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雄安新区展现“千年机遇”

金融业“撸起袖子”跃跃欲试

  1979年,中国的南海边被画下“一个圈”,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四大特区应运而生。从此,中国向世界敞开胸怀;2017年,河北被画下“另一个圈”,雄县、容城、安新三县等组成的国家级新区就此确立,新时代“又一个春天的故事”诞生了。

  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这无疑为中国创新治理历程中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建设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努力打造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 而对于金融人来说,到雄安大干一场的时代来了!

  雄安新区发展战略全面部署

  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到雄安去”的号角自此吹响。根据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共同推进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的各项工作。

  不久前,在河北省国资委党委召开理论中心组学习会上,国资委主任、党委书记王昌对支持雄安新区建设作出全面部署。王昌指出,要指导推动监管企业充分发挥资源、技术、人才、智力、品牌等方面优势,超前谋划项目布局。并指导企业借助雄安新区规划设计,重新审视、研究企业定位、布局,抢抓高新技术企业、高端服务业落户雄安新区的机遇,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在众多产业布局规划中,金融业助力雄安新区建设自是必不可少的一环。而资金则是新区建设的重中之重。经验告诉我们,深圳特区建设之初就成立了深圳发展银行,上海也有浦东发展银行,未来会不会有雄安发展银行,引人遐想。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雄安新区未来在金融方面的发展方向,是通过一系列雄安品牌金融机构的设立,用金融增量撬动新区发展。盈码基金研究员杨晓晴表示,雄安新区作为国家战略定位在未来将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国家利好政策也会加大相关扶持力度。此外,大型金融机构搬迁相较于实体企业搬迁负担小,其率先进驻雄安新区也将更好地服务于其他实体企业。雄安新区发展繁荣后,将会吸引更多的银行或企业陆续开设分行或搬迁,政府也会加大优惠政策给予扶持。

  险企布局雄安紧锣密鼓

  在中央宣布设立雄安新区后,国有大型金融机构纷纷召开内部会议,成立雄安新区规划建设领导小组。高速发展的保险业自然不甘落后。持有大量期限长、来源稳定和与相关产业匹配性好的资金,险企参与支持实体经济和战略性产业发展具有较大优势。

  据记者梳理,目前已有多家险企对布局雄安新区跃跃欲试。中国人寿率先实操实干,注资京能电力达30亿元后总计持有其约10.8%的股份,成为位列公司实际控制人京能集团及其关联方之后的第二大股东。从区位上看,京能电力主要受电区域面向北京、天津、河北等“环首都经济圈”地区。因此,中国人寿对京能电力的投资将在能源供给方面对国家建设“雄安新区”发挥重要支撑作用。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雄安将催生近2000亿元电网投资规模,这块蛋糕非常大。中国人寿若能够通过入股京能电力助力雄安新区能源供给,是一举双赢之举。电力建设作为新区配套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环节,险资可以大有所为,打开潜在巨大空间。另一家险企,阳光保险或将成为行业内首家申请筹建的保险公司,其已向监管部门提交了雄安分公司的筹建报告。公司表示,期待尽快为“雄安新区”的建设发展提供全面的保险服务。并且,面向雄安的投资发展平台也在筹建中,未来将用于全面支持雄安的基础设施建设等各项综合建设计划。

  与此同时,一些险企已在内部召开“支持雄安建设”工作部署会议。中华保险集团决定成立支持雄安新区建设领导小组。集团领导要求公司密切关注深入研究雄安新区的战略政策,要尽快拿出中华保险雄安机构发展的特殊举措,与发展政策同频共振;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召开党委会并通过了《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关于支持雄安新区建设的八项措施》及需要把握的四项原则;燕赵财险表示,拟在雄安新区设立分公司,将成立服务雄安新区建设领导小组,密切关注、深入研究新区战略政策,实时跟进提出有针对性的专项举措,全力服务雄安新区各项规划建设。

  城市群协同发展促经济提速

  “燕赵腹地雄安起,高点定位逾千年。”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表示,雄安新区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城市化。1980年,我国仅有20%的人口居住在城镇,2016年这一比例已经达到57.35%,年均增长超过1个百分点。大规模而快速的城市化,被认为是过去经济快速增长的重要推动力。随着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国际经济仍在深刻调整中,人们对城市化继续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寄予厚望。

  雄安新区建设的启动无疑标志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又迈出重要一步。波士顿咨询(BCG)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CDRF)联合发布的《国际比较视野下的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认为,与世界发达国家的成熟城市群以及国内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对比,京津冀城市群的发展协同水平还比较低,想要真正让城市化带动经济增长,需做到“四大协同”。

  首先是基础设施协同对标。BCG称,从国际上看,城市群的发展离不开高速公路或城际铁路网络。以世界上首个被认可,也是目前实力最强的城市群—美国波士华城市群(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城市群)为例,其每平方公里的高速公路线网密度达到0.13公里/平方公里,而京津冀仅有0.04公里/平方公里。从信息通讯基础设施看,目前京津冀地区已取消长途漫游,正持续改善区域通信建设,但三地在通讯基础设施和网络带宽水平方面仍存在突出的差距。其次是产业协同对标。在城市群内,核心城市的差异化优势与清晰定位是形成多元化良性互动格局的关键。以核心城市都市圈为单位,根据区域资源禀赋的不同,形成产业差异化布局,可以激活整个城市群的经济活力,而不至于陷入低水平重复竞争和资源浪费。第三是社会发展协同需要逐层打破行政区隔,实现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这些软基础设施包括医疗、教育、环境、养老等诸多方面。最后,是起到支撑作用的协同机制在于明确政府和市场的作用。BCG称,在城市群协同发展中,政府的作用有其层级,依照其杠杆作用大小和针对对象范围从大到小依次为:去除障碍的政策、辅助性政策、支持性政策、激励政策和补贴政策。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