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险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保险 > 寿险

借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助推健康险专业化发展

专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院长孙健

2016年07月20日13:22         本报记者 刘小微        来源:金融时报     发表评论

【字号:

访问量:

  编者按 随着发展目标逐渐从重速度规模向重质量效益转换,保险业要实现下一步发展,就必须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念为指导,破解保险业运行中的结构性矛盾,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进一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保险需求。本期《保险周刊》特别策划了一组报道,围绕保险业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话题进行探讨,敬请关注。

  随着民众健康意识不断提升、收入水平逐渐提高,社会健康保障需求也日益增长,商业健康保险作为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民众健康保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健康服务资源,近年来表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初步走上专业化发展的道路,并成为保险业的重要发展领域和新的利润增长点。

  下一步,应如何运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顺应商业健康保险专业化发展趋势,满足民众对健康保障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促进健康险在国民经济发展及和谐社会建设等方面充分发挥作用,已成为我国当下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日前,在第二届“精算与保险国际会议”上,对外经济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发布了《中国精算与风险管理报告(2016)》,涉及健康险专业化发展部分的研究分析,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院长孙健。

  记者:我国商业健康险的发展经历了萌芽阶段、初步发展阶段,目前已经进入专业化经营阶段,您认为此阶段的健康险发展有哪些特征吗?

  孙健:总体来看,该阶段商业健康险业务的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但业务质量相对得到提高,公司更加注重产品的内含价值。商业健康险的作用与地位也得到进一步明确.成为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需求来看,医疗保险制度改革的深化激发了人们的保险意识,“看病靠国家、报销找单位”的传统观念一去不复返,加上人口老龄化等因素的影响,人们对基本医疗服务以外高质量、多层次的健康保障需求不断增加,这为商业健康险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从供给来看,形成了寿险公司、财险公司以及专业健康险公司等多种形式供给主体共同经营健康险的格局,商业健康险产品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有了明显提升,商业健康险的专业化经营理念也被业界广泛认同。

  从精算角度来看,这一时期精算在健康险中受到越来越高的重视。在实务中,各保险公司认识到精算在保险经营中的重要性,疾病表在重大疾病保险中有了初步的应用。但是这一时期的健康险精算现状与健康险业的发展对精算的要求还不能完全适应,有关健康险精算的研究还有待深入。

  记者:您刚才提到,我国已经形成寿险公司、财险公司以及专业健康险公司等多种形式供给主体共同经营健康险的格局。您能分别介绍一下健康险在寿险、财险以及专业健康险公司三类主体的发展情况吗?

  孙健:2014年,财险公司实现的健康险保费收入为160.58亿元,约占商业健康险总保费的10.12%。每家财险公司健康险保费占其各自总保费的比例极低,超过2%的只有14家。可见,作为产险公司非主营业务的短期健康保险产品的规模十分有限。

  2014年,寿险公司的健康险保费收入约为1243.3亿元,约占商业健康险总保费的78.34%。健康险保费过百亿元的仅有平安人寿、新华及国寿股份3家,寿险公司健康险保费占其各自总保费的比例一般都在10%以下(平均比例为15.2%),所占比例较为突出的有平安养老(56.20%)、东吴保险(56.16%)及太平养老(48.14%)三家。众多寿险公司都将健康保险产品作为其他人身险的附加险种进行售卖,对其重视度较低。

  我国2005年4月成立了第一家专业健康险公司——人保健康,同年6月成立了平安健康,2006年1月成立了昆仑健康及和谐健康,2014年12月成立了太保安联。2014年,除太保安联外,四大专业健康险公司的健康险保费约为155.66亿元,约占商业健康险总保费的9.8%,其中人保健康的健康险保费最高,约为149.38亿元。

