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珍稀名砚走俏

  砚台作为文房四宝之一,历来备受文人墨客追捧,宋代四大书法名家“苏黄米蔡”都酷爱砚石收藏。自古就有“米癫拜石”的千古佳话,据传,曾有一位江南富商央求米芾这位“砚痴”,愿以一座园林豪宅去换他所藏的一方南唐后主李煜的灵璧石砚,古代名砚收藏价值之高可见一斑。尤其是近年来,早期珍稀名砚备受人们青睐,在艺术品拍卖场上更是风光无限。2018年7月上旬,在杭州西泠艺术品春季拍卖会“名砚专场”中,一方曾著录于民国时期出版《沈氏砚林》中的“吴昌硕铭/沈石友藏宇宙砚”以180万元起拍,经过买家的激烈角逐,最终以460万元成交。

  

  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题诗 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

  传承有序,文人最爱

  砚台可谓是凝聚文人情愫最多的文玩。古老的砚台见证了中国数千年文明的传承与发展,一部砚史记载的,正是华夏文化的辉煌。我国制造砚台的历史非常久远,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时期,砚台由研磨石器演变而来,又称研。最初的砚台,就是涂了颜料并经过研磨的石头。到春秋战国时期,砚台基本成型,到了汉代,砚台已被世人接受,并从此抛开研石自成一体。在唐宋时期,砚台已为文人墨客、皇宫贵族争相收藏。古砚在今天之所以能成为投资收藏者关注的热点,关键还在于它深厚的文化底蕴与充满艺术美感的造型,而出自名家之手或被名人收藏过的佳砚更被藏家推崇,所以说,古砚是一种艺术含量极高的艺术品,其核心价值就是砚台的文人属性。如今在艺术市场上,古砚已成为拍卖领域一个独特的系列。

  

  清中期汉瓦式刻诗紫端砚

  

  临朐红丝石砚

  一说起古砚的投资收藏属性,人们可能都会说“越古越好”或“越有名越好”。这种观点很有代表性,艺术市场也确有这样的例子,如早在1992年香港拍卖市场上,就曾有一方17世纪出品、后由国画大师张大千收藏过的端砚,以38.5万港元拍出,若这方端砚放到今天拍卖,那成交价最起码还能翻上几番。一般来说,年代的久远对于藏品的价值影响很大,但砚台收藏却非常独特,它的价值高低不能完全由年代来决定。宋砚、唐砚甚至汉砚,它们的年代虽说很早,但由于当时的石质比较粗糙,它们的市场价并不是很高。而明清以来,文人雅士们对于石质的要求提高了很多,所以明清时期制作的砚台,质量好,市场价格也相对要高很多,即便是民国时期的名家制砚,也极受市场青睐,行情连年上涨。

  高价频出,走俏拍场

  近十年来,古砚市场尤其是明清珍砚行情一路向上,砚台收藏风生水起,在拍卖场上高价频出。国内著名拍卖行——浙江杭州西泠印社曾首设古代名砚专场拍卖,并受到收藏界广泛关注。在2009年西泠印社砚台专场上,一方制于清末、名为“和轩氏紫云”的端砚,曾拍出548万元的高价;2010年12月,在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上,一方晚清名相李鸿章自用的“梅桩形端砚”估价约80~120万元,结果拍出230万元;2011年12月,在杭州西泠秋季拍卖会上,一方“石钟形端砚”估价约100~150万元,最终成交价达到368万元;2012年5月,在中国嘉德春拍“翦淞阁——文房宝玩”专场中,一方“清康熙御制松花石凤池砚”成交价也拍到230万元;2015年6月,在江苏爱涛春拍“研古”专场中,一方“清康熙端石老坑海天旭日砚”以177万元成交、另一方“端溪三十六眼月朗星明砚”以150万元拍出;2017年7月,在杭州西泠春季拍卖会“文房古玩”中,一方“清乾隆·御铭宋代端石七光砚”竟奇迹般地拍出了885.5万元;2018年6月,在北京保利春拍“翦翦风——翦淞阁精选文房名品”专场中,一方明代“钱士璋铭/赤霞砚”及徐素白摹刻“八大山人游鱼图砚盖”以230万元成交。

  

  春色满园砚(端砚)

  

  坑仔岩《湖上晓色中》端砚

  明清古砚因其坚密温润的砚体,精巧古朴的设计,数百年来,传承了很多文人墨客的希翼与钟爱,或摩挲相伴,或著书立说,一直被视为珍宝而长盛不衰。古砚虽然在现代收藏中仍然属于小众藏品,但随着人们对中国古代文化艺术的重视,其价值还有望得到进一步提升。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