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红色钱币见证革命历史 吴愚谈红色钱币收藏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也是人民币发行70周年。追忆革命与改革的经历,收藏红色钱币,尤其是人民币,成为对党领导中国革命、改革历史的重温与学习方式。资深收藏者吴愚,从上世纪80、90年代起,留心红色钱币收藏,在不断完善收藏体系的同时,也积累了针对红色钱币收藏的诸多理念。近日,《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吴愚先生,探寻他红色钱币收藏的历程。

  攻占收藏“制高点”

  吴愚曾长期从事经济新闻的报道工作,工作之余,收藏钱币。

  上世纪90年代,他曾在常州市博物馆举办了他个人收藏的历代钱币展览,期间,中国钱币学会在常州举办吴越钱币研讨会。如今退休将近20年的吴愚,说起钱币收藏,精力旺盛。

  吴愚说,“钱币收藏要确定一个制高点,攀登制高点,占领制高点”。

  就现代钱币,尤其是人民币收藏而言,其“制高点”是什么?

  吴愚认为,其制高点有三:其一是第一套、第二套……直至第五套的人民币大全套;其二是连体钞,如第四套人民币四连体、八连体,还有两连体、三连体等钱币;其三是注意对钞王的收藏,例如第四套人民币的整版连体钞,俗称人民币“大炮筒”。

  在关注“制高点”的同时,他强调要特别重视做好孤品、独家品、珍稀品、珍罕品的收藏。

  吴愚说:“千禧龙钞的两连体,各套人民币的‘开门号’‘关门号’‘全同号’和珍稀号段,这些藏品在市场上罕见,因而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今年是人民币发行70周年,首套人民币的珍稀藏品,例如‘牧马图’‘蒙古包’‘瞻德城’等,以及第二套人民币中苏三币‘大黑拾’‘五三版五元’‘五三版三元’币等,也是重要的红色钱币藏品,值得关注。”

  收藏贵在有特色、有思想

  在收藏领域,既要有“高峰”,也要有“高原”。

  在以“制高点”和珍稀品种构建的收藏体系中,吴愚格外强调收藏的“高”“全”“齐”,非常关注第三套人民币的收藏。第三套人民币大全套一般是27张。他花大工夫收藏到了五套连号的大全套人民币。谈到此处,他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欣喜与自豪。

  为了凑齐五套五连号,他在上世纪90年代,花费了五六年时光。在工作之余,他遍访全国许多城市的钱币藏品市场,有时在宁波,有时在昆明,有时在北京,有时在东北。因为过程过于缓慢和艰难,有人劝过他,不要这样收藏了,但他仍旧坚持了下来。一次,他发现一位藏家手中有一百张连号藏品,其中几张就是他所需要的号段。在深入沟通之后,对方理解了他的收藏追求,特地抽出五张连号钞给他。这一追寻过程艰难而缓慢,而成果却令人兴奋。钱币学家戴志强鉴赏他的大三五连号的藏品时说:“这是高人一筹的收藏,是有自己思想、特色的东西。”

  吴愚认为,人民币收藏不仅要有这样的慢功夫,也要不断学习,了解各套人民币的发行历史。例如,第四套人民币全套一般是14张,但结合不同时期的不同版本,14张的基础上应加上11张精品币、20多张荧光币等,真正的大全套可达30到40张之多。他说:“收藏如要达到一定水平,要花费脑筋,要不断向高层次追求!”

  开辟红色收藏新门类

  不仅是人民币,更广泛领域的红色钱币,都在吴愚的收藏和研究序列中。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是党领导的革命进程中,金融事业的重要里程碑,其发行的各类钱币,是革命历史的真实见证。由于纸张等物资匮乏,1926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发行了一批用布印制的钱币,如今非常稀有,是重要的收藏标的。同时,该行也改刻了一批带有“工人”的银币在苏区流通。这些改刻的银币,见证了革命金融的光辉历程,因此也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初期,各抗日根据地、解放区纷纷建立了金融机构,发行过各类钱币。如晋察冀边区银行、陕甘宁边区银行、东北地区银行等发行的纸币,同样具有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

  谈及红色钱币收藏,吴愚认为,也需有国际眼光,关注全球的共产主义运动历史,收藏并研究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发行的钱币。

  上世纪后半叶,民主德国曾发行印有马克思、恩格斯头像的钱币,这在全球的普通流通币历史上并不多见。抚今追昔,这些钱币令人联想到《共产党宣言》中“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的经典描述。此外,苏联在出兵我国东北时使用的苏联红军军用券、苏联普通纪念币大全套等藏品,涵盖苏联数十年间的社会主义建设以及经济、文化、政治等各方面发展历程,是红色钱币收藏不可忽略的一环。

  吴愚说,从事红色钱币收藏过程中,始终怀着对革命先烈的崇敬之情。“没有坚定不屈的信仰,革命不可能取得成功。红色钱币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动力,它让我们认识到,革命的胜利离不开共产党的坚定领导”。如今,这些带有革命、建设、改革、发展印记的钱币被妥善收藏和研究,成为对党领导的金融事业历史的回忆与珍藏。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