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讲述第四套人民币的故事
  第四套人民币部分券种即将退市,尽管它已隐身数年,但真要彻底离开了,还是有些不舍。此时此刻,那些有关第四套人民币的林林总总,那些承载着记忆的一幕幕历史,历历在目。

  诞生背景:改革开放新需求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迎来改革开放新时期,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进入快速发展新阶段。这一时期,市场空前活跃,体现在金融市场,最突出的特点是货币的流通需求量大幅度增长。再加上第三套人民币在市场流通时间较长,版面陈旧,假人民币时有出现。与此同时,我们的印钞防伪技术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有了新成果可以利用,包括外国新的印钞防伪技术也可供借鉴,印钞专用设备也有了长足发展。综合各方面因素,出于防假反假需要,出于适应新形势发展、展现改革开放新成就的需要,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进行第四套人民币的研发工作。

  这项工作从1978年开始着手设计,一直到1985年方案经过国务院原则批准而结束。需要说明的是,很多文章或资料在介绍到第四套人民币时总是把上限伸展到1967年。这种延展从大的方面说是没有原则问题的。但从专业研究角度看,还需作进一步划分才显科学合理。

  我们通常把第四套人民币设计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67年至1977年,历时十年。第二阶段为1978年至1985年。为何如此划分?因为两个阶段的设计在实质上完全不同。就设计指导思想、主题内容和艺术风格来讲,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而且就目前见到的第四套人民币进行分析,它的上限实际上就是从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至于第一阶段的设计,我们通常叫它“文革品”设计。这一点在研究这段历史时,应当理清,不可混淆。

  设计思想:各族人民大团结

  一个国家的钞票,是传递政权思想和政权性质的最有效载体。钞票呈现的画面、形象、内容,体现着制造者的智慧和想象,是制造者对其拥有政权性质的形象表述。相比较艺术风格、防伪技术手段而言,在钞票这个更广泛的媒介上,体现出制造者的思想更为重要。这个思想和内容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钞票主题,第四套人民币设计首先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

  据史料记载,这套人民币设计之初曾经确定的主题是:四个现代化及社会主义建设伟大成就。而当1978年11月由五位美术专家罗工柳、周令钊、侯一民、陈若菊、邓澍组成的专家组受邀进入印钞造币行业进行钞票设计时,他们提出:我们要换一个思路看问题。现在设定的这个主题是有问题的。它只是一个目标、一个追求,没有可以承载的具体形象。而且,在票面上要反映的东西太多,很容易随着时间推移落后于时代。

美术专家侯一民、邓澍夫妇主要负责第四套人民币人物形象素描稿的创作。

  在那个时间段里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及全会,与会议确定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思想,无疑给美术专家和设计人员在设计中寻找新的更高、更广阔的视野提供了条件和指导。美术专家提出:思想再解放一点是当前设计工作的关键。经过对照文件学习,他们一致认为:票面主题内容,要以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性质等永久性的内容为题材。只有这样才能做到适合不同时期的政治形势、中心任务、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及先进科学技术广泛应用的需要,才能解决好钞票图景、人物、机器、建设成果的先进与落后、想象与实际的矛盾,有利于保持货币的特点,不受时间的限制和各项政治中心任务的影响。

  经过反复研讨、修改,最终大家一致认为: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表现民族团结是我们国家永恒的主题,这个主题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因此,他们将第四套人民币的主题就定为“民族大团结”。这个大主题不仅表现了在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等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推动下,社会主义建设步入了新的历史时期,而且还反映了五十六个民族团结一心、共同建设伟大祖国的主旨思想。

