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唐双宁:从完整意义上认识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

    策划人语

  有一种精神穿越时空,在岁月洗礼中愈发震撼人心。

  80年前的1936年10月,当三支纵横15个省、进行600余次重要战役战斗、渡过近百条江河、越过约40座高山险峰、经过10多个少数民族地区的红色队伍,将红旗插在了将台堡的土地时,也将“长征”两字刻入了中华民族的史册。作为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世界军事史上的壮举、中国革命史上的丰碑,历经风云激荡的长征,成为了一座精神丰碑。80年来,长征精神已成为融入中华民族血液的精神基因。

  80年前,毛泽东主席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80年后,习近平主席说,“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长征要持续接力、长期进行,我们每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本刊特邀名家谈长征,汲取前行力量,在新长征路上,砥砺奋进。


  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要从完整意义上认识和研究。它是 “九一八”事变后,各路红军以北上抗日、应对国民党围剿、扩大革命根据地、打通同苏联的通道为主要目标所进行的一系列长途征战;它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最困难的情况下,在最广泛空间同时与国民党军队、恶劣自然条件、党内错误路线进行斗争,并对少数民族及地方群众进行教育争取,以及克服自身的装备和给养严重不足,而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它为中国共产党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奠定在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取得解放战争的胜利、最终夺取政权奠定了思想、政治、组织、作风、军事、民众与共产国际“认可”的基础。因此,我们应该从更广阔的视野和历史的高度对红军长征进行深入的全方位研究和系统性总结,并通过申报长征路线为世界文化遗产、长征精神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等措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大力弘扬长征精神,使之成为全国各族人民的精神,从而为进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长征提供强大精神动力和不竭力量源泉。

  以“四个主要目标”为基本口径,完整认识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九一八”事变后,以北上抗日、应对国民党围剿、扩大革命根据地和打通国际通道四个主要目标为基本口径,共有十一支红军队伍先后进行了长途征战。这一系列长途征战,构成了完整意义上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

  (一)以北上抗日为主要目标:共有六支队伍进行长征

  1、北上抗日先遣队。1934年7月6日,中革军委决定,由寻淮洲、乐少华、粟裕等率领红七军团约6000余人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深入闽浙皖赣边地区开展游击战争,一方面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另一方面在军事上威胁敌人后方,减轻国民党军队对中央苏区的压力。由于当时中央已经决定中央红军进行长征,北上抗日先遣队也带有为主力红军长征探路的意图。11月4日,随主力红军长征的中革军委下令重组北上抗日先遣队,将红七军团和闽浙赣苏区的红十军合编成红十军团,下辖三个师约一万人,任命刘畴西为军团长,乐少华为军团政委,方志敏代表中央负责先遣队的北上抗日行动。随后,先遣队北上皖南地区,但遭遇国民党军队绝对优势兵力的围攻,在艰苦转战中损失严重,寻淮洲在战斗中负伤牺牲。1935年1月中旬,先遣队向闽浙赣苏区转移,又遭国民党军袭击,主力部队指战员大部分牺牲,方志敏、刘畴西在突围中被俘,后于南昌英勇就义。先头部队在粟裕、刘英率领下,突破封锁线进入闽浙赣苏区,整编组成红军挺进师,转战至浙南,开辟了浙南游击根据地,后来成为新四军的组成部分。

  2、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即红一方面军,是红军长征的主体和主力。由于王明“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以及敌强我弱,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遭到失败。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肩负起抗日战争的历史任务,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1934年10月,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主力86000余人,踏上艰苦卓绝的长征之路,同时留下部分红军在项英、陈毅带领下就地坚持游击战争。中央红军经过浴血奋战,连续突破敌军设置的四道封锁线,但自身伤亡严重。在博古、周恩来、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等参加的通道会议、黎平会议、猴场会议上,经过反复讨论、斗争,中央逐步接受了毛泽东提出的放弃进入湘西与第二、六军团会合的主张,决定向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地区前进,使中央红军避免了覆亡的危险,并胜利召开遵义会议。遵义会议及后来的扎西、苟坝会议,决定张闻天为中央总负责,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新三人团”负责军事指挥,事实上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尔后在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带领下红军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翻越夹金山,穿越水草地,夺占腊子口,翻越六盘山,于1935年10月进入陕北,同陕北党组织取得联系,又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并取得直罗镇战役的胜利,为党中央和红军扎根陕北奠定了基础。

