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让绿色成为心灵底色

  策划人语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把生态文明建设摆上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对绿色发展、绿色生活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举措。绿色生活方式,逐渐成人们的时尚生活,并正在释放越来越大的绿色能量。生活方式绿色化,就是要实现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向勤俭节约、绿色低碳、文明健康的方向转变,力戒奢侈浪费和不合理消费。我们特邀岭南师范学院教授宋立民、珠海行政学院副教授孙莹,从理论到历史,从社会到文学,共话绿色生活。

  科学家告诉我们,宇宙开始于130亿年前的大爆炸。今天人类的始祖是15万年前生活在东非大陆的智人。他们经过数万年与自然界的恶劣环境、其他人类物种和各种动物进行了体力与智力较量后,最终成为地球主宰,并将生活领域从东非扩展到世界各地。现代人是智人这个物种的组成成员,意思是“有智慧的人”。经过数十万年演化,智人从食物链的中端一跃而到食物链顶端,从狩猎采集社会进入到农业以及工业社会,整个世界因为智人的存在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在这个意义上,智人的称号名副其实。然而世界文明发展到今天,它带给生活于地球上的人们真正踏实而安稳的幸福了吗?

  每天,电视、网络上各种新闻主角儿都是我们周遭世界发生的暴力、冲突、矛盾、纷争等各种人祸,反而让火山喷发、泥石流和地震等天灾变成了新闻中的次角儿。大同世界、和谐社会是2500年前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来就有的美好梦想,然而今天的我们依然“任重而道远”。原始人类用火驱赶野兽,但现代人却无法用火药让人类社会实现和平;原始人类用木器或石器可以在粗糙世界中觅得健康且丰富的食物,现代人却无法在明亮开阔的超市买到让人百分百放心的食品;原始人类在草原和森林中奔跑,了解每一寸土地的地貌、每一株植物的特性,打猎三天的食物可够一周食用,剩下的时间就是自由游戏,现代人在高楼公寓中每天重复着没有多大乐趣的工作、算计着账单的还款时间、梦想着何时能周游世界。原始人的饮水是所有的河流、根据天气以及食物随处迁移,现代人的家里要安装各种净水机、空调、抽湿机,却依旧为天气的恶劣所困扰。原始人的食物永远都不能固定,一切随猎取或采摘到的东西而变,现代人可以随时吃到各种菜系,品尝各色菜品,然而营养不良或肥胖症人数却有增无减。原始人的平均年龄才30多岁,婴幼儿死亡率非常之高,活到60岁的都是长寿,现代人的平均寿命已经接近甚至超过80岁,婴幼儿的死亡率也已经降到非常之低,但是婚姻美满、家庭幸福的却越来越少,自杀率越来越高。

  

  在浙江安吉,物业进村,守护绿水青山。 新华社发

  已经文明了几千年的我们,面对的问题和困惑不减反增,背后反映出的,是人类对生活本质的认知依旧不够科学、深入。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哲学家培根曾指出,人们的认知通常会被各种假象遮蔽而产生误差,“现在占据着人的理智并且在里面已经根深蒂固的各种假象和错误观念,非常扰乱人心,使真理很难进来”。培根认为主要有四种假象,即种族假象、洞穴假象、市场假象和剧场假象。种族假象产生的原因“或者是由于人的精神实体气质相同,或者是由于它的成见,或者是由于它的狭隘性……”在培根看来,种族假象是一种集体假象,受“成见”和“狭隘性”遮蔽,导致自我迷失。人类自以为作为万物之灵长,上可以登月,下可以潜海,现代各种高科技又赋予其更多技能,可以耀武扬威于世,但是当真正面对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曾经极尽辉煌的建筑遗迹时,人类在历史与时间中又显得多么微不足道。

