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银行理财CURRENT AFFAIRS
银行理财 / 正文
邮储银行行长吕家进:将财富管理拉回服务实体经济本源

  近年来,以商业银行资产管理为代表的财富管理行业在业务规模、产品创新、风险控制和业务转型等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但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资金脱实向虚、风险揭示不足等问题,还面临着法律地位不清晰、产品同质化严重、承载刚性兑付等方面的挑战。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吕家进认为,新形势下,财富管理只有正本清源,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才能重获新的发展动力。

  “资产管理业务有效连通了投资与融资,其迅速发展是居民、企业、金融机构的共同需求。”在近日举办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17北京年会”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吕家进表示,财富管理已成为银行业转型发展的有力抓手,但仍然存在着资金脱实向虚、风险揭示不足等问题,还面临着法律地位不清晰、产品同质化严重、承载刚性兑付等方面的挑战。

  吕家进认为,新形势下,财富管理只有正本清源,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才能重获新的发展动力。

  财富管理是银行业转型发展的有力抓手

  自1991年中国出现第一只公募基金产品、2004年推出首只银行理财产品以来,资产管理业务快速发展,规模不断攀升,对促进直接融资市场发展、拓宽居民投资渠道、改进金融机构经营模式、支持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发挥了积极作用。

  “党的十八大报告和‘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多渠道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这为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政策保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的实施,培育了庞大的中等收入阶层,则为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提供了客户基础。”吕家进表示。

  据统计,我国资产管理行业规模余额已从2010年的13万亿元跃升至2016年年底的102万亿元。可以说,资产管理业务有效连通了投资与融资,其迅速发展是居民、企业、金融机构的共同需求。

  然而,与发达国家的财富管理业务发展程度相比,我们的差距还非常明显。从全球数据看,发达国家的财富管理总规模增长与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基本同步,其规模远远超过GDP的规模,如美国、日本的财富管理规模分别是GDP的两倍和3倍。而我国目前财富管理规模才勉强占到GDP的80%。由此可以预见,我国财富管理市场要成长至与经济体量相匹配的水平,还有极其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借助其在客户基础、服务网络、资本实力以及风险管理方面的优势,加快了进军财富管理领域的步伐。截至2016年年末,银行业表内、表外理财产品资金余额合计为29万亿元,相当于表内总资产规模的12.5%,过去6年的平均增速更是高达55%。

  “目前,发展财富管理业务已逐渐成为我国商业银行实现‘由重资产经营向轻资产经营转变、由资产持有型向资产交易型转变、由利差收入向服务收入转变’的有力抓手。”吕家进认为。

  转型“以销定投”制定资产配置方案

  近年来,以商业银行资产管理为代表的财富管理行业在业务规模、产品创新、风险控制和业务转型等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但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资金脱实向虚、风险揭示不足等问题,还面临着法律地位不清晰、产品同质化严重、承载刚性兑付等方面的挑战。

  “新形势下,财富管理只有正本清源,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才能重获新的发展动力。”吕家进表示。

  如何将财富管理业务拉回到服务实体经济的出发点?

  吕家进认为,首先,要实现“以销定投”。长期以来,理财产品在运作上往往是先有投资资产,再匹配客户资金,这就容易形成期限错配和客户匹配不适当的问题;未来,需要熟悉客户需求,做好客户分层,结合客户风险偏好,制定资产配置方案,由产品导向向客户导向转变,逐步做到投资端和客户端的主动融合,更好地实现产品端与投资端的互通。

  其次,要“补齐短板”。债权投资是银行的传统优势,但对于资本市场,银行的参与经验和研究能力相对欠缺。要把握好“社会融资股权化,债务融资资本化”发展趋势,通过整合资管和投行资源,开展股权投资等资本市场业务,全面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PPP模式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助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再次,要“跨界竞合”。不同金融机构资管领域既是竞争者也是合作者,需要借助各自专业领域的优势和资源禀赋,满足统一的监管要求,实现互利共赢,通过投研合作,提升专业领域的研究能力;通过MOM/FOF管理方式的开展,提升组合投资能力,分散风险;通过渠道合作,满足客户多样化需求。

  同时,要“科技支撑”。要对投资、理财、融资进行互联网化创新平台改造,推动金融与生活场景的融合、线上与线下的融合,延展全市场覆盖的营销渠道,构建一站式金融市场产品的平台,提升服务水平,改善客户体验。特别是随着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在财富管理领域的不断运用,要加强科技服务手段,通过算法模型、数据分析和风险预判,提高市场响应能力,实现精准营销、科学化投资决策。

  此外,还要“强化管理”。要培养专业化、职业化的产品研发团队、客户营销团队、投资服务团队、风险管控团队、市场研究团队,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要强化“风险定价”专业能力的提升,提升资管业务发展的核心竞争力;要构建利于银行资管高效运行的专业化体制机制,按照资管业务发展规律,全面提升专业化运作能力。要健全完善风控体系,增强风控能力。

  金融协调监管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在经历多年跑马圈地式的快速发展之后,我国已步入“大资管时代”,但是还有一些根本性问题尚待解决。

  一方面是关于法律规范统一的问题。业内人士认为,当前,财富管理行业存在比较严重的产品属性模糊不清、法律责任宽严失济的现象,缺少统一明确的上位法是根本原因之一。

  “亟需推动相关法律的修订,摆脱部门法窠臼,统一同类业务行为规则。同时通过行业协会制定行为规则,推动行业自律。”吕家进表示。

  另一方面是关于有序打破刚性兑付的问题。刚性兑付不但使风险在金融体系累积,也抬高了无风险收益率水平,扭曲了资金价格,影响了金融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加剧了道德风险。

  “资产管理业务要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源。要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和投资者教育,强化‘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投资理念。要逐步减少预期收益型产品的发行,向净值型产品转型,使资产价格的公允变化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风险。与此同时,还要完善投资者保护机制,以此来降低投资者风险。”吕家进表示。

  除此之外,随着金融混业经营发展趋势的不断强化,金融风险的跨市场传递将会增加,潜在的跨市场交叉风险也在不断积聚,金融协调监管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亟需建立一套综合化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强化功能监管和穿透式监管,实现跨市场、跨机构、跨平台监管的一致性。”吕家进建议。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