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古希腊世界中的“假币”

  自钱币诞生以来,“假币”也随之而生,简直是如影随形。从两汉半两、五铢的私铸、盗铸,到几年前的“803”假币案,层出不穷,屡禁不止。历代政府对于假币的打击都不遗余力,通常都会祭出严刑。但纵观历史,造假者仍是前仆后继。欧美国家盖无例外,各种公、私出产的假币层出不穷。二战著名的英格兰假钞事件,美国内战期间南北相互印制对方政府的钞票,都是为了达到扰乱对方金融秩序的目的。

  实际上,早在古希腊时代就已经有“假币”存在。在古希腊时代,所谓的“假币”有两种,一种是外邦仿造之品,其含银成分有时丝毫不逊于所谓的正品。例如:由于雅典银币成色优良,在地中海世界广为认可,东地中海地区就曾大规模仿造雅典银币,从叙利亚、腓尼基、埃及甚至远到中亚的巴克特里亚地区,都曾出现过仿造的雅典钱币。而在公元前4世纪以降的近300年内,环地中海地区也大规模仿造亚历山大帝国的钱币,其中以黑海地区尤为普遍。另外,一些游牧部落也仿造过临近希腊化国家的钱币,例如阿拉伯地区与波斯地区就曾仿造过塞琉古帝国钱币,而斯基泰人和索戈迪亚纳人也曾仿造过巴克特里亚王国钱币。另一类则是实实在在的伪币。这类钱币多以次充好,使用贱金属作为内核,在外层包上银或金皮。这类钱币通常被称作“Fourée”,此类造假手段多仿造价值较高的钱币,比如斯塔德金币,或四德拉克马银币。它们通常混杂在真币之中,如若不是表面的包金银层脱落,实际上很难迅速分辨出来。

公元前5世纪末雅典紧急发行的包银钱币

  古希腊时代,无论是古典文献还是实物出土,这种以次充好的假币屡见不鲜。据悉,早在公元前7世纪的吕底亚王国,就已经出现了外包琥珀金片的假币。希罗多德记载,萨摩斯曾伪造了一批假币,以包金的铅制钱币贿赂、蒙骗斯巴达军官,使后者解围。而根据碑刻铭文显示,公元前4世纪的雅典就设有官吏,专掌分辨、检验假币,以及外邦仿制的钱币。表明此时已有假币流行于地中海地区。从本质上看,只要仿造品的成色合格,便无碍于市场流通,但贱金属为材质的伪币则会扰乱市场秩序。因此,古代的雅典政府对这两种钱币采取了不同处理方式。根据同一篇铭文显示,雅典对于成色较好的外邦仿造品采取了不承认态度,即官方不接受外邦仿制品,但它们仍可在市场流通。该法律规定审查官对仿品和劣币需区别对待,即仿品仅作退回处理,而对伪币与劣币则一律没收。同样,根据列兹波岛的铭文显示,若铸造厂出现了不足值钱币,负责人将被处死。可见古希腊各城邦对制造不足值的伪币采取了极为严厉的惩罚措施。

  但亦有文献显示,在古代希腊时代,官方也曾发行过这种“假币”,它们通常伴随着严重的政治、军事或财政危机而出现。例如,在雅典海军主力于羊河之战中全军覆没后,雅典公民大会通过了卡尔科·迪奥尼索斯的提案,紧急发行铜币作为钱币使用。然而,根据目前的考古证据显示,公元前5世纪末的雅典发行的并非纯铜钱币,而是类似上文所说的伪币——银包铜钱币。这些铜币的形制与当时的四德拉克马银币完全相同,仅其外层包裹了一层白银。这批包银的钱币制作大多都极为精良,部分铜币的表面现今仍保存着完整的银壳。这些钱币应是雅典因连年征战、财政枯竭、白银耗尽所致。在主力倾覆之时,雅典只能以铜币包银,作为四德拉克马银币的紧急代用币而通行,用以填补巨额的财政赤字和军队开销。这种措施虽然属于非常之举,但据古代文献显示,雅典人曾以不同方式谴责这种以次充好、变相掠夺的行径。如在阿里斯托芬的《蛙》中,就曾以比拟的方式,谴责新币(银包铜币)之差劣,犹如当下世道之沦丧、人心之不古。而在《公民大会妇女》中的雅典居民亦对以铜充银表示不满:某公民因其所持新币(银包铜币)而叠遭损害,不仅口中的钱币令他“满嘴吉金臭”,而且卖家也拒收这种铜币。

包金的亚历山大斯塔德伪币

  同样,亚里士多德也曾记载过类似的事情:雅典大将提莫泰奥斯于公元前4世纪上半叶远征奥莱图斯时,因白银不足而铸造铜币以代之。雅典军士因此生怨,提氏力劝众人,解释商贾可以接受银币的替代者(即提氏所铸造的铜币)。最终,提莫泰奥斯带来的商人们在换得了这批铜币后,他们将其带至提氏处,兑换了相应银币。有记载表明,叙拉古僭主迪奥尼修斯也在白银短缺之时发行了锡制钱币。佩迪卡在与加尔西亚人作战时,也因白银短缺临时发行了铜锡合金钱币,以临时充银币军饷之用。然而,这三类钱币目前已无实物留存,仅留诸文献记载。

  无独有偶,目前我们仍能看到类似的锡制“假币”。根据最新证据表明,巴克特里亚也曾发行过这种“假币”。该国曾出现一批包银的赫里奥克里斯国王钱币,这批钱币的图案极为精美,大小也与该王的足银钱币毫无差别,但却仅有11克(正常为16克),仔细观察,其外表也是包上了一层银皮,内核却为铜镍合金。由于巴克特里亚王国的历史已散佚,有关赫里奥克里斯国王的历史也全部失传,因此这批“伪币”的发行背景不得而知。但回顾雅典发行“假币”的历史背景,想必赫里奥克里斯也曾陷入严重的财政或军事危机之中。而这批“伪币”则是这一推断的有力例证。

  古希腊世界的“假币”虽然层出不穷,但根据记载,部分官方临时发行的“假币”在流通上不仅有时限,而且也有规定的流通范围。例如佩迪卡的锡币,文献记载明确表示,它们只能在佩氏统治范围内流通。由此,这些为解决各式危机的临时手段逐渐使“假币”具有了代用币的功能,从而使之跻身为现代信用货币的先驱之一。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