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纸币中的记忆

  我对二三版旧纸币心存敬畏,刻骨铭心,因为它给我留下了太深烙印。

  看到它,就想起母亲蓬鬓荆钗、粗衣素菜的一生。1964年,父亲刚去世,在纸帕布幡麻衣的悲怆中,大哥考上武汉大学,但家道贫寒,大哥说,不读了,他是老大,在家帮干活吧。母亲说,还是读吧,熬几年出来有工作了,对家里帮助更大。那几天,母亲反复地把用旧布层层包着的纸币拿出来,那些卷了角的纸币数了又数。她时而看着手中的钱发呆,时而又再数一遍,我不知道她是担心估算错了舟车旅费,不够开支而苦了孩子,还是明明知道钱太少而愧疚、无奈。但我知道,她是把这有限的钱当成一叶小舟,载着大哥驶向遥遥远方。

  大哥走后,母亲沉默寡言,日间地里挥汗耕种,月下柴门纺纱织布。全家五人读书,二哥读师范,三哥读初中,我和妹妹读小学,只有她一人留守,挑着风雨飘摇的家。

  那时家里唯一的收入是十几只鸡一头猪,这些是支撑学费的柱子。我们眼巴巴看着鸡下蛋,母亲看着我们渴望的眼神,长叹一声,拿去卖了。

  学校离家九公里,每周末下午,我放学后必须上山砍一担柴草挑回家。一次,我挑着柴草快到家时,饿得实在走不动,走到家里自留地,顺手挖了两根地瓜生吃,被不远处干活的母亲看见,跑过来打了我几下,骂我馋吃,没出息,说地瓜还这么小就被我吃了,太糟蹋。我哭着说:“妈,我错了,我丢了饭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母亲猛地抱着我的头,也哭了,她突然弯下腰,再从地里挖了两个地瓜给我,用衣角擦了擦递给我,说:“吃吧,别饿坏了。”在她弯腰的瞬间,我看到她头上凌乱的头发竟有些变白,在瑟瑟秋风吹拂中银光闪闪,她才四十出头呀,我顿时心生羞愧,恨我不懂事,粗心大意把饭票丢了,害母亲伤心。

  在我初二那一年,母亲嗫嚅地说:“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了,你放弃读书吧,在家帮妈干活,行吗?”

  我久久不说话,只用强压在眼眶的泪水表达我对读书的向往,但最后还是懂事地点点头。在家除农活外,我砍柴、养猪、喂鸡、种菜,艰难地挣钱。有一段时间,我砍柴挑到十公里的镇上卖,每次卖不到一元钱。我舍不得吃午餐,积攒下来,最后居然攒到十多元。

  有一次,我拿着几张皱皱的一元券,告诉母亲,我想买点书看,但她低着头,轻轻地说:“妈对不起你,让你不能上学,妈知道你想看书,但现在家里实在是没钱了,把这钱留给你哥他们读书用吧,你要看书,就多看看你哥他们那些用过的,好吗?”就这样,我每次挣得可怜的小钱,全部交给母亲,那些旧旧的、卷了角的几角几角的纸币,她认真地数了又数,细心伸直、压平,然后用旧布包了又包,藏在箱底里。

  那时我家,极少见到拾元券,拾元对我们来说,已是奢华之物。因此,我对二三版低面值券有着深刻印象,那里面有我刻骨铭心的故事,即使几十年后的今天,它还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闪现。

  母亲一生勤劳善良,节俭朴素,当我们都工作后,每次回家,都给她一些钱,但她还是省吃俭用。她去世后,在旧衣里,有一沓钱,好几百元,相当于普通工人一年多的薪水。

  我秉承了母亲很多良好品质,固守着善良与勤俭。我一次次勇敢地越过坎坷,凡事躬身亲为,从容应答人事,将所有痛苦一一化解。

  如今,我收藏旧纸币,与其说是受到文化内涵的感召,不如说是为留住那个远去的故事,是无法忘却一生含辛茹苦的母亲。我收藏旧纸币,希望让母亲感知我在她走后,经过几十年大风大雨,已微笑地立于天地之间,让她在黄土之下不再为我们忧伤。

  母亲教会我面对艰辛的困境,让我一生心存感恩、不为名利所累;感谢母亲教会我勤劳,让我能用自己的双手种出生计之果;感谢母亲教会我真诚,让我善良之舟不会沉没。

  旧纸币,让我不能辜负母亲,我愿用一生的光阴来呵护与怜惜这些旧纸币。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