  现代社会中的人变得高度原子化,人们更多的是与自己相处,因此更多地是受到“洞穴假象”影响,即每个人都是某种意义上的井底之蛙,对事物的认知受到家庭、教育、生活经验和社会环境影响。当你为不能买一个名牌包而扼腕叹息时,多少还在为温饱而挣扎;当你为孩子没有考上名牌大学而心里愤愤时,多少人只期望他得了绝症的孩子健康就好。文化哲学家卡西尔指出,“人总是倾向于把他生活的小圈子看成是世界中心,并且把他特殊的个人生活作为宇宙的标准。但是,人必须放弃这种虚幻的托词,放弃这种小心眼的、乡巴佬式的思考方式和判断方式”。人是物质与精神、感性与理性的结合体,能够修炼到“道成肉身”境界的寥寥无几,作为凡夫俗子的我们,不能不受到身体的以及感性的局限所影响,因此就会陷入王尔德说的悲剧中,“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悲剧,一种是得到了我想要的,一种是得不到我想要的”。既然人是这样的悲剧动物,放弃所谓的追求,就进入了禅宗的顿悟吧。

  不过真正进入禅宗境界的还是少数,否则生活中人们之间的各种争吵、矛盾以及冲突又怎么会出现呢?人脱离不了市场假象的影响。市场假象指人们在交往中,由于语言使用不够精确和各种假信息或对信息的各种误读。“语词显然是强制和统治人的理智的,它使一切陷于混乱,并且使人陷于无数空洞的争辩和无聊的幻想。”语言是人思想的彰显,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说,就是为了表明语言之于人类是制造混乱的根源,因此他建议我们对无法说清楚的东西,最好的姿态就是保持沉默。如果人类能够学会多倾听,而不是急切地表达,离文明可能就又近了一步。

   

在河北唐山,采煤沉降地,昔日的“工业疮疤”变身成风景区。  新华社发  

  培根所说的剧场假象也称为“体系的假象”他指出,“一切流行的体系都不过是许多舞台上的戏剧,根据一种不真实的布景方式表现它们自己创造的世界罢了”。这里的体系更多是指思想系统、理论体系、意识形态等。今天世界上的人们都生活在“想象的现实”中,在“想象的现实”中进行交流、贸易、合作。演进心理学家认为,靠着这些“想象的现实”,例如国家、货币和银行等,人类才能具有如此全球化的合作。合作背后的基础是信任,信任的建立靠的就是“想象的现实”。但是“想象的现实”不足以让世界太平,很多国家之间依旧冲突不断。在思想家、哲学家们看来,根源在于宗教和意识形态差异。资本主义国家评判社会主义国家不够自由,社会主义国家评判资本主义国家不够平等,因此威尔·杜兰特说“对资本主义的恐惧,迫使社会主义不断扩大自由;而对社会主义的恐惧,则迫使资本主义不断增加平等。东方就是西方,西方就是东方,这一对双胞胎很快就会团聚。”团聚的那一天,也许就是人类真正实现世界大同、天下一家的时刻了。

  有和平才能有发展,发展的科学观就要倡导绿色生活,这是人类向往已久的存在方式和生活状态。绿色生活究其根本不过就是简单、自然、健康、和平。绿色生活的本质意义在于让人回归自己,找回“不忘初心,方能走远”的那颗初心。作为现代人祖先的智人从东非大陆出走的那一刻,对未来是完全未知的,没有奢望的要求,没有浪漫的幻想,他们要做的就是寻找广阔的生存空间,寻觅更多的食物来源,寻求更安全的居所。不会像现代人要求的几厨几卫,多少平方,餐具是否配套。他们的绿色是真正的原生态,既是环境使然,也是人类能力的局限。现代化的我们要求就更高一层,既要绿色,又要舒适,于是把建设的城市目标定为“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把城市放在大自然中”,保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将山水田园的梦摆放眼前。

  现代人很傲骄,源于他把自身看得很高级;现代人也很孤独,因为谁都不认为谁比谁更高级。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每个人都渴望被了解,却懒得去了解有着同样渴望的同类。《小王子》中的狐狸让小王子驯服它,因为驯服需要花时间去了解,了解后就有了责任感,这样他们才能成为朋友。聪明智慧的现代人也许要学习的正是如何驯服自己,驯服他人,只有这样,才能与自己、与他人做朋友。

从一棵树到一片“海”,工作人员在塞罕坝机械林场采集数据。新华社发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