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美丽的符号
读凌晨的《穿旗袍的女人》

  我一直自诩阅读的审慎性和选择性,因为时间实在有限,我一般很少看自己认为没有价值的书。当我无意之间捧起《穿旗袍的女人》,迅速被作者细腻的表达手法、真实和具象的人物描写、跌宕的人物命运吸引。

  

  《穿旗袍的女人》

  凌晨 著

  《穿旗袍的女人》是金融作家凌晨的小说散文自选集,里面收录了她的中短篇小说、散文30篇。这些作品都在纯文学杂志和报刊上发表过,每篇都是精品,每个字都值得细读,这是非常难得的阅读体验和感受。由于机缘,我先读了这本书中很多作品,而后才求得这部出版的大作。

  《穿旗袍的女人》是一部中篇小说,故事梗概是:解放前夕的上海,一名国民党军官爱上了一个穿旗袍的舞女的故事。女人像爱着亲哥哥一样地爱这名军官。在别人眼里,女人是军官的玩物,而现实是,他们各自内心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美好,并为对方考虑。在上海解放前夜,军官给女人搞到一张机票,但她放弃了,她不愿意一个人离开生养她的土地。原本以为,她再也见不到军官了,没想到,军官也放弃了离开的机会,他们在解放后的上海见面了。之后,军官面临牢狱之灾,女人不知道他被羁押于何处,甚至不知道其生死。经历过一次婚姻失败,穿旗袍的女人没有因婚姻而感到失落,反而在挫折中洞悉了自己的内心。在一个冷冷清清的日子,她选择了一个归宿地——湖州的一处老宅子,那是军官曾经说过的老家。

  她依然保持着旗袍的美丽,这种美丽是那么惊艳,仿佛如血残阳,她受尽人世间的苦楚,可她的心是热的,因为,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无尽地等待着。

  后来,她得知军官得到释放。当军官惊悉她的等待,我脑子里冒出的只有秦观的《鹊桥仙》,“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是的,青山依旧在,旗袍依然那么精美。

  穿旗袍的女人大多很美,《穿旗袍的女人》写得真美。作品的美,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大爱无言的美。在表达主题上,无论书中哪篇作品,凌晨一直以爱为主题在写作,因为爱,所以她的故事非常吸引人,内容和情节非常饱满。通过阅读作品,每篇文章涉及的人物都栩栩如生。我感知,她的每篇作品中的主人公应该都有现实原型。她创作的冲动来源于现实生活中原型的情感表达诉求,因为爱的诉求,因为情感的宣泄,她要将这样的爱写出来,让更多人能分享到这种爱。她要将自己看重的情感表达出来,让世间多一些真善美的元素。

  二是大音希声的美。在表达手法上,凌晨选择了含蓄手法。她生于南京,长于湖州,她的作品自然流露出江浙女人的含蓄美,再重要的话只说七分,再动人的情也留有余地。她不会因为资料翔实、人物饱满,就向读者絮絮叨叨,她知道文学表达中欲言又止的魅力和大音希声的韵味。她是以情把读者吸引住,让读者跟着她一起品味人情的冷暖和爱情的高贵。

  三是大气磅礴的美。在表达效果上,凌晨表达的美是高端大气的,是阳春白雪的。很多女作家写过旗袍,因为旗袍是美的音符,可惜很多人都把焦点放到旗袍本身,忽视了穿旗袍的人。这个人的美不仅表现在旗袍的线条,更表现在旗袍内的人格。在文中,她记录了跟奶奶一起在湖州参加私人穿旗袍的聚会,那些聚会的人都是当年在上海十里洋场穿旗袍的人,我被这群穿旗袍的人感动了。无论你如何表达人的爱美之心,都不及这群女人的“旗袍会”。

  说大气磅礴,不仅是在表达效果上,而且还表现在她的创作功夫上。她的创作手法大气,文章情节设计巧妙,语言华美不失严谨,文不加点,气韵流畅。以前看十里洋场的文字,总觉得是在翻当年的月份牌看美女,而凌晨笔下的旗袍,活色生香、流光溢彩。

  四是大巧不工的美。在艺术表现上,东方美讲究工整和对称,西方美讲究线条和灵动。旗袍代表着东方美丽,凌晨的学养更多地来自西方文学,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冲突。好比《天龙八部》中同时吸收了无崖子和鸠摩智内力的虚竹和尚,如何将两股真气合二为一化为自己的内力,这需要绝世武功。用西方文学手法,演绎东方美学,凌晨做到了,她让我们看到的不是月份牌中的旗袍美女,而是电影或者电视中的“旗袍秀”,是美丽的视频直播。

  一方水土养一方美女。

  湖州是盛产美女的地方,这是得天独厚的。

  首先,湖州在杭州与苏州之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湖州理所当然地就处在“天堂中央”。湖州被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包围着,这是人杰地灵所在。

  其次,湖州是太湖边上的小城,这里名人辈出。古代有智永、赵孟頫、陈霸先、李昪、孟郊、张志和、姜夔、凌濛初等人;民国以后,湖州走出了吴昌硕、钱玄同、朱家骅、钱三强、北岛,等等。这些科学、文化界名流出没于世界与湖州之间,说明湖州的地位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

  再次,更为重要的是,湖州是周边大城市的后花园,解放前,一些高官将他们的家眷安排在湖州。上海和杭州的达官显贵、社会名媛,也都搬家到湖州,湖州将万千美丽收入其中。

  因为水美、景美、人美,所以湖州人非常喜欢以元代湖州籍的“东南文章大家”戴表元的诗《湖州》作为自己的名片:

  山从天目成群出,

  水傍太湖分巷流。

  行遍江南清丽地,

  人生只合住湖州。

  能将湖州的美景、美人以旗袍的名义写出来,说明凌晨已经领会了美的实质,吃透了美的内涵。闻香识旗袍,凌晨将女人的美丽、内在、涵养,通过旗袍完美地展现了出来。精读大作,我更欣赏的,她不是在记述旗袍,不是在描绘旗袍,而是在用心感受旗袍。

  女人不是因为旗袍而美丽,而是因为人将旗袍穿成了美丽的符号。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