  3、红四方面军。为向外发展和同中央红军会师,原在川陕根据地的红四方面军于1935年3月发起嘉陵江战役,并取得重大胜利;5月初,在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率领下,红四方面军约10万人开始长征;6月中旬,与中央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中央红军改为红一方面军;随后党中央在两河口召开会议,全面分析了形势,确定红一、四方面军共同北上,创造川陕甘苏区,迎接即将到来的抗日战争。8月,两个方面军混编为左、右两路军分别过草地北上,中央随右路军行动,左路军主要由张国焘率领。由于张国焘反对中央的北上方针,于9月率红四方面军和随其行动的红一方面军两个军团南下,并要挟中共中央和右路军南下。党中央先后召开沙窝、芦花、毛儿盖、巴西等重要会议,经过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博古、王稼祥等的努力,通过了一系列决议,强调北上方针的正确性,强调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强调维护红一、四方面军的团结,在未果的情况下,中央率红一、三军团北上,经俄界会议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先期到达陕北。1936年7月初,红四方面军南下失败后转战川西甘孜地区,后与红二方面军会师。经党中央耐心工作及随右路军行动的朱德、刘伯承和红二方面军推动,以及广大南下红军指战员的强烈要求,张国焘不得不同意北上。10月9日,在甘肃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师。

  4、红二方面军。1935年11月,红二、六军团共17000余人在任弼时、贺龙、关向应、王震、肖克等率领下,退出湘鄂川黔苏区,从湖南桑植出发,开始长征。在云贵交界的乌蒙山区,回旋转战上千里,摆脱了国民党军的重兵围追堵截,渡过金沙江,经西康、四川,于1936年7月在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会师后,红二、六军团与红三十二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萧克任副总指挥,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随后,推动并实现与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在红一方面军接应下,10月22日在静宁以北的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会师,部队仍保存13000多人,是三大主力红军中损失最少的部队。

  5、红二十五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苏区后,留下的部队重建红二十五军。1934年11月11日,鄂豫皖省委决定红二十五军向平汉铁路以西的桐柏山区和伏牛山区转移,红二十五军经整编,程子华任军长,吴焕先任政治委员,徐海东任副军长;为宣传党的抗日主张,扩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行动中部队对外称“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留下部分红军(不久组成红二十八军)坚持原地斗争。12月上旬,红二十五军突破国民党军的重重拦阻,进入陕西省雒南(今洛南)地区,开始在鄂豫陕边界创建新苏区。1935年7月15日,红二十五军主力西征北上,到陕甘苏区与红二十六军会合,并于9月15日到达陕甘苏区的永坪镇,是最先到达陕北的长征部队。随后与刘志丹率领的陕甘红军会师,合编为红十五军团。红二十五军是长征中人数最少的部队,为主力红军起到了战略先导作用。

  6、东征军(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1935年冬,为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把国内革命战争同抗日战争有机结合起来,中共中央决定,红一方面军以“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的名义从陕甘苏区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发起东征战役,准备与日军直接作战。1936年2月18日,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政治委员毛泽东下达东征作战命令,各军团渡过黄河,突破了阎锡山的晋绥军防线,分兵三路作战,取得一批战果。后蒋介石调集重兵企图围歼红军于晋西地区。为避免不利局面,东征军于5月西渡黄河,回师陕甘苏区。东征战役迫使“进剿”陕北的晋绥军撤回山西,使陕甘苏区得以恢复和巩固,并在山西20余县开展了群众工作,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扩大了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