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一个人的群体

  一个人,只有在最黑暗的世界里,才能发现并正视自己的脆弱和成长;一个人,只有把自己放在一个群体里,才能彰显自己独特的意义。前半句,是我看吴依薇新书《二十二张汇款单》的感悟;后半句,是我对一个儿童作家的认识。

  

  《二十二张汇款单》

  吴依薇 著

  因为孩子的原因,家里买了很多儿童读物,有的是老师推荐的,有的是孩子选择的。在伴随孩子的成长中,我也看了各种类型的儿童书,绘本、童话、漫画、小说,等等。实话说,我既对儿童文学市场的火热感到震惊,又为儿童文学的鱼目混杂感到担忧。我们的孩子一方面要求提高阅读量,一方面因为年龄、见识、爱好、环境等种种原因,在经典之外看了太多让孩子成年后后悔甚至愤恨的文字。一度,我和很多人一样有些低看儿童文学作家。有时更会觉得,有的作者以自身的无知来弱化孩子的智商。但是,吴依薇的儿童小说让我打破了这一认知。

  作为鲁院同学,一开始,是想着给孩子讨要一本书看看。没想到,读吴依薇的《升旗手》这本书,几乎一口气读完。既感叹于叙事的流畅和轻快,又感叹于故事的生动和内容的丰富。不想用一些博大的诸如关注现实、时代感、人性等词汇来表述或者评论她的小说,我更震撼于她的小说是作为小说存在的——人物有鲜明的形象特征,故事正面但充满生活的烟火气,轻描淡写的叙述中富于灵性和自然,将一个从乡下转学到都市的孩子的成长烦恼以平等视角展示,没有刻意拔高和升华,在娓娓道来中,将一个普通孩子的典型性和一个典型孩子的普通性素描得深刻而立体。

  读完《二十二张汇款单》的第一章《在海边》,我的脑海里就留下了外祖母海边去世的场景,甚至夜里竟然梦到了那个情境。我一度建议吴依薇将这个章节单独拿出来修改去发表,刨除故事的虚构,可以说是非常优美的散文,值得很多人去阅读、借鉴。后来的故事中,失聪孩子灯灯的自我拷问、追寻,和同学的曲折交往,对生活的现实性发现,等等,被吴依薇以全景式描绘,一点点将困境中孩子的挣扎、期待和努力慢慢释放出来。读起来,犹如在海边接受一波又一波浪潮的洗涮。此外,吴依薇在讲述中还有意识地将孩子家庭的不完整进行巧妙构思,比如,父亲的偶然缺位,将如山的父爱隔离,希望通过这种偶然间依靠的缺失与自身的身体变故交织起来,以一种压迫式、绝望式的突变,构成无限张力和空间延伸感,放大孩子的精神困境,再以神秘的汇款单和新朋友的交往来引导和激励他寻找自我、突破自我,最终与自己和解,蜕变重生。

  读吴依薇的小说,会有一种对文字的恋恋不舍。尤其是当我上四年级的孩子也像我一样,一气呵成地读完《二十二张汇款单》时,我更有一种对她的感激。真正的好书,不是评论家捧出来的,不是媒体和平台宣传出来的,而是读者认可的。

  吴依薇曾说:“作为老师,我的工作给予了我儿童文学创作上丰富的素材,可以这么说,关注花儿一样的孩子就是我作为老师的本能和写作者的动力,而老师这个身份就是我写作儿童文学的底气。”每一个作者,都有自己独特的成长和生活环境,但有多少作家能将现实生活与文学理想结合,既从环境中汲取素材、积蕴力量,又能以一种文学样式将生活呈现出来?

  教师与作家,都是塑造人灵魂的事业,都在儿童生活和成长中发挥着精神的导师的作用。而当两者身份重叠,一个人就变成了群体,一个人就代表了一个群体,这份精神上的正面力量就显得格外有力。每一个作家,都应该有这样的觉悟:对得起自己笔下的每一个方块字,对得起笔下的每一个人物,对得起每一个阅读自己文字的读者。尤其是儿童文学作家,更要自觉给自己加一份教育责任。作为家长和写作者,读过吴依薇作品后,在赞赏她灵动有趣的文字和跌宕起伏的故事外,我更欣赏她的写作态度和立场。我相信,有这样的坚持和品质,她的作品读者群体的年龄一定是不设限的,其作品也一定可以走得更远。

  作家,不仅仅是一种身份、职业或称呼,更是责任和使命。作家的格局和作品,会影响一群人、一代人甚至一个民族,尤其是成长中的孩子。书籍是孩子们的精神滋养品,会影响其价值观和世界观,所以我们呼唤文学精品,呼唤经得起岁月和读者检验的文学精品。希望多几个吴依薇一样的儿童文学作家,不忘写作的初心,担负起作家的责任,担负起时代的责任。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