  建立制度保障

  随着遗产保护观念深入人心,人们对遗迹、旧址的认识,已不仅是国家挂牌的“文物保护单位”,而是刻录着民族历史的文化遗迹。趟出的新路需要更完善的制度保障,制度框架又保障着未来的保护工作。

  此后,中国文化遗产保护迎来高速发展,相关制度也加快推出的进程。2005年《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出台,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六月第二个星期六为中国“文化遗产日”;2006年9月20日,《长城保护条例(草案)》审议并通过,草案坚持坚持科学规划、原状保护的原则,制定了长城保护具体规划;2007年5月,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正式启动,时间长达5年,内容以调查、登录新发现的不可移动文物为重点,同时对已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复查;2010年7月,国家文物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发挥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作用的意见》,群众广泛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中得到肯定与鼓励;2015年4月24日,2017年11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作出多次修改,不断完善。

1988年洛阳唐墓出土的彩绘陶马与驯马俑 张庆民 东方IC

  在这样的氛围中,文化遗产正发挥着更大价值。2010年,来自陕西咸阳的一号铜车马来到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展出,同时,通身彩绘的绿面俑去德国展出,再现了中国文化遗产的魅力;2017年6月,二里头遗址博物馆奠基,计划于2019年10月建成,届时,它将成为全国大遗址保护、展示和利用的示范区,同时也成为中国早期国家形成和发展研究展示中心,夏商周断代工程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展示基地。

  习近平总书记说:“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文物工作作出系列重要指示批示,将“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纳入努力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文物保护利用之路的战略部署中。李克强总理在批示中也要求:“要积极动员各方力量,努力形成全社会参与文物保护的新格局。”40年的不断努力,已使我们建立起一支保证文物事业得以持续发展的专业人才队伍,走出了一条符合国情的文物保护利用之路。中国的文化遗产在精心呵护中,讲述着魅力中国故事。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