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寓之美的真理力量

  编者按 当前,马克思题材艺术创作再次迎来热潮,相关题材邮品创作与钱币集藏也渐趋火热。马克思主义诞生后,马克思文艺思想对文艺发展、美术繁荣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以马克思为主题的艺术创作,也深刻影响着艺术创作的题材源泉。各种艺术形式,在塑造马克思、恩格斯形象的同时,重温他们始终坚持思考并投身革命运动的一生,使大众通过艺术媒介,清晰、生动地感受到鲜活的革命导师形象。从而促使人们愈加坚定地学习其理论原著,继承其思想精髓。

  2018年德国特里尔市当地时间5月5日,一尊来自中国的马克思雕像揭幕,该像高4.6米,基座高0.9米,总高5.5米,这个数字巧妙地对应了马克思的生日。这座雕像由国际知名雕塑家、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创作完成。吴为山介绍雕塑采取行走中的马克思形象,象征着马克思主义的不断发展。

  5月4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作了重要报告。2018年5月5日,迎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美术界也再次聚焦马克思题材创作,《真理的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展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和观众见面,其中由中国美协组织创作的24张巨幅马克思主题的美术作品以崭新的姿态迎接观众。这是继1983年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主题美术创作以后,又一次马克思主题美术创作高潮。

  马克思与美术

  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后,马克思文艺思想对文艺发展、美术繁荣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但马克思本人和美术的联系,一般人了解的并不多。在马克思生前,我们能找到关于马克思本人最早的画像,是1836年马克思在波恩大学参加“特里尔同乡会”的一张石版画,18岁的马克思在画面右起第六人。而另一个,则是1853年一个混进马克思家里的普鲁士警察局密探给警察局打的报告:“马克思确是党的首脑和灵魂。这就是我认为必须给这个人物画像的原因。马克思中等身材,三十四岁,但头发已经开始花白,体魄健壮,脸有点像匈牙利革命家瑟美列,不过脸比他黑,头发和胡须也比他黑,胡子从来不剃。他那双明晰的眼睛闪耀着恶魔般的、凶险的光芒;一下子便使人得出他很有才华,又很有魄力的印象,高深的知识和教养使他无可争辩地凌驾于周围的人们之上……”这当然是一幅文学写实性的 “画像”,马克思时年35岁,但确实画得很像。

郑艺作品《马克思遥望东方》

  在各门艺术中,从已有文献看来,马克思本人更偏爱诗歌、文学,马克思本人对西方美术非常熟悉,在他波恩大学的选课单上赫然就有“现代艺术”这门课,马克思时不时在书信和文章中提到美术家,但他并不讨论美术本身,而是以美术家和美术作品为例说明他自己想说明的事情。显然,在美术方面,恩格斯更有兴趣。这些在米·利夫希茨编辑的《马克思恩格斯论艺术》中清晰可见。1957年前苏联曾经出版过由米·利夫希茨编辑的《马克思恩格斯论艺术》(两卷本),1966年编译成中文4本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982年,根据米·利夫希茨1976年重新修订的第二版,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分4卷出版。

  刘开渠与马克思曾外孙的艺术往事

  马克思家族中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位美术家就是雕塑家卡尔·让·龙格。 2016年,刘开渠家属在向中央编译局捐赠中国美术馆首任馆长、中国雕塑学会创会会长刘开渠雕塑的马克思、恩格斯雕像时,中央编译局有关专家说,要说和马克思家族直接有关系的,只有刘开渠先生了。据刘开渠夫人程丽娜回忆,1928年刘开渠赴法国留学。1929年暑期前,刘开渠进入法国巴黎国立美术学院著名雕塑家朴舍教授工作室,遇到了马克思曾外孙卡尔·让·龙格。卡尔·让·龙格出生于1904年,和刘开渠同岁。卡尔·让·龙格的父亲是马克思长女燕妮的长子让·龙格(琼尼),让·龙格被马克思称之为“全家的宠儿”。1882年,在病中的马克思给女儿燕妮热切地写信道:“我多么盼望有朝一日飞毯能把琼尼送到我这儿来……”那时,世界上还没有发明飞机,人们的想象仍局限于阿拉伯神话中的飞毯。卡尔·让·龙格的长兄则是《我的外曾祖父卡尔·马克思》(新华出版社)一书的作者罗伯特·让·龙格。

  这里还有一则马克思经常喜欢谈起的轶事,让·龙格的母亲、马克思长女燕妮竟然被著名德国诗人亨利希·海涅救过命。马克思长女燕妮诞生于1844年5月1日,有一次海涅来马克思家,看见马克思夫妇正在眼泪汪汪地看着摇篮里的小燕妮剧烈地抽搐而束手无策,海涅看到后一边说,“一定要给她洗澡,轮番用热水和冷水洗澡”。一边就自己动手做了。海涅救了小燕妮,以后子孙绵延才有了卡尔·让·龙格这个马克思家族唯一的雕塑家。

冯远作品《在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成立大会上》

  刘开渠和卡尔·让·龙格成了最要好的同学。在巴黎学习时,卡尔·让·龙格把马克思的照片借给刘开渠做了一个马克思雕塑。1933年,刘开渠回国时,卡尔·让·龙格还把自己的大衣送给了刘开渠。程丽娜在《人生是可以雕塑的——回忆刘开渠》(百花文艺出版社)中说,这件大衣开渠一直穿到解放,还改成短大衣穿了好几年。回国后彼此曾通过两次信,后因战乱逃难,无固定地址,一度失去联系。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刘海粟访法归来托人转来了卡尔·让·龙格的一封信,但时间已是半年前,开渠随即复信,卡尔·让·龙格也很快就回信,并寄来三张他女儿的全家福。当年开渠在法国留学时,卡尔·让·龙格还是一个未婚的小伙子,而现在已是儿孙满堂了。不久,开渠给他寄去了自己的雕塑集,不料却被退回,此后再无音信。

