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B站”钟声敲醒了谁

    3月28日,中国视频网站bilibili哔哩哔哩(被网友称为“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该网站首次公开募股发行4200万份美国存托股票(ADS),募集资金规模约4.83亿美元。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及摩根大通为此次IPO的主要承销商。该网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表示,此次上市筹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提升网站基础设施、激励内容创作者以及招募更多人才。

    有统计显示,成立于2009年的哔哩哔哩,截至2017年底,月度活跃用户数量已超过7000万,其中近82%的用户为“90后”与“00后”。是什么让一家专门经营年轻群体视频内容,深耕二次元文化的网站迅速崛起?如何在视频网站战场中厮杀出属于自己的阵地?“B站”上市的钟声,又敲醒了谁?这些问题,值得探讨。

东方IC

    “错位竞争“之道

    bilibili网站于2009年6月创建。区别于其他视频平台的是,它以动漫为主要视频内容,主要服务年轻群体,并开创了悬浮于视频上方的实时评论功能“弹幕”。该网站董事长陈睿认为,“B站”标志性的文化内容,首先一定是动画。在“B站”里看动画,一定是弹幕满天飞,有一种看不见画面的感觉。因为“弹幕”在“B站”不仅是一种功能,它更多的是用户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大家通过看到“弹幕”,会感受到一种群体看视频的氛围。

    动漫源自二维平面漫画,因此动漫社群也被称作“二次元”群体。“B站”紧密依托“二次元”群体,创建成为国内重要的“二次元”社区和视频分享网站。

    不管从内容数量还是用户数量看,“B站”尚不能并肩爱奇艺、优酷、土豆这类大型视频网站,何以令其在强手如云的视频领域立足?陈睿认为,在“B站”上,年轻人的用户数量与那些大型视频网站是差不多的。

    由腾讯统计的一份“B站”用户年龄比例表中,0到17岁的用户占绝对主流,接下来是18到24岁的用户,25以上的用户加起来不到10%。

    “B站”自己的线下调查也发现,在北上广的大学生和中学生里面,“B站”的用户超过50%。因此,“B站”从一开始就聚集了国内大量年轻的动漫爱好者,几乎所有的国漫作品都会在“B站”发布。

    而其他大量互联网企业,往往将目标用户圈定为“70后”“80后”的主流消费群体。错位竞争的格局,成了新生企业的立身之道。

    作为视频平台,网站往往不是内容生产者,但“B站”为创造内容的人提供服务和平台,连接UP主(视频内容上传者)和用户(视频内容收看者)。这是陈睿对“B站”的准确定义,也是“B站”从成立到现在的七年间始终坚持在做的事。

    用特定内容,服务特定群体,“B站”一直在做着专业精深的选择。不仅如此,还在不断进行多样化尝试。比如,购买《我在故宫修文物》版权,放在纪录片频道中供用户收看。更有消息传出,“B站”正寻求和央视合作,将这部纪录片拍成大电影。

狼心陈 东方IC

    新媒体中的传统分子

    很多用户选择“B站”,往往因为两个因素:一是免费会员不用费时看广告;二是分类清晰,能够迅速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必复杂海选。

    片头广告的存在,一直是视频网站用户心中无法摆脱的障碍。要么付费提升会员级别,减短或跳过广告;要么直接看收费内容。免广告看视频,除了在“B站”,很难找到第二家。

    依靠视频内容插播广告,与传统电视媒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盈利方式可谓简单粗暴。如今,各大视频网站广告越来越长,甚至在视频中途加播广告,令诸多用户苦恼。如果能在“B站”找到视频,那为什么还去其他网站看广告呢?

