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业聚焦 / 正文
农业保险走入乡村振兴美好新时代

  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为新时代我国“三农”发展带来了新的希望。   

    从党的十九大报告,到年初中央一号文件明确部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再到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科学制定规划,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的目标,以及进一步明确了“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加强面向小农户的社会化服务”和“发展‘互联网+农业’,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等的具体部署,标志着2018年乡村振兴战略将进入实施之年。

  今年两会期间,有效推进乡村振兴,实现“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的美好愿景成为代表委员的热点话题,而“助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乡村振兴战略,提升亿万农民获得感和幸福感”也成为保险业共同关注的焦点。

  补足农业保险“短板”

  显然,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从根本上解决“供给侧”与“需求端”的连接和匹配问题。

  长期以来,我国农业保险产品多处于保物化成本的阶段,甚至多数省份尚未达到完全覆盖物化成本的标准,保障水平较低一直是突出问题。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三大主粮每亩平均保额369元,而根据发改委成本调查数据测算,2015年全国三大主粮的物化成本是425.07元,13个粮食主产省三大主粮物化成本是399.93元,农业保险分别覆盖了物化成本的86.8%和92.3%。同年,稻谷、小麦、玉米包含人工和土地成本的总成本分别为1202.12元、984.30元和1083.72元,农业保险保额仅覆盖了总成本的30.70%、37.48%和34.05%。

  如此看来,这样的保障水平,对于农业大国来说并不匹配,同时对于经营规模较大、风险比较集中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而言也并“不解渴”。

  正如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所言,近年来农业保险取得了较快发展,但总的来看,我国农业保险发展还相对粗放。就粮食来讲,保障水平还比较低。在脱贫攻坚过程中,有很多经济作物保险也并未覆盖,保险品种较少,保障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

  从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探索建立农产品收入保险制度”,到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探索开展稻谷、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在韩俊看来,中央一号文件已专门部署将开展一系列新的探索和试点,今后农业保险也将有更多的探索。比如,要在“扩面、增品、提标”方面下足功夫:“扩面”即实现应保尽保;“增品”即尽可能多地增加适宜的农业保险产品;“提标”即提高农业保险水平和质量。

  构建普惠性农业保险体系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发展总体要求。

  产业兴才能乡村兴,经济强才能人气旺。《政府工作报告》特别明确了“科学制定规划,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的部署,同时强调“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加强面向小农户的社会化服务”等相关要求。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在传统农户收入中,多元化特征明显,许多农户家庭收入以外出务工为主,农业生产性收入占比逐渐减少。村民单一依靠传统种植,抵御风险能力很低,一旦遇到变故,或因病、或因学、或因灾,极易致贫。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农业生产上成本高、投入大,对灾害风险更为敏感,对农业保险有更多的需求。“目前来看,我国农业生产主体分为传统的小规模经营农户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但是现有农业保险政策大都以前者为出发点,不能充分反映日益分化的不同需求,导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生产风险缺乏有效的分散渠道,从而制约其快速发展壮大。”有农险负责人如是说。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决胜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要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助力乡村振兴战略。”在全国政协委员杨玉成看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是新时代我国“三农”工作的总抓手。他同时谈到,目前农村农业从业人员老龄化严重,技术人才凤毛麟角。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种养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数量少,发挥作用不够。此外,农业配套设施建设滞后,融资供需对接不顺畅等问题依然突出。对此杨玉成认为,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主要是培育“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集约化规模化多样化经营、提供社会化服务支撑、与互联网+紧密结合”的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质是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再平衡,其核心是制度供给与制度创新。针对如何培育壮大新型经营主体,杨玉成还给出了“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完善农业信贷担保和保险制度”、“加强新型主体领军人才的培训提升素质能力”、“密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与农户的利益联接机制”四个方面的建议。

  对于上述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表示:“一方面,现代农业和地方特色农业发展、构建普惠性农业保险体系等要求进一步优化目前的保费补贴政策。例如,应该基于目前的中央财政补贴品种目录,将服务现代农业发展、提高保障水平的高保额产品纳入中央财政补贴范畴;基于地方特色农业发展的需要进一步增加保费补贴品种,尽可能扩大中央财政补贴的品种范围,满足地方的需求。”

   “互联网+”为农业保险插上翅膀

  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催生了保险新产品、新技术、新模式的不断涌现,为促进保险业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也为“互联网+农业”创造了有力条件。

  随着新技术成果在农业中的应用,在设施农业种植基地进行物联网改造,实现农业可视化远程诊断、远程控制、自动预警等智能管理,从而使农业生产变得更加自动化、标准化、精准化、可追溯、减少人力、降低成本的同时,还可培育出优质高产农产品,并在扶贫、惠民方面充当十分重要的角色。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在云计算应用方面,已有50余家保险机构与第三方社会化云平台进行合作,使其保险系统功能更加强大和更加安全,全面实现了保险数据与外部数据的有效链接与融合,极大地拓展了保险业的功能作用,提升了保险数据的应用价值。

  今年2月,平安产险、平安科技联合推出“农险+科技”服务新模式,依托多项AI智能科技助推农险业务,可有效提升“三农”服务水平,服务中国特色现代化农业及农业供给侧改革。据平安科技首席科学家肖京博士介绍,依托集团强大的科技平台,融合中国农科院信息研究所、中国四维、大疆创新等创新技术应用,平安推出的多模态生物识别、牲畜识别、OCR票证通、卫星遥感、“无人机+移动互联网”、DRS鹰眼系统六大“黑科技”,助推客户信息管理体系、标的信息管理体系、风险管理体系和“互联网+金融管理体系”四大综合管理系统顺畅运行。他同时表示,中国平安的农业保险新模式,致力于解决服务中的“准、精、快、好”问题:“准”是准确知道承保标的的属主、承保标的位置、承保标的数量、准确赔款到户;“精”是指农险全流程的精细化管理,农险产品定价的精准、作业流程的精确化;“快”是指农险作业快捷高效,提供智能化技术减少人工作业和人为操作,让承保理赔流程线上化、自动化和系统化;“好”是指客户体验好、社会影响效果好。

  相关链接: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

  全面部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总要求: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

  总目标:

  ●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

  ●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

  ●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

  “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科学制定规划

  ●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

  ●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全面深化农村改革

  ●推动农村各项事业全面发展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