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风起云涌是常态
2019年艺术市场秋拍观察

  近来,2019年艺术市场进入秋季拍卖高峰期。

  11月底,中国嘉德在北京举办的秋季拍卖以25.68亿元总成交额交上第一张答卷,其中3件拍品成交价过亿元,30件拍品成交价超千万元;同时,北京保利秋季拍卖将于12月1日至5日在京举槌,北京翰海2019秋季拍卖会也将于12月11至14日开拍。

  

  1872年马克思亲笔旁注法文版《资本论》

  在刚刚结束的嘉德秋拍中,以2.67亿元成交的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2.05亿元成交的潘天寿《初晴》、1.38亿元成交的李可染《井冈山》成为市场焦点。几乎同时,11月23日晚,常玉《五裸女》在香港佳士得以3.039亿港元成交,再度刷新个人纪录。2019年的艺术市场秋拍中,不同地区、不同拍行的特色愈加明显,不同价格区间竞争逐渐明朗。

  什么是风向标

  在2019年嘉德秋拍中,8件潘天寿作品悉数成交。创作于1958年的《初晴》是其中重头戏。是年,潘天寿接到任务为杭州西湖畔华侨饭店作画。1959年,《初晴》开始悬挂在杭州华侨饭店。由于尺幅过大容易受损,20年后的1979年,一幅潘天寿学生临摹的《初晴》替代上墙,原作从此入库。40年后,这件雪藏已久的殿堂级作品现身艺术市场。

  

  潘天寿 《初晴》

  当潘天寿《初晴》以加佣金超2亿元在嘉德大观落槌成交时,2015年潘天寿《鹰石山花图》竞拍场景仿佛再次清晰浮现,自那时起,潘天寿的大幅作品屡屡现身中国嘉德拍卖,市场热度逐渐提升。

  “大观书画珍品之夜被认为是风向标,但风向标到底怎么定义?常常是通过出乎意料作品的成交和流拍,来说明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 中国书画板块总负责人郭彤说,“曾经在2015年时拍出的李可染《井冈山》和潘天寿《鹰石山花图》,改变了市场成交额和结构。同样事情也发生在2017年春天,当时是创造了夜场拍卖以来的最高成交额,直到现在为止都是最高点”,“大观书画夜场之于艺术市场的风向标意义就是如此”。

  正如郭彤所说,2015年春天现身拍场的潘天寿《鹰石山花图》是很多市场参与者至今难忘的经历。自那之后,潘天寿大量作品涌现,大幅作品屡屡以高价成交。与嘉德大观相似,在愈加成熟的艺术市场中,一些专业拍卖公司、一些拍卖品牌,成为了其所在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各自赛道风向标。

  分赛道的争夺

  同样的拍卖热点,也发生在中国香港。

  10月5日,常玉晚年作品《曲腿裸女》在香港苏富比以1.98亿港元成交,已成为艺术市场“旧闻”。

  11月23日晚,常玉巨作《五裸女》以1.9亿港元在香港佳士得起拍,经过多轮争夺,最终以2.66亿港元落槌,加佣金3.039亿港元成交,超越了1.98亿港元成交的《曲腿裸女》。刚刚创造的常玉个人拍卖纪录,短短一个多月,就被再次刷新。

  这次上拍的《五裸女》创作于二十世纪50年代,是常玉作品在公共及私人收藏中尺幅最大的一幅裸女题材油画。《五裸女》也是常玉裸女油画中,描绘裸女数量最多、且唯一有五位裸女的作品。据相关画册记载,已知的常玉裸女油画一共有56幅,仅有7幅采用站姿,其中两幅创作于1950年代,《五裸女》即为其一。学者陈炎锋在《华裔美术选集——常玉》中说:“二次大战后的裸女画数量稀少,海内外总共十余张。《五裸女》为1955年左右的巨作,深红与亮黄的背景强烈地衬出洁白的人体,摆着各种姿态的‘女主角’,既无上世纪30年代的夸张比例,也不具有写实风格,黑色生涩的线条充分勾出晚期特有的古拙韵味。”

  在北京地区艺术市场中,现实主义题材的现当代艺术作品、大陆艺术家的作品,仍是收藏家的挚爱。这不仅是艺术家活动范围所致,也是艺术群体的社会影响使然。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早已在上拍之前走红网络,其精细入微的描绘,细致到了主人公的毛发和衣服纹理,可谓纤毫毕现,颠覆了油画观者的视觉体验,成为广为传颂的网红之作,被誉为史诗级经典力作,这幅作品在嘉德秋拍中以7015万元成交。靳尚谊《双人体》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史上人体画的丰碑,以6325万元成交,成为靳尚谊作品成交的第二高价。此外王广义、白南准、李瑞年、黄显之、贺慕群等6位艺术家也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

  好作品自然会有好价格

  近些年,人们关注艺术市场,常聚焦于亿元作品,而千万元级别以下拍品,则往往只有实际竞拍群体关注。有时高价位专场屡获“白手套”,而低价位区间则出现相当一部分作品流拍。有人直言“除了亿元之外就没什么可看的”,甚至人们经常用亿元藏品成交的多寡来判断某一场拍卖的成败,或者某一年市场的行情。

  

  傅抱石 《蜀山纪游》

  往往,在不同艺术品价位区间,其代表的是不同收藏投资群体,高端价位作品的竞拍,一直都有新人入场。出于建立私人美术馆或是企业收藏的需求,他们势在必得,往往会创造出更高价格。在拍卖公司看来,艺术市场的“老朋友”们,一直都在市场门口等待,资深藏家无论市场调整与否,只要有好作品,他们都一直在。“好作品谁都不想放弃,自然会有一个好价格”,这是人们对2019年秋拍的普遍感受。

  但在近现代书画板块拍卖,藏家和市场对于2000万元至亿元之间的拍品接受度并不那么高,甚至出现了一些价格区间断档。反而,在2000万元至3000万元区间,保持了一定热度。齐白石晚年作品《九秋图》,以2645万元成交;吴昌硕十二开的《花卉清供册》,谢稚柳、陈佩秋伉俪的《竹禽图》,傅抱石的《蜀山纪游》等,均在2000万元至3000万元区间成交。这种现象,一方面来自经济压力,另一方面来自对艺术市场调整的观望。

  中国嘉德董事总裁胡妍妍表示,市场风起云涌是常态,坚持自己、笃定前行是心态。从长期市场建设与发展看,艺术没有止境,事业永无终点。一次拍卖会的结束,也是另一次出发的起点。

  实际上,一个成熟的艺术市场,不仅是有多少上亿元级别的成交故事,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成熟投资者和收藏家参与其中,市场秩序不断健全,社会艺术氛围逐渐浓厚,从而推动总体市场更加稳健、高效与健全。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