  在根据设定的主题选择相应券种表现时,还有一段值得记述的史实。就是第四套人民币两个最大面额伍拾元券和一百元券的曲折诞生过程。

美术专家周令钊、陈若菊夫妇主要负责第四套人民币的整体布局和设计安排。

  据史料记载,在最初人民币设计时,美术专家曾经提出要设计伍拾元券、一百元券,但是方案上报到国务院以后被否定了。因此当时的最大面额只有十元券,并且已经按照人物系列风格要求制作完毕。但随着改革开放形势深入发展,国家根据形势需要,决定恢复伍拾元券、一百元券的设计。这给美术专家和设计人员带来了巨大压力。因为当时在最大面额上已经用上了汉族和蒙古族的人物头像。再往上已经没有可利用的了,而钞票人物形象的系列风格又不能违背。在此期间,美术专家也是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在经历了一番曲折之后、受新中国成立三十五周年天安门游行队伍中高举的宣传牌的启发,提出了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四位伟人头像和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头像分别设计在一百元券和伍拾元券票面上,这样做既符合了第四套人民币民族大团结的主题思想,也保持了钞票人物系列风格的一致性。这样的方案也很快得到了国务院批准。

工人固定水印头像

毛泽东固定水印头像

  防伪技术:多个历史第一次

  钞票主要构成要素为:主题内容、艺术风格和防伪技术。如果说前两个是以展示成果、宣示思想为主,那后一个就是以防止侵害、保护自身为主。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特别是在现代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两者更要协调统一、相互推进。

  第四套人民币在防伪技术方面取得了重要突破。主币均采用水印防伪技术,其中一元券、五元券采用的是方圆古钱四方连续水印和国旗五星满版水印;十元券采用的是陕北农民形象固定水印;五十元券采用的是炼钢工人形像固定水印;一百元券采用的是毛泽东侧面浮雕头像固定水印。使用人物头像水印,是我国钞票纸生产工艺的一大进步。

雕刻大师苏席华承担了第四套人民币三个最大面额正面主景的雕刻。

  在纸张中加入安全线,也是大面额钞票纸主要的防伪措施。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境内外犯罪分子相互勾结伪造大面额假币,我国出现了第二次制售假币的犯罪高峰。为此,1990年版一百元券、五十元券增加了金属安全线,大大提高了人民币防伪能力。

  运用手工钢版雕刻技术雕刻钞票正面主景既是防伪需要、也是一种艺术再现。钢版雕刻技术被称为“美丽的金属版画艺术”,自1908年从美国引进到中国北京的度支部印刷局。一直到今天(第一至五套人民币的设计印制),钢版雕刻技术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北钞手工钢版雕刻大师苏席华,在第四套人民币的正面主景雕刻中表现出了高超的技艺和炉火纯青的艺术魅力。一人承担了三个大面额钞票(十元券、伍拾元券、一百元券)的正面主景人像雕刻,继雕刻大师吴彭越之后,再次创造了运用钢版雕刻技术,一人独自雕刻多种面额正面主景的奇迹。

  此外,在钞票印制中使用了多种防伪油墨,如无色荧光油墨(一种无颜色但在紫外光照射下能发出明亮荧光的油墨)和磁性油墨(需要专门的仪器才能检测出来);在制版和印刷工艺中采用了手工雕刻凹版印刷、对印技术和凸印号码技术等。

  上述这些先进的印刷工艺和新型印钞材料的采用,大大提高了第四套人民币的防伪性能,标志着我国印钞技术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由于高新技术的应用,也使这套钞票创造了历史上的许多第一:第一次使用党和国家领导人形像做钞票正面主景。这些形象被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熟悉,加之使用先进的钢版凹印雕刻技术雕刻而成,因此具有较高防伪性能;第一次使用多民族人像,七个券种共有十四个民族人像,体现出中国民族大家庭的团结;第一次印有盲文面额数字,便于盲人识别,充分体现了国家对残疾人的关怀;第一次采用磁性油墨、荧光油墨,大大增加了高科技防伪手段,使检测工具代替了人的主观判断,为鉴别钞票真伪提供了科学依据;第一次采用全埋式安全线,有效提高了防伪水平。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