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穿越时空的精神力量

  编者按:关山历历,马蹄依稀。二万五千里远征,用任何标准丈量,都镌刻着奇迹。在漫长时间里,人们总是不断追寻这个历史时段的精神信息。长征精神已不仅仅指向二万五千里行程,而且不断拓展着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内涵。重走长征路,是追念、是激励,更是寻根。历经80年风雨,这个历史时段更加鲜活更具有生命力的根源,在于它有着精神的绳索。习近平总书记说:“经过几千年的沧桑岁月,把我国56个民族、13亿多人紧紧凝聚在一起的,是我们共同经历的非凡奋斗,是我们共同创造的美好家园,是我们共同培育的民族精神,而贯穿其中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共同坚守的理想信念。”长征精神正是我们民族精神的一部分,蕴涵着我们“共同坚守的理想信念”。     

  为衔春色上云梢

  肖复兴

  车过福建连江,本来要西去永定,在我的一再坚持下,车终于北上拐到了汀州。去汀州,主要为看瞿秋白。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忍不住想起了瞿秋白。在漫漫长征路上,我们牺牲了那么多的红军将士。瞿秋白没有能够走到长征的万水千山的路上,却是为了长征而最早牺牲的红军将士之一。如今,瞿秋白近在咫尺,怎么能够不去看看他?

  以前读书的时候,曾经读到过这样一个细节,红军北上之际,瞿秋白把自己的强壮马夫换给了徐特立。这个细节一直没有忘怀。这是一个革命者的情怀,他把困难乃至危险留给了自己。我一直想,也许,从那一刻,他已经预料到自己的命运。但他却依然想着革命,想着长征,并对长征的胜利和中国革命的胜利依然充满感情和信心。为衔春色上云梢,是他一直的信念和愿望。所以,拖着病重的身子,他自己才会多次请求能够跟着大部队一起北上长征的。

  车子越过已经污染的汀江,驶进喧嚣的汀州城,残败的老城墙掩映在新楼与旧房之间,和我想象中的汀州城完全不一样。唯一相似的,是建于宋代的寺院,寺院里的两株唐柏,还能够有资格诉说当年的沧桑。这里一度是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又一度是国民党36师的师部。寺院最后一道院,最东边偏下的两小间房屋,就是当年关押瞿秋白的地方。是36师师长、黄埔军校瞿秋白的学生宋希濂特别照顾,让瞿秋白多了外面一间小屋,做会客用,很多劝降、诱降和威逼,走马灯般在这里轮番上演。

  走进这两间小屋,不知为什么心怦怦跳得厉害。墙的四围用棕色的木板围起,像乡间的木屋;靠墙是简单的一张木床,靠窗是一张写字台和一把木椅。虽然窗子朝南,但因外面有高墙遮挡,屋子里照不进来什么光,潮湿阴暗的感觉,和乡间木屋立刻拉开了距离。写字台上放着砚台、毛笔和油灯,我坐在木椅上,望见窗外有一座四方形小小天井,天井里种着一株石榴、一株桂树,树龄都已经很老了。桂花尚未到开花的季节,那一株石榴花却开得正艳。瞿秋白被枪毙时,是80年前的6月18日,和我来时的时间相近,想应该也是榴花似火吧?

  瞿秋白就是坐在这里写下《多余的话》,还有那些诗词,那些篆印,包括写给妻女的信。临终之前,如此从容,又如此文气沛然。说起他写给妻女的信,我想起赴苏区前,他和妻子杨之华在上海分手之际,曾经买过10本黑漆布的笔记本,给妻子5本。对妻子说:这5本是你的,这5本是我的,我们离别了,不能通信,就把要说的话都写在这里吧,到再见面的时候交换着看。如今,坐在这里,想想,心都会柔肠寸断。望断南窗,遥想妻子,自己将要命尽天涯,那时他是什么心情?

  当然,最难忘的是,临终那天早晨,他坐在这里写下绝命诗。特务连长走进来,他没有停笔,接着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方欲提笔录出,而毕命之令已下,甚可念也。秋白曾有句‘眼底烟云过尽时,正我逍遥处。’此非词谶,乃狱中言志耳。”最后写下了“秋白绝笔”四个字。每逢想到这里,总会忍不住想起雨果在《九三年》里写朗德纳克从悬梯上走下来,对团团围住他的荷枪实弹的士兵说:我允许你们逮捕我!尽管革命内容与阵营不同,但那种贵族式的高傲气质,让人肃然。

  解说员告诉我,当年瞿秋白就是从这里被带走,从后门走出,到中山公园的凉亭饮酒照相,然后出西门赴刑场的。我请她带我看看那后门的样子,我很想顺着瞿秋白就义的原路走过去。她带我来到一条黑暗走廊,后门被锁,她告诉我即使走出后门,前面建起了一所小学校,也走不过去了。

  如今汀州城西门以及中山公园,还有被后人称之为“秋白亭”的那座八角凉亭,都早已经不在,那地方建起了一座汀州宾馆。顺着府前街往西走不远,看见一座高耸入云的纪念碑,上书“瞿秋白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旁边有一座花岗岩石,上刻“瞿秋白就义处”。当年,他就是站在这里用俄文高唱着《国际歌》和《红军歌》,用清亮的常州语音高呼着“中国共产党万岁”和“共产主义万岁”,然后说了一句“此地甚好”!坦然坐下,慷慨就义。

  瞿秋白是自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牺牲的第一位领袖。作为中国共产党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两度担任过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我们实在应该记住他。我们实在应该记住他在《多余的话》里曾经说过的话:“这个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的。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河水,那么宏伟的工厂和烟囱,月亮的光似乎也比从前更光明了。但是,永别了,美丽的世界!”我们实在应该问自己,这个世界是不是变得如他所希望的那样美丽?

  当地人告诉我,此地纪念碑后被书中称之为罗汉岭的山,他们叫做卧龙山。关押瞿秋白的地方为龙首,枪毙他的地方为龙尾。他用36岁短短的生命,擎起了整个一条龙。听完他的话,我转过身去,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地淌了下来。

  在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应该记住瞿秋白。他牺牲在红军长征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他未能看到长征最后的胜利,却和很多为了这一胜利而牺牲的烈士一样,寄托着对这一胜利的信心和期待。而且,从某种意义而言,他比牺牲在长征路上的烈士更多了一份悲怆。毛泽东曾经这样高度评价过瞿秋白,说他“在革命困难的年月里坚持了英雄的立场,宁愿向刽子手的屠刀走去,不愿屈服”。没错,瞿秋白应该也是长征的英雄。

  (作者为原《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