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永不褪色的印记
记东北地下党红色银行家巩天民与志城银行
  在沈阳市中华路上,坐落着一座造型独特、设计精美的欧式建筑。灰色的楼体在周围现代建筑中并不显眼,但却透露出一种无法掩饰的历史沧桑,放佛在向人们述说着曾发生在这里无数感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它就是由中共地下党员、东北红色银行家巩天民创办的志城银行旧址。
  作为我党在日伪统治区最早控制的一家民族资本股份制银行,志城银行从成立第一天起就在共产党员巩天民领导下,同日本侵略者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谱写了一曲曲金融人为共产主义信仰义无反顾、舍生忘死的壮丽诗篇。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前夕,记者走进这栋历经岁月洗礼,曾见证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进行疯狂金融掠夺的建筑,拂去历史尘埃重温那段红色往事,更加深切缅怀我党老一代红色金融家那永不磨灭的丰功伟绩。
  挺起民族资本的脊梁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全境迅速沦陷。为全面统治东北政治、经济,更便捷地掠夺财力、物力,日本侵略者以东三省官银号、边业银行、吉林永衡官银号、黑龙江省官银号等4家银行为基础组建了伪满中央银行。在强占东北全部公办金融资产后,日本侵略者又将魔爪伸向民营金融资产。1933年11月,伪满政府颁布《私营银行法》,将运营资本金提高至最低40万元,企图让私营钱庄或私人银行因资本金不足而退出。
  当时在沈阳由晋商曹家控股的渊泉溥、富森竣、咸元惠、义泰长、锦泉福等5 家钱庄都要停业整顿。由于日军侵占,以前放出的贷款全部成了“死账”,而向官银号的借款因伪满中央银行接管必须要还,致使5家钱庄谁也达不到最低资本金要求。在这生死抉择的危难时刻,中共地下党员、奉天“贷业同业公会”主席巩天民与5家钱庄老板商定合并,决心在中国的土地上办中国人自己的银行,坚决抵制日本侵略者渗透。
  在巩天民的机智周旋和交涉下,合并后的5家钱庄终于取得营业许可,并将新银行定名为“志城银行”,取“众志成城”之意。然而,未如愿的日本人并不善罢甘休。1938年12月,伪满政府又制定《新银行法》,要求在哈尔滨、长春、沈阳开设总分行的私营银行资本金不低于100万元。因志城银行始终高举民族资本大旗,得到了众多民族厂商支持,资本金很快增加到100万元,再一次破灭了敌人企图。
  1942年7月,随着日本侵华战场扩大,日本侵略者在东北沦陷区又强行推行“强化整备”措施,限定总资产必须达到1000万元以上方可成立银行。这时的东北已没有一家民族资本银行能达到此要求。为抱团取暖,志诚银行争取同是民族资本的奉天实业银行并入,使资本总额达到1200万元。此后,日本侵略者又要求公开发行股份,企图通过高价收买股份控制银行。但在巩天民领导下,志诚银行的股东们谁也不出卖股份,敌人阴谋始终没能得逞。
  地下党的秘密情报站
  巩天民领导着志城银行,一方面同日本侵略者开展“货币战”,一方面将志城银行建设成我党在沈阳的地下情报站。1938年,中共党员张为先受组织委派到沈阳秘密开展工作,巩天民将其安排在志城银行当监事,并与沈阳地下党负责人丁宜成立了“觉社读书会”。巩天民利用银行家身份,与伪满大臣和日本财团频繁接触,还借奉天商会组织观光团到华北各地搜集情报,最后通过张为先传递给上级党组织。
  据辽宁党史研究室档案记载,1941年秋,一封特殊电报送到了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手里,要求一周内摸清日军中将山下奉文的去向。当时纳粹德国包围了苏联首都莫斯科,斯大林欲调驻扎在远东的机动兵力增援,又怕日本关东军趁机从东北入侵。而山下奉文作为日军重要将领即将接受新的任务,日军究竟南下还是北上成为斯大林最关注的情报。
  任务很快转到志诚银行,经张为先和巩天民研究,决定交给“潜伏”在伪满洲国总理府的张绍纪完成。张绍纪是伪满大臣张景惠的小儿子,早年在日本参加“东京留日青年救亡会”,回国后积极为我党收集情报。接到任务后,张绍纪以学习为名,每天到父亲办公室查找文件,很快发现了“山下奉文辞职回国”、“日军精锐南下集结”两份重要情报,并立即送到志诚银行,再由张为先转给单线联系的上线何松亭。一星期后,斯大林果断将远东地区苏军调往莫斯科,最终取得了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
  在巩天民领导下,志城银行一次又一次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不仅传递了大量重要情报,还做了大量掩护和转送工作。1946年1月,潘汉年到沈阳领导文化和统战工作,并筹备《新华日报》(沈阳版)创刊。次年7月,潘汉年离开沈阳前往上海,临行前不幸被国民党军统特务发现。巩天民利用志城银行的密室帮潘汉年巧妙躲过敌人的搜捕和追击,并将其隐藏在运钞车中安全送离。1942年3月,中共晋察冀分局社会部许建国、周梅影夫妇潜入沈阳,他们将“觉社”、“东北青年救亡会”合并为“晋察冀边区政府东北救亡总会”,即中国共产党东北支部的前身,领导机关就设在志城银行。
  潜伏一生的忠诚战士
  巩天民是1925年入党的沈阳第一批中共党员之一,但长期以来,他的真实身份并不被外人所知,甚至他的家人包括很多被他帮助过的同志也不知道。他长期以金融名流身份作掩护,在沈阳从事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地下斗争。1945年抗战胜利后,巩天民被东北局社会部批准为中共特别党员,并指示他继续隐蔽党员身份从事地下工作。
  1947年1月,因叛徒出卖,巩天民、张为先、郭尊三等被国民党秘密逮捕。在狱中,面对国民党特务的刑讯和收买,巩天民始终坚守党的机密,采取各种手法同敌特开展斗争,直到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
  巩天民出狱后曾向组织建议公开他的共产党员身份,但中央考虑如继续保持他地下党员的秘密,以民主人士和银行家的身份对工作更有利,他便服从组织安排继续在隐蔽战线上为党工作。巩天民以极大热情号召沈阳私营业者迅速恢复营业,并带领志城银行投入人民怀抱,为维护地区金融稳定作出了重大贡献。他还利用自身优势,积极推动党和人民政府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
  1955年,志城银行被人民银行接管,成为人民银行沈阳分行储蓄部。1956年,巩天民担任辽宁省副省长,分管交通和银行等方面工作,并多次受到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这是巩天民的座右铭,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1978年,78岁的巩天民与世长辞。1984年9月26日,辽宁省政协举行纪念巩天民逝世6周年座谈会,辽宁省委正式宣布恢复他的党籍。原辽宁省委书记郭峰曾找当时中组部部长安子文确认,安子文明确回答,关于巩天民周总理有明确指示:“巩天民是20年代的老党员,负有党交给的重要使命,他以‘资本家’的身份活跃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对敌斗争前沿,发挥着无人能替代的重要作用。”这是周总理对巩天民的评价,也是对他历史功绩的肯定。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