  刘开渠一生多次创作过马克思雕塑,其中最有名的是1956年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创作的马克思恩格斯浮雕头像,当时刘开渠创作了两组。

  两次马克思主题美术创作

  当代雕塑家创作的马克思雕塑,当数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雕塑学会会长、清华美院教授曾成钢,在他创作的群雕《大觉者》中,塑造了厚重、睿智的马克思形象,曾成钢还为中共中央党校校园创作了马克思像。2012年,应恩格斯故乡乌泊塔尔市恩格斯纪念馆之请,受中国高访团的委托,曾成钢为当地创作了一尊恩格斯像。

  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组织过两次集中大规模以马克思本人为主题的美术创作,第一次是在1983年改革开放初期,时值马克思逝世100周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卡尔·马克思画传》,几乎整个中国美术界中青年人物画美术名家都参与了创作,而且是全画种表现。

吴宪生作品《〈资本论〉在工人阶级中传播》

  这是第二次,为迎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美协组织了全国老中青艺术名家创作了24幅大型马克思主题画作,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精心谋划,旨在艺术创新与主题思想双丰收。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冯远的名作《世纪智者》中对马克思的塑造给人以深刻印象。冯远谈他这次的创作时说,马克思的思想学说指引并影响了中国革命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我是怀着景仰和尊崇的心意,以情景再现的方式、采用中国绘画的形式、语言和技法创作体现“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一历史瞬间的宣言主题的。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是唯一同时参加建国以来两次马克思主题美术创作的艺术家。刘大为说,很荣幸新中国成立以后两次以马克思为主题的美术创作我都参加了。这也是一次再学习马克思思想和人格的机会。

  用精品再现伟人精神

  在这次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美术创作中,来自浙江中国美术学院创作群体的三幅作品引人注目。中国美协理事、浙江美协驻会副主席、秘书长骆献跃说,这次浙江又有三张作品入选《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展》美术创作。和以往重大题材创作一样,浙江的艺术家在艺术上精益求精,以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完成精美的主题性创作。中国文联副主席、浙江美协主席许江始终高度重视这次创作,鼓励、督促艺术家们,88岁高龄的老艺术家全山石先生亲自到各位作者的工作室,和年轻艺术家一起研究、探讨。很多好的点子、突破就是在大家的交流、碰撞中成熟的。文化部、中国文联主办的20世纪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历次重大主题创作任务如“最美中国人”“劳模系列”等都有上佳的表现,浙江美术界要再接再厉,勇攀高峰。中国美院教授、油画家井士剑是一位极富个性的艺术家,其油画语言沉着多变、厚重灵性,善于把现代性油画语言、传统的结构和丰富色彩相结合,富有表现力。在重大题材主题创作方面,他独立思考深入把握。他的作品往往既有个性化艺术特色,又能充分表现作品的主体性要求。因此多次受到有关部门主要领导的赞誉。

  井士剑这次创作的是《参观第一届世界博览会(参观第一届伦敦万国工业博览会)》,他没有像一般主题绘画那样,只是展开情节,而是把重点放在人物的艺术形象塑造上,突出马克思作为一位资本主义的研究者、历史的观照者,一位革命家的立场和胸襟,审时度势,对人类社会发展进行科学预见,人物和背景都采用了象征主义手法。这幅作品尽管是油画,但井士剑采用的却是中国画散点透视的方法,进而用中国古典的人物表现法为马克思形象展现拓展了空间,也便于安排背后展现工业革命场景和马克思思想特色的象征性背景。由于多年来参加重大题材创作,井士剑这张新作已经是他为国博的创作收藏的第6张巨幅作品。

  中国美院教授黄骏创作了《在伦敦德意志工人教育协会作报告》,当年开会是在一个小会议厅,场景较为逼仄,难以在背景的烘托上做文章。黄骏决定在人物的塑造上和人物关系上寻找突破。他把马克思的目光引导和手势交流作为画面主线,牵动每一个在场的工人,他反复推敲人物之间的关系,使之达到整体和谐。经过对文献的深入研究,黄骏了解到马克思是一位具有强大人格魅力的人,他到工人中间,平易近人,特别有亲和力,工人们也愿意和他聊天说心里话。马克思诚挚地宣讲,工人们有的在倾听,有的在会心地讨论,通过不同的形态、表情,体现出工人们对马克思发自内心地爱戴、信服,整个画面传达了马克思强大的精神和人格凝聚力。黄骏通过研究创作马克思主题作品,深深地被马克思的崇高人格所感动。

  中国美院教授吴宪生是新浙派人物画有代表性的传人,这次创作的是《〈资本论〉在工人阶级中传播》,为了解决中国画描绘西方人总给人一种像东方人的错觉,吴宪生探索用中西结合的画法来解决。他借鉴西画的方法来塑造人物的脸和手等造型要求高的部分,而在衣服、背景、环境的渲染等有利于中国画写意笔墨发挥的地方,则用中国画水墨画法为主体来完成。他把这种中西结合的画法称之为“意笔重彩”。

  吴宪生、黄骏、井士剑三位共同的特点就是多年来既持续坚持主旋律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同时很好地协调了各自个性化艺术探索的关系。使得个性化探索有格调,主题性创作保持了艺术个性与思想性、主题性的统一。

  很显然,迈入21世纪,人们更愿意看到以高超艺术来打动人的马克思主题创作。徐里认为这次题为《真理的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年》主题展览中的美术创作,在艺术上和思想上都达到了新的水准和境界。

责任编辑:hanhao34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