    除此之外,“B站”页面设计间接清晰,也没有过多静态广告“袭扰”,分区明确,给用户带来清爽感觉。

    早在前些年就有人提出,所谓互联网企业,不仅是要架构在互联网之上经营,更需要互联网思维。而在内容中设置广告位,实在算不上高明,更遑论“互联网思维”了。

    放弃视频广告,意味着放弃了一大块收入来源,由此却挣得了一大批用户数量,其中得失,只有经营者自己知道。 经营企业,梦想需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B站”盈利方式不完全依靠广告,而是开拓包括游戏,直播,番剧承包,UP充电提成,淘宝周边店,“弹幕”付费频道等诸多盈利领域。

    提及专业分类,“B站”有着与其他视频平台完全不同的面目。在众多数视频网站中,用户往往有这种体会:明明找一个特定视频,却不得不打开三五个视频逐一筛选。这与翻阅一大摞报刊杂志寻找一小段文字,难度区别只是五十笑百而已。潜藏其中的互联网体验何在呢?内容资源鱼龙混杂,没有特色,是大多数视频网站的集体面目。而“B站”从动漫起家,围绕动漫、年轻群体扩展视频内容。而非一股脑地“包罗万象”。

吕建设 东方IC

    “从一到万”的囧途

    依托互联网开办的创业企业,大多会经历这样的模式:初创时期专精一两个领域,而后扩大经营内容,从专精动漫,到辐射年轻群体的视频内容;或从拼车平台,演变为差异化智慧出行平台。

    在“从一到万”的过程中,每家企业或主动、或被动地沿着一定脉络演进。有些尽管经营领域丰富,产业链上下游齐全,但没有脱离自身初创本意与经营风格,而一些企业,则从初创时期的专业且有特色,过渡到成熟后的混杂而油腻,有些甚至因此断送了前程。

    1999年,凭借5000万美元的融资,曾经风靡一时的亿唐公司etang成立,并打出了 “今天你是否亿唐”的广告语,亿唐想做一个针对中国年轻人的包罗万象的互联网门户。好景不长,2000年年底,亿唐仍然无法盈利,转型也一直没有取得成功,不久之后,亿唐公司只剩下空壳。在创业之路上,缺乏清晰定位,没有仔细研究,不能帮用户解决实际问题。2009年5月,etang.com域名由于未续费被公开竞拍,最终被以3.5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

    “从一到万”的路上,也并非没有成功案例。反观制造业领域,1887年成立的雅马哈公司从制造音叉起家,业务逐渐扩展到钢琴、电子琴、合成器等键盘乐器,铜管、木管等管乐器,小提琴、大提琴等弦乐器,以及所有打击乐器。在乐器生产基础上,又涉及音响元器件,音效芯片、声卡、影音处理机器、专业音响机器、半导体至电子产品、防音工程等。在其成立半个世纪之后的1955年,又成立了雅马哈发动机公司,潜心研制内燃机产品。与之相似,西门子、铃木、LG也都以经营领域众多而闻名,但其共同特征,就是漫长的发展历史、谨慎的拓展历程以及紧贴专业特色进行的业务拓展。

    尽管互联网时代,企业生命周期的更迭换代速度加快,但与传统行业相比,仍会有共通之处。互联网经济早已不是投资就有回报,开办就能挣钱的时代。网络创业,更不单是融资、上市才是成功的标志。技术风潮过后,技术被迅速传播并广泛运用,说到底,还是拼内容,拼服务,拼理念。

    “B站”上市钟声敲响之后,互联网文化平台,期待着一次风格转变。

    策划人手记

    互联网文化平台的制胜之道何在?日前,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的中国视频网站bilibili哔哩哔哩(被网友称为“B站”),给出了自己的答案。“B站”最初是一个由ACG激发的内容社区,现在发展成为国内领先的以二次元为属性的在线娱乐世界。用特定内容,服务特定群体,再加上不靠插播广告赢利的独特商业模式,“B站”探索出了“错位竞争“之道。

    然而,截至北京时间4月3日,“B站“股价破发不止,并不如人意。无独有偶,同期在美国上市的爱奇艺的境遇更加“悲惨”。该公司上市当日,开盘价18.2美元,略高于18美元的发行价,但当日收盘15.55美元,比发行价低了13%。尽管如此, 券商人士依然认为,中概股上市首日破发并不罕见,只要公司赢利保持稳健增长、业务有发展亮点,海外市场终究会给出公正估值。

    时下, 互联网经济早已不是投资就有回报,开办就能挣钱的时代。网络创业,更不单是融资、上市才是成功的标志。技术风潮过后,技术被迅速传播并广泛运用,说到底,还是拼内容,拼服务,拼理念。“B站”能走多远,依然取决于在差异化竞争的道路上,步伐有多大。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