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故宫“火热”背后的“冷思考”:文物艺术品保险呼吁更多关注

  本网讯 记者周轩千报道 2月19日故宫的“上元之夜”引爆了朋友圈。故宫“火热”的背后,一方面是人们对中国最大的博物院充满好奇,另外一方面也折射出人们对文化活动参与的热情空前高涨。与之相应,根据安达保险观察,国内艺术品市场的保险意识正在得到提高,需求正在增加。

  据悉,过去故宫等国内博物馆之所以比较“内敛”“低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文物的守护者对文物开放后所面临的风险有所顾虑。“随着中国国内对于艺术品投资和收藏的热情与日俱增,中国正在更广泛、更深入地参与世界艺术品市场发展,艺术品保险作为风险管理、遇到损失后的有效经济补偿手段正在被更多受众群体所接受。”安达保险文物艺术品核保负责人何宏凯表示。

  何宏凯说, 从风险控制角度而言,相较国外成熟市场,国内的文物艺术品保险起步较晚。主要的表现是:国内文物被保险人对于文物日常存放、保养的风险意识有待提高;行业缺乏定制化的配套产品,如艺术品运输、包装、布展、安保公司等,其内部的标准操作流程无法匹配特定艺术品的特殊需求定制防护方案。

  其次,文物估值、修复、贬值厘定是艺术界最为关心的话题,也是保险业的“难题”之一,对保险承保、出险理赔等提出很大的挑战。同时,国内的艺术品保险产品能否针对不同客户群体进行量身定做,保险公司对于艺术品保险的认知度,承保、理赔、风险管理经验、资源是否充足,针对大型项目是否具有足够的承保能力进行承保等,也都是保险业面临的挑战。此外,对创新艺术品,其所衍生出来的金融产品以及配套保险产品都有待研究探讨。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于2017年撰写文章,呼吁加强我国文物保险法规制度建设。他表示,总体来看,我国的文物保险市场,无论在体系完善,还是在市场意识方面,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初级阶段;与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比较,我国文物保险市场文物投保率过低。

  何宏凯介绍道,根据被保险人类型,文物艺术品保险的“需求方”可大致分为:博物馆、美术馆、艺术品经纪人、画廊、企业及私人收藏等;从风险角度划分,相关风险可分为:艺术品在静止、展览、运输期间发生的有形损失或损害。

  通常保险公司在审核风险、厘定价值过程中需要基于以下信息,并进行综合考虑:如能否提供完整且更新的艺术品清单,包含单独的保险金额,如涉及艺术品较多,则需要提供最高金额艺术品清单若干,对于年代较久的艺术品,建议重新估值;列明展览地的防火、安保、温度、湿度控制、其他防护等基本信息;合理的未列明展览地的限额;运输、包装、布展、展览公司的资质及经验;仓储地址的累积限额。其他注意事项包括:市场价值厘定合理性,是否包含赝品/仿造品承保条件,是否存在质押、抵押等情形,易碎品比例,艺术家是否在世,过往损失记录等。

  如果出现艺术品的损失,被保险人须第一时间通知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介入后,会调查确认艺术品是否是在承保期间内,因保单约定的承保风险所造成的艺术品有形损失或损害。

  同时,保险公司会与艺术家(如在世)及其团队沟通修复可能以及修复报价。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如未征得艺术家本人允许自行修复,会导致艺术家无法认可该艺术品的情形;修复后,保险公司会与被保险人协商贬值比例(如承保),予以赔付修复费用附加贬值比例。

  如涉及艺术家已经去世或者文物古董类艺术品,保险公司则需要与被保险人协商确定修复方案以及贬值(如承保),修复机构可能会涉及到博物馆(如巴黎毕加索博物馆、国内省级博物馆等)、艺术家基金会、艺术家团队、工匠等。

  对于故宫的此次“上元之夜”灯会,何宏凯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认为,故宫的“火热”背后确实是故宫这些年对博物馆风险管控有了全面的了解和掌握后,使文化展现与风险防范有了完美结合。但是,目前国内博物馆等机构的风险管控基本上还是依靠自保,对于金融机构的介入态度比较谨慎。

  结合安达保险在全球艺术品市场的经验,何宏凯认为,金融机构的介入,可以从多个层面提升文物保障的能力。相关保险的承保范围宽泛,艺术品价值加总远高于保单限额。而且,在展览期间的意外触碰损失经常发生,长期忽视看管导致的意外事故也有发生。此外,如果予以承保,保险公司事先会就建筑结构、仓储如何防护、展览清单、合理的赔偿基础、安保措施、巨灾防护、应急预案等进行审核。

  何宏凯呼吁更多的文物艺术品持有人能关注文物风险,通过金融业在艺术界的保障经验, 让更多的文物艺术品获得保障,从而能更好地为人们的文化生活服务。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