  记者:近年来,我国社会医疗保障体制改革不断深入,居民收入水平逐渐提高,保险业随之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而商业健康险的发展势头更为强劲,成为商业保险增长最快的业务板块。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孙健:2000年至2015年,我国健康险保费收入从65亿元增长到2410亿元,增长了37倍多。不过,2015年,我国商业健康险保费收入约为2140.47亿元,仅占总保费收入的9.93%,与发达国家(如美国健康险保费收入年达8500亿美元,占总保费收入的40%左右)相比,我国的规模水平较低。

  从保险深度和保险密度两个指标来看,2015年,我国商业健康险的深度为0.36%,密度为175.4元/人,分别同比增长44%和51.2%。不过,与一些发达国家的商业健康险市场乃至一些商业保险政策健全的发展中国家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例如德国商业健康险的保险深度基本上保持在1.2%以上,这表明我国健康险市场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并且,在2006-2015年间,我国商业保险深度总体上呈上升趋势,而商业健康险在2013年之前增长较为缓慢,2014年之后大幅度增长;我国商业健康险密度的上升幅度较低,甚至在2009年出现了负增长,这说明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并不稳定。

  从赔付情况来看,2006-2015年间,与寿险和意外险相比,健康险的赔付率变动最大,2011年的赔付率最高,约52%。2006-2014年间,商业健康险赔付在我国卫生事业总费用中的占比约为1.6%,而这一数字在美国为37%,因此,商业健康险在我国医疗保险体系中的参与程度较低,能够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

  记者:鉴于我国商业健康险规模水平较低、发展不太稳定、发挥作用也较为有限,您对我国健康险发展运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满足民众多样化、个性化的健康保障需求有什么建议吗?

  孙健:我国商业健康险主要包括医疗保险、疾病保险、失能保险和长期护理保险四大类。具体而言,要发展商业医疗险,建议首先应明确政府对医疗险的发展负有直接和间接双重责任,直接责任为保监会须规范对商业医疗险的运营和发展,社会保障部门要协调引导基本保险和补充保险发展;间接责任为国家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强监管;政府还应加大财政支持力度,推进免税政策实施。其次是建立完善的医疗服务信息系统,使保险公司更充分了解投保人、医疗机构的情况,降低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的概率。再次是增加能满足个性化需求的险种,如针对不同群体、不同地区为客户量身打造创新型医疗险产品,将保障水平分层,并考虑引入提前给付期权、加保选择权益、医疗津贴调整给付等内容。

  要发展重疾险,建议专门针对女性、儿童、老人等群体推出一系列商业疾病险产品,提供高服务水平,使商业疾病保险产品体系趋向完善。同时顺应产品打包趋势,针对与意外险、生存险等其他保险打包销售,提供一站式产品。还要注意业务流程的转变,随着对定价方面及时更新的要求更为迫切,且保险金给付方式不断创新,为消费者提供便捷的同时,对保险公司也提出更高要求。此外,未来商业疾病险的保险费率厘定自由化是必然趋势,保险公司应更多利用大数据技术进行信息的收集与存储,根据风险定价因子实现精准营销与精准定价,提高盈利水平。

  要发展长期护理险,建议政府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及行业规范准则,大力发展养老相关产业、丰富护理资源,规范医疗保健市场。保险公司则应针对不同层次的客户提供多样化产品设计;大力发展企业团体长期护理保险,充分发挥大数法则的分摊功能,从而增强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加强产品风险的防范和管控,建立科学合理的风险管控制度;完善护理人员队伍;通过行业共享平台或与医疗体系合作,建立长期护理保险相关数据库;将管理式医疗概念引入我国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促使护理机构及护理人员提高护理服务质量与效率。

  要发展商业医疗险,建议明确政府对医疗险的发展负有直接和间接双重责任,建立完善的医疗服务信息系统,增加能满足个性化需求的险种,将保障水平分层,并考虑引入提前给付期权、加保选择权益、医疗津贴调整给付等内容。

  要发展重疾险,建议提供高服务水平,使商业疾病保险产品体系趋向完善,顺应产品打包趋势,提供一站式产品,注意业务流程的转变,利用大数据技术和风险定价因子实现精准营销与定价。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