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银行理财CURRENT AFFAIRS
银行理财 / 正文
资管转型提速 股份行理财子公司批筹序幕拉开

  近期,银行理财子公司获批步伐又向前迈出重要一步——4月18日与19日,光大银行与招商银行先后发布公告称,已收到银保监会批复同意筹建理财子公司。一个是“理财鼻祖”,一个是“零售大鳄”,业内人士认为,两家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获批筹建有其必然性,同时也意味着股份制银行理财子公司批筹序幕正式拉开。

  纵观近期银行理财市场,一面是各类银行机构争相筹建子公司以谋求资管转型先机,另一面是银行理财规模与收益的持续下滑,那么,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筹建将呈现怎样的格局?规模与增速持续下滑的银行理财又将向何处去?

  股份制银行批筹序幕拉开

  事实上,对于已披露理财子公司筹建计划的股份制银行来说,获批的迫切心情在2018年度业绩发布会上便可见一斑。中信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方合英近日在该行发布会上表示:“中信银行积极与监管部门沟通,信银理财将争取成为第一批落地的股份制银行理财子公司。”浦发银行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正在与监管部门积极沟通,希望成为首批获批成立理财子公司的股份制银行之一。”

  据《金融时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12家股份制银行中,有9家已经申请设立理财子公司(其中,光大银行、招商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已获批筹)。浙商银行、渤海银行、恒丰银行均未公告设立理财子公司。

  值得关注的是,两家批筹理财子公司的股份制银行,理财业务情况如何?光大银行2018年业绩报告显示,该行去年累计发行理财产品5.85万亿元,比2017年年末增加1万亿元,增长20.62%,理财产品余额1.24万亿元;招商银行在其年报中披露,截至2018年末,该行理财产品余额(不含结构性存款)1.96万亿元,表外理财产品募集资金余额在商业银行中位列第二位。

  “目前,我们的理财产品规模接近两万亿元,其中80%都是销售给零售客户,这体现出,招行理财产品是保障零售客户拓展、满足零售客户需求的重要资产来源。”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透露,该行理财业务的发展定位仍是服务于零售战略,因此,未来理财产品的主要发展方向是固收类和现金管理类产品占比最大,同时积极地加强权益类市场研究,提高在股权资产投资方面的能力,满足高净值客户理财需求。

  光大银行行长葛海蛟则表示,设立理财子公司是打造该行财富管理公司战略目标的核心板块,有着基础性作用,并且,光大银行在资本方面已为理财子公司做好了准备。

  开业准备陆续展开

  事实上,招行管理层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在子公司正式批筹之前,该行就已经开始筹建工作,包括制度的建设、系统的开发、人员的招聘、投研能力的打造、风险管理体系的建设以及新产品的创设和老产品的转型等,一旦获得监管部门批准,会争取尽快开业。

  近期获批的两家股份制银行加上此前已经获批的5家国有大型银行,获批筹建理财子公司的商业银行目前已达7家。从业绩发布会上各家银行管理层表态可以看出,各行正在积极稳妥推进各项开业准备工作,争取尽快开业运营。

  据了解,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设立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筹建和开业。其中包括批筹、申请开业、收到开业核准文件后领取金融许可证、办理工商登记、领取营业执照、正式开业等若干环节。

  对于正式营业时间,招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获准筹建后,招行理财将在规定的6个月筹备期届满前提交开业申请,在获得银保监会开业核准后,领取金融许可证、办理工商登记并领取营业执照。届时,招行资管将正式进入招银理财新阶段。

  对于招银理财与招商银行的关系,上述相关负责人介绍,招银理财以独立管理、风险隔离、市场化运作的原则设立,但这并不意味着完全脱离招行母体。未来招银理财作为招行的全资子公司,其战略定位是依托招行体系化优势,既要回归“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资管业务本源,又要秉承“一个招行”的思想,服从于全行“一体两翼”战略定位,聚焦于招行核心战略,服务于本行核心客户。

  “从管理的角度,即使在成立理财子公司之后,商业银行也有必要在总行继续保留资产管理部,从全行角度规划资管业务的发展方向,协调与其他业务板块之间的关系,并在此基础上指导银行理财子公司的业务发展策略。”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采访时强调。

  理财转型压力不减

  值得一提的是,在相关政策的推动下,上至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下至城商行、农商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热情高涨,随着威海市商业银行、朝阳银行、甘肃银行等新成员的加入,目前宣布设立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银行数量已超过30家,且呈现出银行类型多元化的趋势。

  根据普益标准数据,参加问卷调研的165家银行中,大约有60家区域性银行在筹备理财子公司,而有意设立理财子公司的区域银行数量还在继续增加。恒丰银行战略研究部研究员王丽娟预计,下一步或将有城商行获批成立理财子公司。

  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热潮的背后,或许恰恰反映出银行理财业务转型之艰难。来自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共有4.8万只,存续余额22.04万亿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减少了1300亿元。这一趋势也反映在2018年各家上市银行业绩报中,多家银行理财规模收缩或增速放缓,理财业务收入出现普遍下降,尤以股份制银行降幅最为明显。

  例如,截至2018年末,中信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规模为9252.59亿元,比上年末下降2.89%;浦发银行为1.37万亿元,相较于2017年的1.54万亿元,同比下降11.3%。各家银行理财转型内容主要集中于两方面,一是压缩同业理财以减少“资金空转”;二是提高标准化资产配置比例,退出非标资产。

  曾刚认为,理财子公司设立热潮之下,银行机构需要冷静思考的是,如何制定适合本行的理财子公司发展策略,使其不仅立足于自身发展,还能肩负起全行资管战略转型与发展的重任。一方面,理财子公司在业务范围、准入门槛等方面突破了传统理财业务的局限,为银行资管业务的转型与发展提供了较大的空间和想象力;另一方面,对商业银行而言,一项业务或一个机构的发展策略,最终要服务于银行整体战略,并符合自身的比较优势和经营管理特点。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